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当总兵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哪里来的小婿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骑着马儿径直向山上走去,没一会儿,便看到不远处的半山腰上张灯结彩的挂着红灯笼,先图想着,莫非父母和姐姐知道他今天回来,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可真有点儿不好意思,可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今天回来呢?

    山路越来越难走,两人下来牵着汗血马慢慢的向半山腰走了去,武士越似乎也发现了前面的喜庆,便对着先图说道:“贤弟,你看你们这里多有年味儿,这还没过年,你们村口便挂着红灯笼,多喜庆。www.hwxz.com

    先图笑着不作答,越往前走先图越觉得不对劲儿,这哪里是为过年准备的,这分明是谁家在办喜事儿。

    走上前,看着自家栅栏外贴着偌大的喜字儿,先图呆住了,想着这是谁在办喜事儿?是姐姐吗?难道她要嫁人了,可为什么不等他回来再出嫁,想到这里,先图心中便隐隐作痛。

    是难以割舍的亲情在作怪,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朝代,姐姐一直是他心中的精神支柱,所有的人都给予他的是陌生,只有姐姐,那般熟悉,那般亲切,让先图孤寂的内心如同冬日阳光般温暖。

    可如今,这阳光般的温暖就要离开自己了,古代的女子向来都是嫁夫随夫的,特别是他们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山村,更是封建的让人窒息,姐姐这次出嫁,往后就再也难以见到了。

    想到这里。先图不争气的泪水忍不住掉了两滴,这是来自内心的抽泣,难以别离的伤痛。武士越看着先图伤心的样子,正要上前安慰,却见到先图疯一样的推开了栅栏,就在跑到屋门口的时候,先图定住了,呆呆的站在那,看着曾经熟悉的木门。www.hwxz.com他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不错,他没有勇气去开门。他害怕,害怕看到姐姐穿着喜服的模样,若是那样,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姐姐就要永远和他分别了。

    这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弟弟,是你回来了吗?”

    好熟悉的声音,久违的喜悦,这一切像是在做梦,可偏偏却是醒着的。

    听到这句熟悉的声音后,先图慢慢的转过身,看着穿着一身麻布衣的姐姐激动的站在那。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姐姐,我回来了,先图回来了。”先图站在那。含着泪水回答着。

    只见姐姐慢慢的走了过来,用手擦着先图满脸的泪水道:“你终于回来了,姐姐终于还可以见你最后一面,姐姐心中也就无憾了。”

    说完,抱着先图哭了起来,先图也泣不成声的哭着。两人伤心的泪水打湿了身上的麻衣,感动了栅栏外的武士越。

    听到哭声。薛父和薛母不明情况的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久别的儿子回来了,自是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喜极而泣用来形容他们二老应该再合适不过了。

    一番别离后的团聚,让一家四口站在门外哭的是稀里哗啦,武士越倒成了路人甲一样站在栅栏外一动不动,同样,看到此番情景,武士越的泪水也早已打湿了脸颊,想着过了年就回家看看,好好尽尽孝道。

    “走,儿子,咱们进屋说话去。”薛父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对着先图说道。

    薛母和姐姐听到薛父的话,便也擦了擦泪水说道:“你看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在外面冻了这么久,走,咱们进屋里说话。”

    说完,四个人便向屋内走去,忽的一下,先图想起了跟着一起来的武士越,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对着武士越喊道:“武兄,走,咱们去屋里谈话。”

    发呆的武士越猛然间醒悟了过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露出久违的笑容跑了过来,跟着先图他们一起来到了屋内。

    “你看光顾着说话了,都忘了介绍了。”先图对着众人说道。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家里多了一位陌生人,此人看上去文质彬彬,透露着书生意气。

    先图介绍道:“这是武兄,我的八拜之交兄弟,曾经多次帮我解围,是个很不错的人。”

    武士越上前行礼,道:“武士越给伯父伯母请安,给姐姐请安。”

    说完,武士越抬起了头,不偏不巧的和姐姐的目光融合在了一起,武士越大惊,心中想到:“天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果真如同画中仙一般,让人赞叹不已。”

    薛姐同样看了一眼武士越,心中想着:“这人书生意气,却无迂腐之气,看似寻常,却透露着不寻常的模样,虽说寒酸,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让人好生疑惑。”

    “贤侄快快起来,坐下说话,即是先图的八拜之交,自然也算我老汉的半个干儿子,无须客气、无须客气。”薛父上前扶起作揖的武士越,高兴的说着。

    一番客气后,先图正要问明门外‘喜’字是何缘故,只听外面有乐器声传来,听着动静,少说也有百八十个人向他们这里走了过来。

    只见薛父惊慌的说道:“儿啊,一会儿你带着武贤侄躲起来,别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千万要记得。”

    此时先图正要问明缘由,只听乐器声戛然而止,门外传来一阵粗狂的声音道:“小婿来晚了,还望岳丈、岳母二位老人家不要生气。”

    “小婿?”先图自言自语道,接着不解的问道:“爹,门外的人自称小婿,难道他是?”

    “不要乱说,他不是。”薛母紧张的回道。

    看姐姐的神情,似乎很是伤心,这让先图和武士越甚是不解。

    此时,薛父走上前,将木门吱呀一声关了起来,对着先图催促道:“儿啊,这话一言难尽,总之你和武贤侄赶紧躲起来要紧,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恐怕就要麻烦了。”

    先图着急的说道:“到底怎么了爹,你倒是说说啊,这怎么就害怕成这个样子,门外的人究竟是谁?为何你会怕成这个样子,有什么苦衷尽管说出来,儿子一定会替你想办法的。”(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