巫师王座

/

667

    “米基,为什么停下来了?”费浦不解地问道:“我们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正是穷追敌寇的大好时机啊!”

    “我们是打了一个大胜仗,可并不是追敌的好时机啊!”费要多罗沉思着说。『雅*文*言*情*首*发』

    “米基,自从出兵以来,我军势如破竹,七战七捷,歼灭了敌人几十万大军。今天,我们又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了敌人五万,只要再赶上一程,我们就可以在丝城洗马靴了”费浦不得不佩服道:“对于你的用兵艺术,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没话说的。”

    “不要给胜利冲昏了头脑。”费要多罗说道。

    后世对费要多罗的评价是“他有着冷静的头脑,不论是在战败的情况下,还是在战胜的情况下,他始终冷静得像块冰”。对于一名军事统帅来说,很多人在战败的情况下保持得绝对清醒,坚韧顽强,然而,在战胜的情况下,绝大多数统帅难以再保持原来的冷静,往往会头脑发热,给胜利冲昏头脑。费要多罗是个异数,就是在取得空前大捷的情况下,他也会保持清醒的头脑。“玄冰可以融化,元帅绝不会头脑发热”,瑞克是这样评价他的。

    “米基啊,这我就不明白了。我们歼灭了五支万人队,击溃了三支万人队,你不会说这是敌人抛的诱饵吧?”费浦不满地道。

    望着丝城所在的方向,费要多罗点头道:“你说对了,这正是敌人抛的诱饵。”顿了顿,接着道:“这不仅仅是个诱饵,还是个毒饵,遗害无穷啊!”

    “哈哈!用八万人来当诱饵,让我们无情地杀戮。这也太离奇了吧,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费浦大笑起来。

    “以前是没有,现在却有了。”费要多罗在费浦问出谁之前道:“他就是塔布。”

    费浦不屑地道:“那个败军之将!他疯了!失败使人疯狂!”

    “不。复仇使他疯狂。”费要多罗纠正道。

    塔布在勃英特全军覆没,只身而归。不仅没给英罗凡问罪,还给委以重任,他心中复仇的怒火熊熊燃烧,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复仇,一雪前耻,做出疯狂的举动也就可以理解了。

    费要多罗语气虽轻,却不容置疑的口吻,费浦不得不确信一件事。『雅*文*言*情*首*发』就是这是真的,沉思了一下,问道:“米基,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很好认。”费要多罗淡淡地道:“你看看那些旗帜就知道了。”

    “旗帜?”费浦嘀咕一句,一道灵光闪电般从心里流过,道:“全是裴多尼的军队。”

    “没错。”费要多罗道:“用八万人来当诱饵,塔布还真是够狠毒。不过,他还是个阴谋家,一个深谋远虑的阴谋家。”

    费浦点着头道:“我明白了,他这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是抛诱饵。诱使我们上当;二是借刀杀人,借我们之手削弱裴多尼,那么……”看着费要多罗。后面的话也就不说了。费要多罗点点头道:“正是。”

    费浦不可理解地摇摇头道:“他们想瓜分裴多尼。嗯,是这样的,裴多尼是个产粮大国,一个天然的粮仓,也是南进的基地,谁都想得到。失去了军队的裴多尼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这招还不是一般的毒啊!”

    “现在谈这些还很遥远,分赃也要等到丝城会战结束之后去了。”费要多罗有意无意地向北方望了一眼,叹道:“到时。还不知道便宜谁呢!当心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米基,你这话什么意恩?”费浦迷糊了。

    费要多罗点拨道:“我们不是在北方打进了一个楔子?”

    费浦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夏华伯爵?”

    以他对瑞克的了解,心想香城和裴多尼相邻,瑞克还控制了切诺卡普,要是不趁火取利就不可理解了。

    点了头,费浦接着道:“嗯,就是我也会这么干的,夏华伯爵会不会西进?”

