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路仙途

/

第266章 渊源

    这时候这些嗜血蔓藤可没有之前攻击他事后那样疯狂,被他攥到手心里的时候,就好比是两条死蛇一般,根本不敢有任何异动。www.hwxz.com

    李向东就这么拖拽着两条嗜血蔓藤来到了朱凤歧的身前,朱凤歧受伤非常严重。

    之前他和程潜还有陈东对战的时候,可以说一直是占尽上风,后来如果不是被那蛇妖偷袭了这一下,最后的胜负结果还真的很难说。

    不过高手相搏,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前一秒钟的时候,也许你还占尽上风,胜算稳定,可是下一秒钟,可能就会风云陡变,身死当场。

    这蛇妖修炼千年,本尊的身体都能修炼成水桶一般粗细,一身蛇皮更是坚若精钢,试想一下一根水桶粗细的钢柱子,别说一百公里的时给你来一下子,就算是以十公里的时给你来一下,一个普通人都得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而刚刚那蛇妖偷袭朱凤歧的时候,抡起来的尾巴的时,可绝对不止是百公里每小时的时。

    说实话能够挨了这样一下,没有变成肉泥,最后还能支撑这么长时间,李向东都不得不佩服眼前这家伙。

    不过现在他的状况很是不好,看起来很是吓人,头脑上可以说是七窍流血,这说明他受了非常严重的内伤,说不定现在体内正处于非常严重的内出血状态。

    这样的情况,就算送去医院,用现代的医学技术来治疗的话,肯定是无解,只能直接推去太平间了。

    可是对于修炼法术的法修之士而言,只要有对症的药,那么这个人就完全能救得活,这也正是你修炼法术的好处。

    以这朱凤歧这样的伤势,你想要救活他,那必须要有的就是那种可以医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妙药,甚至说是仙丹都不为过。

    而这样的仙药,想要搞到手可不容易,别说是已经处于末法时代的现代,就算是仙侠纵横的上古时代,想要搞到这样的仙丹妙药也同样不容易。

    原本李向东身上是没有这样的灵药,而且就凭他那点本事,他肯定也炼不出来那样的灵药,可是自从打劫了那次,干掉了程潜的师兄向真,他可是从向真的身上抄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而然那其中就又不少可以医死人,肉白骨的灵药。

    现在朱凤歧受了这样的重伤,更关键的是他好像很了解那程潜的过去,所以为了今后着想,这朱凤歧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李向东从百宝囊里取出一只瓶子,从里面到处一颗丹药,虽然隔得一尺多远,可是都能闻到这颗丹药的药香味。

    他努力摇了摇头,把最后那点小心思晃出了脑袋,这才强忍着肉疼把这颗药丸塞进了朱凤歧的嘴里。

    这瓶药他抄来的时候,瓶子上是没有任何的标记,但是他光是一开瓶就知道这药丸,肯定是救命的良药。

    因为他们家祖上经常出生入死,和那些妖魔鬼怪搏斗,所以他们家祖辈也有好几个是炼药制药的名家。

    所以他也从祖辈上的笔记中了解过一些上古时期的灵丹妙药,而这瓶药丸,虽然没有名字,可是根据他的推测,这应该就是出自紫域仙府,而且名扬海内外的救命灵药,归元丹!

    这紫域仙府底蕴深厚,当年可不光是靠一手法修之术能够唬住人,他们在炼丹制药上也是很有一手,而他们炼制的丹药当中,最后名气的恐怕就要数这归元丹了。

    这归元丹据说可是采用了多种名贵药剂,炼制而成,消耗巨大,但是功效也确实惊人,说是能医死人,肉白骨可能是有点夸张。

    但是就算你重伤,只要还能有一口气在,它就能把你给救回来,这还是非常有可能的。

    当年他们李家有个祖辈,就曾经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过一颗归元丹,并且也确实验证了这丹药的奇效。www.hwxz.com

    只不过后来在进入末法时代之后,因为现代工业化对自然环境的各种破坏,再加上法修门派,人才凋零,所以这归元丹也就渐渐的成了传说中的灵药,在现实世界里,已经很少能够见到了。

    上次从向真的怀里能够摸出一瓶,而那一瓶里面也不过才只有区区三颗药丸而已,这段时间这些药丸,他可一直都没舍得用。

    没想到这第一颗,就用到朱凤歧身上了。

    果然这一颗药丸下去,这朱凤歧苍白的脸色就好转了很多,呼吸也变得匀称了起来,不像刚刚那么短促,虚弱了,脸色也渐渐的变得红润了起来。

    李向东见状,知道该再加一把火,于是伸手一扯,就把手里拿两根嗜血蔓藤给连根拔起,这嗜血蔓藤,别看活物状态的时候,非常吓人。

    可其实这玩意还有另外一种功效,那就是入药,这种魔植因为攻击性强,而且基本上是以肉食为主,所以他们的根系转化能力非常达。

    而且他们的精华也主要都集中在地面下的块茎里,他们的块茎在上古时期的法修人士眼里看来,是上好的滋补营养品。

    只不过采摘起来风险比较高而已,如果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你吃不成他,但是他却吃了你,所以后来愿意来采摘这嗜血蔓藤块茎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但是现在,这对别人来说可能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事,对李向东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他很轻松的就拔出了这两条嗜血蔓藤的块茎,然后把这块茎削开了一个缺口,一股清香扑鼻的气味儿,扑面而来。

