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鬼的男孩

/

第五篇 第一百五十六章 曾经的诺言

    “虬蛇,你快走,最后二十五秒我来扛,让虫萤活下来。『雅*文*言*情*首*发』”

    张陈看着芳子为自己身死而化作的鬼晶,眼泪不禁沿着眼角流了下来,同时将小涅单独用一团血肉组织包裹起来藏在了身后的地面之下。

    “如果我连眼前的人都保护不了,我还能干什么?”张陈心里,绝对不许虫萤死亡。

    “恕难从命,虫萤主人将全身主导意识交换给我的条件便是必须要让你活下来。老三配合我,组合攻击!”

    千度以上的火焰喷射而出,同时那一颗独眼蛇头眼眸闪烁,本是扇形区域的火焰,全部聚集在了小丑所在的位置。

    张陈见到虬蛇主动攻击面色大骇,正准备向前踏步之时,一道声音传进自己脑海中。

    “张陈小兄弟,你还是先休息休息,不要抢着送死。你比较特殊,我会把你和那位元婴修真者两位天纵奇才,我会留在最后杀死,以此谢幕。”

    小丑传音结束的瞬间,在张陈的身边时间流速立即降低至近乎静止的状态,连向前迈出一步的难如登天。

    双目呲咧的张陈看着面前的高温高压火焰中心,小丑毫发无伤地从内部慢慢走了出来。那条长有鬓角的雌性蛇头,单独分裂出来,带着满口毒液在独眼蛇头的帮助在出现在小丑身后,尖牙直接刺破小丑的皮肤将晶体毒液注射了进去。

    “-唰!”雌性蛇不知为何身体被忽然爆裂。身体中的血液都被染成了紫色。

    小丑肩膀的牙洞处,晶体毒液被自动排出体外。紧接着,张陈自己都没看清楚。那独眼蛇头被斩断落在地上,而中心喷吐火焰的蛇头鳞片全部脱落。

    “高级鬼虫!很不错的品种,要是我以前得到肯定会多多研究研究,不过现在没这种情调了。”话语说完,最后的蛇头被切断。下半身体自动幻化成了昏迷的虫萤,白色的头发凌乱地散落在地上,脉搏微弱。

    “张陈小兄弟。这个女生很不错呢。”

    小丑将右手在虫萤的脸上缓慢的抚摸,并慢慢移至胸口位置。

    “住手!”张陈大声的吼叫着。然而由于自己周围空间时间静止,声音根本无法传出去,张陈不停地挣扎,将血魔气息全部释放。可依旧无法撼动身边的时间障壁。

    “破开啊,给我破开啊!”尽管张陈声嘶力竭,可是时间依旧在流动,小丑的手已经滑落至虫萤的小胸脯,右手呈刀状,指甲尖以变成了紫色。www.hwxz.com在下手之前,故意将头颅转向张陈所在的位置,看了看被困在时间障壁中的痛苦挣扎张陈。

    “唰!”虫萤的胸口被撕开,动脉血管破裂大量的鲜血外溢。同时还有不少虫子向外爬动。在一只只中级鬼虫和低级鬼虫的拥簇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那一颗缓慢跳动的心脏。

    小丑将手伸入虫萤体内,五根手指握住心脏。

    “不要啊!”

    “唰!”心脏与身体分离。虫萤的生命体征迅速下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龙啸声响彻整个剧院,以至于剧院顶部的圆形巨大拱顶全部被掀开,一条百米长的木制蛟龙垂直落下,同时在角落口中飞出一个人影,白须老者手持青剑朝着小丑所在位置一挥动。威力足足是贾心剑斩的数倍。

    整个剧院全部化为废墟,连同千米外的街道都受到影响……

    束缚着张陈的时间障壁自动瓦解。面前的水泥地上出现了一条十米深的巨大剑痕,而虫萤恰好处在在剑痕的边缘。两眼无神的张陈来到心脏被剥离的虫萤身旁,其体内的鬼虫已经全部死去,心脏缺失,大脑严重缺氧,面色呈现出深紫色,生命体征近乎为零。

    “虫萤,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

    张陈将身体仅有的两滴精血祭出,用一滴来构造心脏,而另外一滴参与进虫萤的血液循环。

    白色的头发之下,圆圆的小脸再也没有了曾经的红润,强大的精血构造出的心脏加上精血参与循环,使得大量的新生血液在虫萤体内生成,鲜血从鼻孔,耳孔,嘴巴内涌出,可是大脑已经死亡,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不要啊……”豆粒大的眼珠沿着张陈的脸颊滑下,滴落在虫萤冰冷的面庞之上……

    …………

    “不仅没死,而且只是断了一只手臂,好可怕的魇。老二帮我将贾心保护好,我这徒弟似乎元婴受损。我立马将这个家伙给斩杀以免夜长梦多,如此厉害的新生魇鬼留不得。”