    “他会的。”费要多罗坚信地道:“不过,过程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费浦正要问,赫连辛快步走了过来,向两人敬个军礼,道:“元帅,斥候报告,在丝城以东的丘陵、山林、地形复杂地区发现大量敌人。费要多罗手一挥,副官摆开一张地图。

    赫连辛指着地图道:“这里有五支万人队,这里有七支万人队,都是骑兵。这里有两支万人队,是弓箭队。这里是六万步兵。”

    看着赫连辛指点地图的解说,费浦的毛发都竖起来了,很明显,敌人只等他们兵临丝城城下,就会把他们的后路切断,围而歼之。要不是费要多罗的智慧再次发挥了作用,以他费浦的莽撞,一头撞进去,一定会弄个全军覆没。想到后果的可怕,费浦的背上都出了冷汗。

    风天狼和张跖大步进来,二人望着费要多罗,虽然没有说话,焦急的眼神已经把他们心里的话刻在脸上了。

    费要多罗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地图,眉头拧在一起,赫连辛、张跖和风天狼这些老部下当然明白他正在构思作战方案,都静静地等着,没有说话。一时间,指挥室里除了他们的呼吸声,没有任何声音。

    依照赫连辛的记忆,费要多罗从来没有如此发愁过,就是当年用二十万飞狮军团大破百万北方联军也是谈笑间制订出作战方案,他如此慎重,可见事情是多么的棘手。

    足足过了两盏茶时间,费要多罗抬起头来,道:“敌人设了一个口袋,要我们钻进去,我们也不能让敌人失望,我们就在丝城会会奥玛里维、多尼-冯,还有塔布。”

    “米基,我们要是兵临丝城的话,敌人肯定会抄我们的后路,要是我们的后路给切断了,我军的补给就会出现问题,一个弄不好,就会……”费浦忍住了没说后面的话,但他说不说,大家都清楚,肯定是全军覆没。

    赫连辛、张跖和风天狼淡淡地看了一眼费浦,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你这个白痴,居然敢怀疑元帅的计划。对于他们来说,费要多罗就是他们心中的神,绝对不容怀疑。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们不用怕。”费要多罗冷静地道。

    ※※※

    奎罗像疯虎一样挥舞着手中的马刀,砍杀了好几个蓝月骑兵,由于蓝月骑兵训练有素,身手高超,配合默契,一人不利马上就有人及时救援,奎罗费了好大力气也仅能砍伤他们,却不能杀死一个。

    一个骑兵斜刺里一刀砍来,正中奎罗大腿,奎罗惨叫一声摔在地上,鲜血像喷泉一样喷出来,转瞬间,地上就是一大滩鲜血。

    奎罗强忍着痛疼,以刀拄地支撑着站起来,一个骑兵一刀柄砸在奎罗后脑勺,奎罗眼里突然冒出了无数的星星,摇摇晃晃地摔在地上。

    那个砸倒奎罗的骑兵用刀指着他的咽喉道:“好样的。”正是他钦佩奎罗的勇气才没有要奎罗的命,要不然奎罗早就挂了。

    一个骑兵手中的马刀划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向靠在城垛上的菲因五世砍去,凤-花明喝道:“抓活的。”

    骑兵刀法娴熟,手腕一翻,马刀指在菲因五世的眼前,喝道:“站起来,菲因五世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锋利的马刀不存在似的,眼睛连眨一下的动作都没有。骑兵不得不佩服他的冷静,道:“你有种!”

    然而,骑兵的褒奖也太早了,话音刚落,菲因五世惨叫一声,“我的妈呀!”噗哧一声,一股难闻的臭气传来,居然给吓得屎尿齐流。

    骑兵失望地摇摇头道:“我还以为你是英雄,原来是个孬种。”

    奎罗也是暗中叹息不已,他万万想不到意气风发的菲因五世居然会落到现在这种样子。

    抓住菲因五世,那是奇功一件,骑兵忍不住一阵狂喜,弯身下去,正要把菲因五世抓起来,就在这时一声急促而强劲的弓弦声响起,利箭打破空气的屏障快若流星飞来,正中骑兵的后脑勺,贯脑而过,骑兵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一下摔在地上,气绝而逝。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让人难以置信。他们毕竟是久经战阵的军人,一惊之后马上就镇定下来了,一下转过身来,只见两个人正风驰电掣般地驱马直来,两人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身上还有无数小伤痕,好像是给什么荆棘类的植物划伤似的。两人中,有一个身材特别高大,骑在马上,好像一座移动的铁塔,正是帕金奇,另一个人就是普斯坦。

    帕金奇弓马之技娴熟无比,一边策马飞奔一边连珠箭发,箭箭不虚发,菲因五世身边的蓝月士兵纷纷中箭倒下,就好像他们就是活靶子,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帕金奇铁塔一般的身躯,威风凛凛,身上散发着一股可怕的气势,凤-花明马上知道遇到高手了,大声下令:“拦住他。”一队骑兵立即向帕金奇冲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