    这嗜血藤蔓的块茎和它上面的枝条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物种,如果不是现在自己腹中不饿,李向东甚至都恨不得啃上两口。

    他把朱凤歧扶起靠坐好,然后把那块茎递到他的嘴边,任由那块茎分泌出来的汁液,一滴滴的滴入到他的口中。

    双管齐下,很快朱凤歧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度恢复了起来,之前还是陷入昏迷状态,按照正常现代西医的研究角度讲的话,那就是大量内出血,最后导致休克,体内脏器衰竭,最后嗝屁朝梁。

    但是李向东就是给他喂了一剂良药,再加上两块块茎汁液的滋补,这朱凤歧很快就见了起色,这一方面是要说李向东给的灵丹妙药确实有效,而另外一方面也不得不说,这朱凤歧的身体素质,确实是够好。

    这要是换了其他人,就算李向东的灵丹妙药再好,恐怕不在床上躺个十几二十天也别想轻易恢复。

    朱凤歧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站在面前的李向东,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他知道自己终于是得救了。

    “喏,拿去自己吃,醒了,就别让我来伺候你啦!”

    李向东一看他醒了,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其实之前,到底能不能把这家伙救过来,他也是没有一点信心,毕竟之前这家伙的伤势可真的是太严重。

    失血那么多,这要是搁到普通人身上,早就嗝屁朝梁去住太平间的单人间了。

    可是这家伙不但停了那么长时间,还硬撑着做了那么多的动作,怎么看都是有点钢铁人的味道。

    现在看到他醒过来,李向东当然是松了口气,好歹两人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战友,而且之前要不是他随手一枪打断了那根嗜血蔓藤王,救了自己一命,恐怕现在的自己,早就已经化作那条嗜血蔓藤王肚子里的肥料了。

    “嘿!我说,你这家伙,就不能轻点,我可是伤员,你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朱凤歧呲牙咧嘴的说道,不过还是把李向东手里的那两块植物块茎给接了过去,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这肯定是好货。

    离得老远就问道这东西散出来的清香了,他好歹也是修炼多年的术士,如果连这是好东西都不知道,那他可真的就是白混了。

    朱凤歧把哪两块嗜血蔓藤的块茎接过去,放到嘴边慢慢的允吸里面的汁液,这块茎也是奇怪,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大号土豆一般,但是却没有土豆那么硬朗,里面更多的是一种粘稠的汁液为主体,很容易被吸收消化。

    “看你这样,我就知道你没事了,还要我照顾,你丫,又不是什么小孩子。再者说了,我可不搞基。”

    “滚一边去,你想搞基,我还不愿意呢!”

    朱凤歧笑骂着一抬手,作势要打,可是手才抬起来,就紧跟着眉头一皱。

    刚刚李向东的灵丹妙药虽然有用,可是也不过是止住了他体内的内出血而已,他肋骨现在还断了好几根呢。

    体内的内出血可以很容易止住,可是这肋骨可没这么快可以长好。

    “嘿!你倒是小心点啊!如果在让肋骨戳破了内脏,再搞个内出血出来,我可没有那么多的灵药来救你。”

    “呸呸呸。。。你丫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啊!”

    “哈哈,你想听,那你就快点好起来啊?要不然,你咬我啊,我爱咋说,就咋说。”

    刚刚经过了一系列的生死瞬间,其实两人心里都一直紧绷着一根弦,两人几乎都是刚刚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这时候其实都是有点语无伦次,说这么多废话,也是废了缓解,放松一下,一直紧绷着的神经。

    朱凤歧把两块块茎都吸干,感觉身体舒服了学多,肚子里暖暖的,没了之前的冰冷,身体也能够慢慢的活动一番了,但是还是不能做剧烈运动。

    李向东一看他好的差不多了,就说道。

    “怎么样?能动了?能动了,那咱们出去吧!”

    “出去干嘛?”

    “跟着那程潜他们屁股后面看看,这帮孙子到底去干嘛?”

    “嗨!还能干嘛?还不为为了灵鹫宫里的那件宝贝!”

    “灵鹫宫?对了,之前他们说这里是百兽门,感情之前他们说什么红孩儿藏身于这个山谷里,都是假的,这里真的是那百兽门的山门吗?”