    童子单手一招,全身被粘液覆盖的贾心以及远处散落的那一把游龙剑直接被其抓在了手中,并收进了一个精致的铜炉内。

    废墟远处,小丑的右臂被斩断并且大口大口地揣着粗气。忽然间,小丑双眼大睁,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转过头时,一位中年男子似乎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多时了。捏紧右拳,朝着小丑的背脊处打去。

    小丑眉心的天眼猛然睁开,怨气暴涨,以至于这一拳被微微限制,慢了0.1秒才落在小丑的身体上,并且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将小丑的左半身打成粉碎,落在地上动弹不得。

    出手的人正是帝都的一级狱司钊彦。

    “哦?背面还无防备地接我一拳,竟然没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烟雾之中,那白须老者手持青剑以超快地速度射出,气势比上之前还要大上些许。

    “灭龙斩!”

    听见这三个字,那位钊彦双脚点地立即离开自己所在的位置,可悲地看着废墟之中还剩下右半身而且没有手臂的小丑。

    剑身青光大放的瞬间,太平洋海面之上的碧蓝天空忽然裂开一个骇人惊悚的苍白裂痕,一道白色光柱从其中垂直落下,穿入海底丝毫不受海水阻碍,达到4780米深处的都江市所在位置,将废墟之上的断臂小丑笼罩在了其中。

    “轰!”

    青芒剑气撞击在白色光柱上,将都江市三条街道全部撕开,尘埃铺天盖地,然而光柱内部的小丑被剑气绞杀至微粒,但是在光柱中,微粒重新构造再度形成了被剑气击中前的模样。

    “可惜了。”白发老者将青剑插回腰间转头离去,然而钊彦也是皱着眉头。白色光柱是零间整个平行世界的意识衍生物,用于保护新生的魇,任何物体不得靠近,而且一旦魇处在其中无论如何都能够再次重生。

    …………

    张陈抱着怀中的生气尽失的虫萤,情绪处于一个十分极端的点上,全身的气息起伏不定,主魂石微微地震颤,反噬的主魂石表层的黑色分支继续延伸。

    忽然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传达至张陈的脑海中

    “主魂饱和度已达100%,肉身情况符合进化条件,精神情况符合进化条件。”

    “主魂已进化,喰鬼(中位)”

    然而跪在地上的张陈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脑袋中全部是曾经与虫萤相遇见面,逐渐认识的一幅幅画面。

    与众不同的白色头发下,遮住的却是一颗十分坚强而又脆弱的纯净心灵。

    第五中学事件过去之后的一个星期,虫萤母亲死亡,而其父亲在临终前的字字句句开始浮现在张陈的大脑中。

    “你不是虫萤的男朋友吧?”

    “恩,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但是之前……”

    “没事,我很早就看出来了,我知道你是为了她母亲能够安心。你现在可以给我一个理由,让虫萤跟你走的理由吗?”

    “我只好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就不会让虫萤她受一点伤害的。”

    “咯吱咔吱!”跪在废墟中的抱着虫萤的张陈用力咬着牙齿,双手拳头捏紧,发出牙齿和关节的响声。

    “我答应过你父母,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受伤的……”张陈抬起头看着外面天空中射下的白色光柱,以及其中身体残缺的小丑,目光变化。

    左手放在乾坤袋之上,三颗硕大的鬼晶被张陈握在口中,特别是芳子化为的那一颗鬼晶,其中蕴含的能量十分庞大。

    “咕噜!”张陈没有丝毫由于直接吞入口中,并直接吞了进去。

    体内暴躁的鬼气顿时向外疯狂溢出,皮肤肉体因为负载过度而瓦解,森森白骨都露在了外面,然而左臂手腕处的黑色印记闪烁着漆黑光芒。

    “嘶嘶嘶!”

    张陈暗淡的目光中没有透露出任何痛苦,暴躁的鬼气将张陈身体内的细胞组织不断抹杀。头上的黑色头发根部渐渐生出灰白色,并渐渐蔓延而上。

    五秒钟之后,跪伏在地上抱着虫萤的张陈,已经是一头灰白,无神而朦胧地双眼内透着一股坚定。

    “虫萤,我会救你的。空间移动!”

    张陈双目一闭,空间扭曲,出现在了白色光柱前面。无神的双眼与光柱内仅仅剩下右半身小丑相对视。白色光柱中的小丑看着张陈这番狼狈至极的模样,情不自禁地大声笑了出来。

    左臂手腕上的黑色印记开始释放出精纯的鬼气,开始修补张陈全身溃烂之处,左半身皮肤变得苍白腐朽。

    灰白色的头发飘动在空中。

    张陈毫不犹豫将双手伸入了光柱之内,一把抓住仅剩下右半身的小丑……

    ps:高潮,求票~~o(n_n)o~~(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