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请离婚

/

278.一家团圆

    “喂,谁允许你在我办公室的?”丁可颜突然就理直气壮了起来。『雅*文*言*情*首*发』

    “我……”随着一道清凉的声音,门从外面被推开,白俊逸的身子从外面闪身进来,“是我允许他在这儿看着你的!”

    “小师兄,他欺负我!”丁可颜直接朝跟在白俊逸身后进来的冷皓东求助,“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伺候好他,他欲求不满啊,怎么会有这么脱线的想法,让他在这儿看我?”丁可颜嫌弃的指着墨涵。

    三个男人互相点头算是问候过了,墨涵随即自动自发的发将视线投入到文件中,再不努力的看,晚上来不及参加宴会了,这些天耽误的工作还真的有点多了,这不似带可颜出去玩,会打些提前量,将工作安排下,空隙还可以开个视频会议什么的。

    这是突然间就扔下所有工作人间蒸发了,真是自讨苦吃!不过起码自己住进了她家,可以与可颜有很多时间处在同一个空间,这让墨涵觉得值得!

    自己什么时候卑微到仅仅随时随地可以看到一个人都觉得是幸福了,原来这才是爱一个人最真实的感觉,时时刻刻为这个人牵挂,可以为她做尽一切自己认为绝不会做的事情,只为换她展颜一笑。

    “他不看着你你觉得你中午会吃饭么?你从来都不会照顾你自己!”白俊逸眼神扫过桌上的的饭盒说道。

    “切,少来,我这七年没用他盯着不也活得好好的!”丁可颜不满的撇嘴。

    “那是因为有辰辰盯着你,以后他可能就是接班人了!”白俊逸说道,丁可颜的眼神暗了暗,是啊。儿子陪自己的时间不会很多。

    “一会晚上的欢迎宴会你别迟了,礼服选好了没?”白俊逸问道,冷皓东保持一贯的冰雪作风坐在了白俊逸的身边并不讲话。

    “早都选好了!”丁可颜微微一笑。

    “待会三点造型师会过来帮你做造型。五点我过来接你!”白俊逸缓缓开口。

    “哦!”丁可颜明显性质缺缺。

    “不必了!我让迈克尔过来给她做造型了!”墨涵风轻云淡的说,连头都每抬。

    “那个全球最著名的造型师?”白俊逸突然来来了兴趣。挑眉问道。

    “是!”

    “墨涵,我待你不薄,对不对?”白俊逸突然问道。

    “一般般!”墨涵挑眉,你直接让她跟我夫妻双双把家还才算对我不薄。

    “我肖像这个造型师很久了,今天晚上能不能顺便让他给我们做一下!”白俊逸的眼底透着垂涎的光。

    “好啊!”墨涵淡淡的说,说完继续与文件做斗争。

    “我靠,墨涵,你给点正常的反映。就这么风轻云淡,你到底好不好用啊!”白俊逸起身来到墨涵的办公桌前面,抬手按在墨涵的文件上说道。『雅*文*言*情*首*发』

    “你如果再打扰我看文件,我随时可以改变主意!”墨涵警告意味十足的看了看白俊逸的手说道。

    “ok!你当你刚看到的手是颜颜的!”白俊逸飞快的收回自己的手说道。

    “你的手哪儿有她的好看!”墨涵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说道,“还有就是我不喜欢有人叫我的女人叫得那么亲热!”

    “靠!”

    “病人怎么样?”冷皓东对坐在自己边上的丁可颜说道。

    丁可颜扫起茶几上的苹果,双腿搭在茶几上,咔嚓咬了一口,漫不经心的说,“他一切正常,所有的数据都显示心脏运做正常。生命体征稳定,我预计他明天就会醒过来!”

    “报告拿给我看看!”冷皓东随口说道。

    “只有数据,报告我还没来得及做!”丁可颜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说道。

    “俊逸。做报告!”冷皓东言简意赅的下着。

    “我靠,为毛又是我,每次你们两个不爱做报告都是让我写,你当老子是网络作家,一小时能写出好几千字来,你们知不知道写报告是要思考的,写一个报告我的脑细胞都是数以万计的死亡啊,你们总这么逼我写报告我是会变成白痴的,皓东。你舍得么?”白俊逸一边哀嚎一边坐到了冷皓东的身边,一脸大型宠物求顺毛的表情。

    “他当然难舍得!”丁可颜最擅长的就是在某人的伤口上撒把盐。“你如果白痴了,还不是搓扁揉圆。而且不必互攻互受,小师兄可以变强攻,哇塞,想想就好有爱啊,小师兄,我们一直让他写报告好了!”

    丁可颜脸上那表情要多纯良就有多纯良,仿佛她提的是一个异常的合理化建议。

    “靠谱!”冷皓东揉了揉丁可颜的头发说道。

    “皓东,你不爱我了!”白俊逸哀怨了。

    “小师兄从来也没爱过你!”丁可颜继续接口。

    “不对啊,丁可颜,我们的攻受问题为什么你那么清楚!”白俊逸突然脑筋转了个弯问道。

    “她有小柒!”一直保持沉默是金的冷皓东忍无可忍的开口了。

    “我还是写报告吧!”白俊逸觉得自己还是写报告比较安全,果断的坐到墨涵的对面开始写报告。

    墨涵从文件中抬头一直看着这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丁可颜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是她在自己身边一年所少有的笑容,虽然淡可是却那样的真实,他们对可颜照顾得很好,墨涵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

    帝豪酒店。休息间。

    身着一身天蓝色抹胸礼服的丁可颜坐在沙发用平板电脑刷怪,丁子辰坐在转角沙发的角落里捧着电脑不知道在做什么,丁子柒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在一本素描本上画着什么,冷皓东就那么默默的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

    “可颜,你差不多就可以了,赶紧打包跟墨涵回家好好过日子。行不行啊?辰辰和小柒都这么大了,你还别扭什么?”白俊逸在在房间中央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嫌弃我?这么迫不及待的赶我走。”丁可颜连眼皮都没抬的随口说道。

    “丁可颜,只要你在。皓东从来不会把眼光注意到我的身上!”白俊逸这句话说得都有点咬牙切齿了,心里想着我不是嫌弃你。我是嫌弃死你了。

    “师兄啊,我不想打击你,就算没有我,他也不会把眼光只注意到你的身上的!”丁可颜落井下石,哼,让你嫌弃我!

