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沧月下玉人待

/

第十五章 修罗之名

    星空,干净的那样一尘不染,沁人心脾的空气充斥在开封县的天空中,房顶上,隐隐约约勾勒出了一道黑影,束起的长发随风飘荡起,面纱不断地在夜风的吹拂下颤动,那露出的嘴唇微微抿起,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姿态,一直坐在房顶上,一声不吭。www.hwxz.com

    月有盈晴圆缺,此时的月亮,弯弯的好似镰刀一般,微微昂首,面纱下的眸子痴痴的看着天空中的月亮,不知在想些什么。除了那一轮弯月,夜空中唯有几点星辰闪烁,抬起右手,将瓶中的液体饮尽,苦涩的味道溢满了口腔,肚中一片火热,但那嘴里唇齿间淡淡的挥之不去的苦涩,却那样的令人难忘。

    此时,世界仿佛仅有此人一人,再也没有其他人,这是一种孤傲,源自于家族里的,骨子里的孤傲之气。曾几何时,自己是多么憎恶,多么的憎恶自己骨子里的这份孤傲,就算是现在,他还是忍不住的怨恨,或许,若我是一介凡夫俗子,便不会如此孤寂,但,假若我是一介凡夫俗子,她,是不会和我有任何瓜葛的。

    不再去想,再次昂起头,将另一瓶中的液体饮尽,腹中火辣辣的,全身上下浮现出一丝丝暖意,苦笑一声,心道:

    如今,我竟然沦落到只能靠酒来温暖我的身心。

    “修罗。”

    是她来了吗?呵呵,她竟然只有那次昏睡后想起了我的名字,之后却只记得了我的代号,这是一件多么```多么```的事啊```

    拍拍衣上的尘土,他微微站起身,将手中最后一瓶中的酒饮尽,叹息一声,脚下微微用力,身形跳跃在了院落里,面纱下的眸子淡淡的抬起,望着面前那如同莲一般的少女,扯起一抹笑容,打趣道:

    “罗刹小姐,有何贵干啊?”

    但她却看不到,看不到面纱下,那少年近乎空洞绝望的眼神,那虚假的笑容背后,隐藏的泪水。

    “修罗,走吧,去见见开封县令吧,说不定一会儿就会有事给你干了,你黑衣修罗之名也会被世人铭记。”

    面前的少女淡淡的向自己说着这一切,但她怎会明白,自己在乎的,并不是全世界都记住自己的名字,而是让她,记住自己的名字,是名字,而不是名号。『雅*文*言*情*首*发』纵使天下都归自己的家族所有,但她``````

    “哦。”

    轻轻点头,还是这样,永远拒绝不了她那一双灵动的双眸。但那双眼眸里,是否盛有自己的身影?是否在自己的身上认真的驻留过?是否,还能想起什么?

    “恩?修罗,你身上怎么会有酒气?难道喝酒了?”

    少女鼻尖微皱,秀眉轻蹙,质问道。

    “恩。”

    她觉察到了。但她却觉察不到自己为什么喝酒,永远都不会。或许,这与自己小时候总是戏弄她有关,因为她永远都猜不到,自己接下来会怎样捉弄她。

    “你怎么可以喝这么多酒?你知不知道,酒可是不能让人清醒的,它会让你沉醉在幻想中不可自拔的,虽然对于武功的经脉有一定的滋润作用,可我相信,以你的那副经脉,根本不需要再滋润了!”

    “哦。”

    不忍心打断她,沉醉在幻想中吗?那也不错啊。起码,在幻想中,那片草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只有我们两个人。而且,她也永远会笑眯眯地叫我:

    阿言,阿言,阿言``````

    那是只属于她才能呼唤的名字,就连父亲都无法呼唤的名字,只有她,只有她。在幻想里活下去的话,会不会,根本不存在像那样的事,最后最后,我们会不会结婚成家,子孙满堂?她会不会还是那样牵着我的手,俏皮地眨眨眼说:

    “阿言,你这一生,可全都栽在我手里了!”