    百兽门可是上古时期,曾经一度赫赫有名的一家门派,和当时的百草堂齐名,后来百草堂衰败了,在之后百兽门好像也经历了一场变故,然后就渐渐的变得默默无闻了。

    谁能想得到他们居然把山门安在了这里,李向东在这凤凰山前面的山脚下的龙头村生活了小二十年,可都不知道这百兽门的存在。

    所以一提起这次程潜他们的动作,李向东心里就充满了好奇,他们到底来这百兽门干什么?

    “没错,这里就是当年那百兽门的山门,只不过他们以前好像山门并不在这里的,什么时候搬到这里的,这我也不知道。至于那什么红孩儿什么的,都是那程潜在扯谎而已,其实我估计他身边的那个陈东,就是红孩儿。。。”

    朱凤歧这样一说,李向东点了点头,之前程潜暗算了自己之后,自己差点爬到沟顶,可就是被那陈东一脚踢下来的,当时陈东可是和他亲口承认了他就是红孩儿。

    而程潜一直留着他,其实就是要留着他来当一个诱饵,来过这条遍布嗜血蔓藤的‘护城河’的。

    “对了,老朱,之前程潜说你是狼之组的,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你不是第八处的吗?那你到底是那个组织的?”

    李向东陡然想起了程潜说过的那些话,现代社会,无论你是什么仙侠鬼怪,你都必须有个出身。

    就比如这程潜他和他师兄,都是公安部第八处里的干部,而这老朱则是狼之组的,狼之组到底是什么单位,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程潜身边卧底?

    说实话经历了程潜和他那师兄两个家伙,李向东可是对第八处充满了恶念,这特么的什么地方啊?

    说好了是维护地方正义和平的,可是你看看你们单位里这都什么玩意?

    和妖魔鬼怪勾结,几乎都和家常便饭一样,这还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维护正义和社会和平的单位吗?

    而这狼之组又是什么地方?他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他们归属于那一方?

    “呵呵,看来你真的是了解的不多,那好,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吧!这第八处是隶属公安部下属单位,专门针对的是国内的一些灵异案件,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李向东点了点头,这个他知道。

    “不过最早期的时候,其实第八处并不归属于公安部,早期刚建国的时候,国内的特务系统也是划归公安部名下的,那时候国安部就是隶属于公安旗下的,当时第八处其实是国安部内部的单位。后来国安和公安分了家,可是这第八处可是两头都想要,所以这第八处就左右逢源,到后来连续破获了几起大案,而且因为这个单位里有很多奇人异士,更是能讨上面的欢心,所以这个单位的权柄就越来越大,展到现在,虽然还是挂名在公安部里,但其实已经是一个可以直达天听的实权单位了。”

    听朱凤歧这么一说,李向东不由得一愣,真是没想到这第八处感情有这么大的权柄呢哈!

    “而且这第八处这些年来,一直在管理国内的法修界的事务,在投靠了国家之后,他们一直是以名门正派自居,这当然也引起了很多其他无意投靠政府的门派的不满。。。”

    朱凤歧话到这里,李向东基本懂了,这第八处得到了国家的支持,而很多了解世俗习惯的门派,肯定是拼命的往里面安插子弟。

    到后来这第八处就肯定成了那几个门派的山头,而正所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且自古以来中国就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

    这第八处可是有着国家背景的单位,有了国家的大力支持,那几个门派当然就会有号令武林的想法,于是吗。。。用屁股想就都能知道,肯定回合其他的一些想法不同的法修门派产生争斗。。。

    “而且,现代世界,其实有很多能人异士,他们并不是需要靠修理练法术,他们又很多本领就是天生的。。。。。。”

    “你是说能力者?”

    李向东神色一愣,确实这个世界里,出了法修术士之外,还有很多能力者,而且这样的人,其实自古以来就又很多。

    在上古时期,这样有天赋的人,往往会早早的被那些法修门派吸收,而到后来进入末法时代之后,这些天赋者,却并不愿意都加入那些名门正派,去被他们用各种条条框框束缚,于是又很多人甚至是自成一派。

    而他们也就和法修一派产生了很大的矛盾,尤其是和那些自诩名门正派,背后又国家背景的门派。

    要知道他们可是国家派来管理世俗的门面,而这些有能力的家伙,如果不听管教的话,可是很容易会捅出大篓子来的。

    而他们一旦要是捅出漏子,最后丢脸的可就是第八处背后的那些大门派,所以他们对那些能力者的态度,一向都是很坚决。

    要么加入我们,要么就毁灭。

    听起来很残酷,但这就是最无情的事实,于是这几十年来,这种天赋者和法修术士之间的争斗,可以说一直是贯穿新中国历史的始终。。。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