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盛宠之鬼眼萌妻

/

011 千年之恋 梦碎(1)

    站在雅座一侧的男子,气质温润长相俊逸,举手投足间带起一抹淡淡的贵族气,让人很容易注意上,又不太敢亲近。『雅*文*言*情*首*发』会所里不少人偏头朝着那落地窗前的雅座偷偷打量,下一刻回过头来的米优将对面的男人望了一眼,勾唇微笑起来:“没事,是我到早了,杜先生请坐。”

    米优长得并不算非常漂亮,但是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双总是有些半眯着的大眼睛常常带出一抹慵懒,便是这样条件上乘的帅哥摆在面前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着比起周围很多女孩儿都淡定得多。

    在那样的笑容中,自称杜明卿的男子微微阖首优雅的坐在了对面的座位上,从包里拿出了几本宣传册,笑容尔雅:“米小姐,这是我公司今年新推出的几款婚庆套餐,都是适宜春季婚礼的规格,室外室内的都有,还有酒店清单请米小姐过目,有什么想法,我们一会儿可以细谈。”

    米优要的婚礼是复杂而豪华的,请的婚庆公司也是a市最贵评价最高的,关于套餐的价格她并不在意,关键是要合她的心意,淡淡瞥了一眼对面递过来的图册米优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懒懒往身侧的扶手上一靠:“套餐的事情不急,等我未婚夫来了再看也可以。在这之前我倒是想和杜先生聊聊,请您谈谈,您对婚姻的看法,是什么?”

    米优是个挑剔的人,看人看事还比较喜欢讲求感觉,只是感觉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是所有做到最好的人和事就能给她最好的感觉,所以其实是个很难伺候的客人。只不过米家出得起好价钱,自是有商家前仆后继的往上凑,眼前的这个杜明卿,已经是她换的第三个策划师了。

    对面,墨瞳轻抬淡淡望上那双微微眯着的青黑眼眸,下一刻杜明卿淡淡笑起来:“婚姻是个承诺,每个人对承诺的态度都不同,婚礼便是将承诺昭告天下的一种形式,并不是婚礼办得越盛大对婚姻的承诺就越慎重,甚至可以说这两者是毫无关联的。”说到这里,杜明卿顿了一顿翻开了手边的记事本,那记事本的纸张有些奇怪,中间夹杂着红黑二色的卡纸,杜明卿淡淡垂眼望了望卡纸上的名字,微微一笑,“所以婚姻到底是什么,是米小姐自己考虑的问题,我负责的,只是把米小姐最想要的仪式呈现在您面前。至于里面能体现几分我的看法,我想米小姐其实根本就并不在意,不是么?”

    米优见过很多策划师,这个问题是她常问的一个问题,没什么标准答案,只是看看策划师的工作态度。关于婚礼策划,她要的是一个兢兢业业工作能达到她的要求的部下,而不是一个指手画脚自己有过多想法的司令,更不是一个抱着自己对婚姻不切实际的幻想添加各种元素的笨蛋,米优是个控制欲比较强的人,心性却又比较随性共事起来非常麻烦,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再跟换策划师的原因。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方才的一番言论,明显就是一开始就看出了她的态度给出了明确的答复,聪明人之间的合作能省不少麻烦,这样的回答,显然在第一轮环节通过了米优的测试。

    猫一样的姑娘微微仰了仰头,下一刻眯着眼笑了起来,笑容点点映入对面那双青黑的凤目,映成了凤目之间搅动的暗色的复杂微光。

    千年后,这一世,她便是生成了这样的个性了么?随性又肆意,傲气而妩媚,是一个很要命的女人呢——

    ——让他,很喜欢。

    是夜,华灯初放,夜归的男子沿着路边的行道树自秋风中而来,一身墨色的中山装淡淡隐于夜色之中,修长挺拔的身材却又很出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一袭深灰色的围巾在风中轻荡了一下擦过一片落叶,终于引起了站在大楼前久候的女人的注意。

    “杜先生!您回来啊…”穿着红色呢大衣裹着白色围巾的女人看见来人,有些兴奋的从大门的台阶上小跑了两步下来,迎了上去。对面低头走来的杜明卿微微抬眼对上女人带笑的眉眼,微微诧异:“陈小姐?您怎么来了。”

    “嗯,今天正巧到这附近办事,就顺道过来碰碰运气,结果杜先生您电话也打不通,我又不知道您家门牌号上不去呵呵,正准备走呢,结果运气这么好居然偶遇上了!~”名叫陈红的女人长着一张秀气的脸,说到这里伸手到了包包里掏出两盒喜糖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递了出去。『雅*文*言*情*首*发』

    “杜先生,我和我家张垒都很感激您呢,上周末的婚礼办得非常成功,我家好些准备结婚的亲戚看了我们的婚礼知道了价格之后都羡慕得要死,直说要我们介绍他们过去找您呢!结果婚礼最后忙忙碌碌的没顾得上,等我们想起来的时候您已经走了,连包喜糖都没拿,我和张垒都觉得可过意不去了。所以正巧过来了,记得您家住这儿附近就带了喜糖过来,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就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希望您能收下!对了张垒也来了的,就是附近不好停车他绕弯去了,也让我帮着谢您呢!”