    而自己,会不会继续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道:

    “是我自己自愿的,你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或许,在幻想中,他的父母不会因为那件事而死去,他们会微笑的注视着我们,祝福我们,尔后继续恩恩爱爱的走下去,毕竟,当年,他们是那样,是那么的喜爱我。自己的家族,也不会分成两派争吵不休,会心安理得的接纳她,毕竟,她是家族历史上唯一一个让所有家族的人点头承认的人。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幻想,终归是幻想。

    “修罗。不要敷衍我。看着我。”

    面前的少女根本不避嫌的抓住自己的领子。她吐气如兰,正如回忆一般,但自己不敢看她,看她,会让自己心里不安,面纱下的眼眸微微转向另一边,她在心里,是不是把我当成出生入死的兄弟的,是不是,换成另一个人对她这样视若己出,她也会这样接近对方?是不是,根本没有丝毫的男女分别意识?就像小时候见到她时那样```

    少女的眼眸准确的捕捉到了少年闪躲的眸子,仍旧看不清面貌,但他的眸子里闪烁的微光,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晰。少女的手,僵在了那里,眸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少年,直到少年的脸上微微出现淡淡的红晕,也没有停止注视,她的唇,微微张开,在那一个瞬间,她觉得,她想要说出一个人的名字,但,她感觉到了,感觉到了额际那蠢蠢欲动的冰凉,估计现在还不是时候,还不是时候说出那个名字,虽然,她连那个名字都不知道。

    她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少年的心,充斥着这个想法。

    夜间清凉的风,吹过二人身边,竹叶在凉风的吹袭下,发出悦耳的沙沙声。月光在二人脚下投出二人的身影,如同相恋的恋人,但他们都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些。

    少年已经将头都微微转了过去,年轻俊朗的脸庞上有着点点红晕,就是不肯直视如同看待猎物一般看着他的少女。少女的脸颊有些微烫,但还是执着的不肯放手。

    二人就这样僵持着,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先是少年努力的想把头转过去,少女也终于忍不住,狠狠地抬起手,将少年的头扳向自己。

    二人的眼眸,突兀的就这样对视了,少年的脸瞬间如同天边的火烧云一般,而少女也觉得脸颊滚烫,红到了耳根子。

    深呼吸一口,少女执着的一字一顿的颤抖道:

    “以、后,答、应、我,不、许,这、么、自、甘、堕、落!”

    少年看着那双水眸,只觉得自己都要融化了,也是一字一顿的颤抖得道:

    “恩,可、是,喝、酒、不、算。”

    语毕,转身就走,却忘记了少女那双纤细的手还紧紧抓着自己的脸庞,这一转头之下,少女也是重心不稳,先前倒去。

    “啊!”

    “小心!”

    “咚!”

    “啪嗒。”

    少女尖叫一声,却倒在一个熟悉的怀抱里,耳边是熟悉的急促的心跳声,脸瞬间红成一片,但,等等,那声“咚”,难不成,努力睁开眼眸,果然,自己和修罗,竟然以这样令人羞臊的姿势倒在了地上!纤细的双手在身边用力一撑,身形便是瞬间抬起,却不想,少年那低沉的声音突然道:

    “别起来!”

    但已经晚了,少女已经站起,下一瞬,她整个人就已经呆滞了,那顶斗笠,就掉落在一旁,本来以修罗的武功,是可以很轻松的让斗笠不掉落的,但是为了救自己,眼眸终于不受控制的下意识地抬起。

    背对着月光,虽然看不清少年的面容,但却能看到那闪着微光不断闪烁的眼眸,是那样的熟悉,俊朗的轮廓也是传递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少年的眸子明显在闪躲,极其快速的抓起了斗笠,少年的身形没有丝毫犹豫,足尖点地,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少女的视野。

    唯有那淡淡的青涩的,褪去伪装的声音响彻夜空:

    “对不起,终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现在,还不到时候,不到以这幅面目见你的时候...”

    少女的(娇)躯微微颤抖,她早已料到,分别的时候不远了,却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无心之下犯下得错误,竟然让他,毫无预兆的离去了,毫无预兆,不能以那副真面目见我?那,我就去找你!告诉我,为什么?明明,认识我,却不告诉任何关于我过去的事!我的过去,只记得父母临死的场面,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让我,有那么一种熟悉感,想去触碰,想去了解?

    修罗之名,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