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胤仙朝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谋士,气运加身

    一个人的杀气或许还察觉不到什么威力,但是当成百上千,几十万几百万身经百战的武者一起散发出杀气,足以使得所有鬼神辟易。『雅*文*言*情*首*发』

    于有余醉醺醺的离去,陈九将飞燕与润萱送到他们家倒也安心,至于三位异人,此次随陈九一起去战场,道士牛顶要留下来照顾润萱与飞燕。

    小和尚此时不知道跑到哪个旮旯去化斋体验世事去了,一切都安排妥当,陈九回到屋子内看着那张一直悬挂在卧室窗口的大弓,一声轻叹将大弓拿下来,拿出一块绸布细细擦拭:“这次战场就要你从新扬名天下,震慑鬼神,让世人再次为震天弓的威能震惊”。

    说完之后只见震天弓轻轻一颤,流光闪过,好像是回应陈九的话一般。

    沈珞瑛沈大小姐被关禁闭了,至于为什么,陈九昨天听于有余说起过,好像是和谁家的孩子打架了,结果人家父母找上门,沈大小姐这脾气还真够彪悍的。

    这次就不和沈大小姐辞别了,留下一封信交给牛顶,等沈珞瑛出关之后再给他。

    三位异人已经整装待发,陈九背负着一把全身都用绸带包裹起来的大弓,一身紫衫华贵非常。

    “都准备好了咱们就上路,这次大家各自努力搏出一个前程,省的整日呆在我身边无所事事”。

    一边说着,远处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头戴银白色面具,一身男装打扮的朝小渔出现陈九身前。

    面具是陈九特制的,拥有隔绝他人神通窥视的功效。

    “出发吧”陈九带着几人走出了陈府。

    这次征缴南蛮的是远征大军,军号“狼”。

    远远的的就能看到那冲天的煞气混合着杀气,血腥之气,阳刚之力迸射,鬼神退避。

    远征军平日里驻扎在这里拱卫京师,一旦有战事发生,自然去支援周边。

    远征军已经在这里建立营帐,放眼望去全是一顶顶营帐,也不知道多少人马在此驻扎,又有多少顶帐篷。www.hwxz.com

    一个简陋的大门出现在几人视线,距离远征军大营还有千米,就有士兵大喝:“此乃远征军大营,闲杂人等不可逗留,速速退去”。

    “我乃新科状元陈九,奉皇命前来远征大军报道,还望兄台为我通秉铁狼将军”。

    那士兵看陈九一身衣着华贵,显然不知道是那个大家族子弟,不敢怠慢:“你在这等着,我去为你通传”。

    陈九几人站在大门不远处不敢上前,一张张弓箭时刻保持着拉伸状态,显然这是真正的军人,并不因为陈九衣着华贵而放松警惕。

    没让陈九等多长时间,那小兵带着一个偏将走出来,偏将身穿一身银甲,铁甲上血迹斑斑,有的地方有一两道刀痕,显然这位将军是上过战场的。

    “我乃铁狼将军身边偏将,昨日将军已经交代下来,命我等候兄弟过来,将军今日为了大军出征物资不断往户部跑,没时间亲自接你,我代替将军领你认识一下远征军大营”。

    一边说着,这位偏将看向陈九身后的几人:“这几位是?”。

    陈九一笑:“这几位是我的护卫,要与我一起出征”。

    偏将略作犹豫的道:“陈兄,不是兄弟我为难你,这军营不允许外人进入,这几人既然要进入军营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需要登记一下备案,还请陈兄勿怪”。

    陈九哈哈一笑:“将军说笑了,我既然要与大家一起上阵杀敌,就是远征军的一员,自然要遵守远征军的规矩,登记就登记吧”。

    那将军见陈九不复一般书生扭捏高傲,笑着点点头:“很快的,费不了多长时间”。

    很快就登记完,那偏将带着几人在军营转悠,此时正是上午,无数士卒手拿大枪在操场上演武。

    “这里是演武场,平日里兄弟们都在这里操练,也不知道这次出征之后能有多少兄弟能回来”。

    陈九面容肃穆:“不知道远征军有多少人马?”。

    “不多不少凑个整数,正好五十万”将军道。

    帐篷连绵到天际,显然人数不少。

    众位士兵好像是知道了过几日就要出征,纷纷拿出搏命的架势拼命操练。

    “走,我带你们去领新的盔甲,咱们上了战场之后没有盔甲可不行”。

    陈九疑惑道:“我们这等高手要这盔甲有何用处?”。

    “这盔甲上自然有玄机,上面烙印着阵法,可以让大家相互感应,结成阵势,力量成倍增加,而且穿上这盔甲很容易分别敌我,所以不论是什么身份,上战场都要穿盔甲”。

    陈九五个人每人一套盔甲,帐篷则有两顶,一定是陈九的,另外一顶是家仆的。

    朝小渔自然不能与三位异人一起睡,所以陈九有福气了。

    偏将大致的带着陈九转一圈之后就走了,马上就要出征,要提前动员大家的士气,整日里忙碌不停。

    大营晚饭还不错,米饭和大锅炖肉,虽然与陈九朝小渔平日里吃的不可同日而语,但这里毕竟是军营,能有肉吃就不错了。

    朝小渔自然不忌讳与陈九睡一张床,在他心中陈九是一个小破孩,哪里用得着避讳,而且陈九那么瘦弱,令人很难以将其当做大人。

    与美人同睡一张床,陈九是巴不得,自然屁颠的同意了。

    第二日整个人钻入朝小渔胸中的陈九被号角声惊醒,这是远征军大营操练的号角。

    迷蒙的睁开眼睛,抓了抓手,入手酥软绵弹,却被朝小渔挥手打掉,睡眼朦胧中穿上衣服,带上盔甲,朝小渔跟在陈九身后。

    穿上盔甲的朝小渔绝对看不出半点女人的样子,身材被盔甲笼罩,面部带着面具,谁能看出朝小渔的女身。

    远征大军以百人为单位进行操练,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全是人,犹若蚂蚁。

    昨日里那个偏将正站在演舞台上督促着众位士卒练武,见到陈九几人走出来眼睛一亮:“陈兄,你且过来”。

    陈九脚步沉稳来到偏将身边,那将军哈哈一笑:“尚未自我介绍,我姓李,叫李广”。

    “噗,,,”陈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李广?,有没有这么扯,还飞将军呢。

    “李将军叫我有何事?”。

    李广昨天看陈九衣着华贵,就知道家底不错,试探着道:“陈兄武道修为肯定不低吧”。

    陈九点点头:“还算是过得去”。

    李广指着台下正在演武的那千个士兵道:“那是老哥我的手下,我们这群当兵的没有什么能耐,我勉强修炼到神通境界,我那些个弟兄只会咱们大营最简单的长枪,也就是那么几个套路”。

    “李大哥什么意思?”陈九有些疑惑。

    “我就是想问问陈兄弟有没有看不上的功法教给这些个兄弟一套,好叫他们在战场上有一些个自保之力”说着,这位汉子的脸居然红了,显然是颇为羞愧,秘籍都是无价之宝,千金不换,只是为了这些个手下,他也不得***颜向着陈九讨要。

    陈九略做沉思,还以为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事情,陈九挑过的山寨也有那么十几座,普通秘籍也有不少,他根本就看不上眼,给人倒也无妨。

    不过还要做个姿态,不能太轻松就将秘籍交出去,不然对方还以为自己不看重这秘籍,到时候人情就要大打折扣。

    装模作样的沉思了一会,眼见着李广眼中希翼之光越来越弱,陈九才开口道:“我想了半天,这里只有两本秘籍倒是可以交给众位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