    “丁可颜!”白俊逸怒了。

    “我知道我叫丁可颜,别总这么大呼小叫的很没礼貌哎!”丁可颜正好玩完一句,把平板电脑放到一边。站起身来,拖着冷皓东的手腕把他拉起来,挽着他的手臂走到正在房间中央跳脚的白俊逸面前。

    咦,貌似有戏看了,两个小家伙异常有默契的果断抬头看戏。

    “小师兄,我追你吧!”丁可颜带着微笑,转头看着冷皓东突然开口,“你说我有多大的机会,如果有百分之六十的机会你能飞了师兄,我立马就追你。嫁给你,好不好?”

    白俊逸双眸喷火,shit!这算什么。和他抢人?看着白俊逸那要杀人的目光,两个小家伙有危机感了,自家妈咪会不会有危险啊。

    “好啊!”冷皓东在白俊逸开口之前,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素来冷淡的眼眸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虽然不明显,但是白俊逸却看得清清楚楚,他醋了,为毛平时对自己都没笑得这么美。

    接着冷皓东扣住丁可颜的腰。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俯身凑上丁可颜的唇。丁可颜下意识的微微侧脸躲开。

    “你们在做什么?”刚刚推开门的丁可章就看到这么一幕,惊呼出声。

    接着丁爸爸丁妈妈墨瀚世还有annie一一闪身进来。

    冷皓东如同没听到一般。轻轻的放开丁可颜的腰,脸上的笑容明显了一些,“可颜,连我吻你一下都不行,你要如何追我嫁给我?可颜,你的身体是你的心最诚实的反应,不要欺骗你自己,你爱墨涵!”

    冷皓东点到为止,不再多说的退到白俊逸的身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眼,白俊逸所有的火气都灭了。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被墨涵收买了是不是?我爱墨涵,我从来都知道,不需要你们来帮我鉴别,可是爱是一把双刃剑,我害怕,我不敢!

    丁可颜整理了下情绪,抬头看到进门的五个人,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规规矩矩的颔首问好,“爹地,妈咪!”

    看到墨瀚世,她微微皱眉,顿了顿,“墨叔叔好!”

    “颜丫头,都不叫我父亲了,墨涵那个混小子犯的错,罪不及父母啊!”墨瀚世宠溺的看着丁可颜,这七年的岁月似乎没有在丁可颜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她一如记忆中的乖巧可爱。

    “父亲!”丁可颜乖巧的再次叫人。

    丁可颜又一一给两方面的人做了介绍,互相一一问候过了。

    “颜颜,你现在身体如何?你比原来瘦了!”丁妈妈上前一步,拉着丁可颜的手,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女儿,贪婪的看着眼前的女儿,失而复得女儿总是那么的珍贵。

    “妈咪,我一切都好!”丁可颜的眼眶有些红,眼前的妈妈眉宇间已有了一些憔悴,想必这些年过得并不安乐。

    听闻女儿一切都好,丁妈妈一把甩开丁可颜的手,“丁可颜,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既然你这七年都活着,居然连一个字的消息都不带给我们,你真是我的好女儿啊!”丁妈妈一边说一边落下了眼泪。

    “妈咪,我错了!”丁可颜乖乖的认错,眼角下意识的瞟向一直在沙发上坐着完全没义气的丁子辰和丁子柒。

    恶狠狠的瞪了丁子柒一眼,是谁说会帮她搞定妈咪的,是谁说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此刻却在沙发上装死,丁子柒无奈的摇摇头,为了避免被自家妈咪灭了,果断的拉着丁子辰起身。

    “我没有……”丁妈妈刚说了三个字,就被稚嫩动听的声音打断。

    “外公好!外婆好!爷爷好!舅舅好!漂亮姐姐好!”丁子柒笑眯眯的和丁爸爸丁妈妈还有墨瀚世问道。

    接着丁子辰也如同英伦社会最上流的小绅士一样鞠躬给众人问好。

    除了丁可章和annie早就见过这两个孩子没什么反映,其他三个见惯了大场面的老人家就这样石化了一般的站在那,盯着这两个粉嫩可爱的孩子看。

    “外婆,我是妈咪最宝贝的女儿,这是妈咪最喜欢的儿子!”丁子柒拉着丁妈妈的手撒娇,成功的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这对孩子是……”丁爸爸看着眼前这两个孩子,脑海中有一个大胆的推测。

    “是的,这是墨涵的孩子!”丁可颜大大方方的承认。

    “可颜啊,只要活着就好,可是你不该这七年都不和我们联系,你妈咪流了多少眼泪啊!”丁爸爸拍了拍可颜的肩膀说道。

    “爹地,我错了!”丁可颜乖巧的认错,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当时是有多么的自私。

    “我没事儿,关键是你妈咪,嘴巴甜点,多哄哄她!”丁爸爸果断的如同以往一样帮可颜出主意。

    “爹地,我不觉得妈咪还需要我哄!”丁可颜瞥了一眼抱着丁子柒和丁子辰心肝宝贝的自家妈咪说道。

    “白先生,冷先生,丁小姐,叶先生让我请几位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