    陈红的脸在凉风中冻得有些红,脸上的笑容却是诚挚的,还带着些新婚少妇特有的幸福关泽,看着比平时漂亮许多。

    对面,一贯气质有些清冷的男子耐心听完这么一大通感谢和解释,微微笑着接过了两包红色的喜糖,淡笑开口:“陈小姐去过店里了么?”

    “嗯啊,对了说到这儿我才想起来,杜先生您们是搬家了么,上次去居然没找到啊简直是奇了怪了,新店的地址能给我一个么?我们家亲戚还等着…”

    “不行呢~”杜明卿掂了掂手里的巧克力,忽然抬头一笑,那一刻一阵秋风吹过,那暗夜之下的一双凤目里倏然闪过一道白光,映上了陈红望来的视线,让她愣了一下瞪圆了眼睛。

    “不仅不行,今晚从这里回去之后,见过我的事,我家的地址,还有所有的一切关于婚庆的事,请你和你先生一同忘记,知道了么?”

    清淡的冷冷的声线自耳边响起,伴随着那抹幽幽冷光,听在耳朵里如同直击心灵一般的蛊惑。对面,神情呆愣的陈红傻傻抬头望上那双寒光毕露的青黑凤目,听着这样的蛊惑,毫不犹豫的点头,下一刻转身朝着来的方向快步离去。

    身后,夜色下寂静的街道,负手而立的黑衣男子淡淡转身望向陈红离开的方向,直到那抹身影走到街边转弯再也看不见了,杜明卿才收回了视线,拿着红色包装的喜糖朝着对面的大楼走去。

    电梯直达十二层,市中心豪华公寓楼内,两居室的空间装修得很温馨,习习凉风从敞开的客厅窗户外吹进来,电视里正播报着新闻,一盏灯光温润的落地灯静静亮在沙发一侧,那灯罩的形状看着古色古香,乳白色的罩面上带着丝丝条纹状的纹理,看着有些奇异。

    客厅里没有人,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片刻之后,伴随着沉重声响,次卧的大门一下打开,一股异样的气味一瞬溢出,下一刻却是被重新关上的大门掩去,杜明卿仍旧是一身黑衣,在门口站了一刻,转身朝着客厅走去。

    餐厅的饭桌上放着两包喜糖,杜明卿拆开一包剥了糖纸塞进了嘴里。有些廉价的巧克力,味道太甜太腻,这样的味道本是他不喜的,但是这个时候吃上一颗却仿佛浓得恰到好处掩盖了身上那股难闻的腥味,让他舒服了一些。

    深深吸上一口气,客厅里秋日的夜风很好的散去了心头的瘀气,杜明卿在客厅静立,直到那缓缓攀附上脸颊的黑色纹路如藤蔓般疯长然后又缓缓褪去,他这才闭了闭眼,神情有些疲惫的去了卫生间。

    独居的男人,来去皆是无声,客厅里仍旧是静悄悄的只能听见新闻播报员平稳的声线,轻纱窗帘被微风扬起,乳白色的灯罩跟着在风中摇曳,薄薄一层纹路奇异的皮质罩面散发出细腻如脂的光泽,带出阵阵幽香。

    ——

    深秋的11月,天气已是转凉,只是深秋的凉意却是浇不息年轻人成名的热情,这周双休,林氏娱乐新晋举办的乐队选秀大赛初选如火如荼正式拉开帷幕,“秀出我型,唱出你心!”的巨幅海报之下,排队参加海选的少年少女们排着队伍拿着表格等候入场,便是冻在风中,却全都是一副热情满满激动万分的模样。

    选秀大厅的角落,早先已经入场的乐队bite的四名成员正在调试乐器,统一的黑色t恤加牛仔裤,每个人穿得很像却又有细微的不同,相同的是四个大男孩儿看着都很帅气,巡场的工作人员逛了一圈,在手中的人员表上圈出了bite的名字。

    昵称亮子的男生此刻手里正拿着一个黑框眼镜畏畏缩缩的劝着严景带上,美名其曰是平衡队里每个人的颜值看着也更朴素一些,严景不屑一顾的躲了半天,最后拗不过轰炸只得把眼镜带了起来,另一头名叫阿怀的男生嘿嘿一笑,突然话锋一转:“诶你们说,如果我们这次真的成功过了初选,到正式上台录节目的时候要不要换个名字?”

    “为毛?bite不是挺好的么?”其他三人不解。

    “呵呵,”阿怀笑得很意味深长,“bite的话,中文意思是什么?”

    “…咬,咬啊?”

    “那咬这个字,又是哪两个字组成的呢?”

    “……”

    “……靠尼玛能不这么黄暴么太恶心了!”另外三人反应过来一瞬暴起围攻夹击,本还有些紧张的气氛在这么个冷笑话的影响下烟消云散,几个人正闹着,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在台上通报了:“下一组,30号到40号,十组做好准备,依次上场!”

    简易搭建的选秀区隔音效果并不好,排着队等候进场的乐队在外面能很清晰的听见里头的动静,这个一般,这个也没我们好,这个高音唱走调了吧?听着耳边亮子同学一路贬低着别人找优越感的絮絮叨叨,严景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入口深深吸了口气,握了握掌心,仰首,走了进去。

    一首歌罢。

    对面有些胖胖的女评委:“场上的乐队成员,来一个人大致介绍一下你们的成员。”

    “…好的,评委你好,我是bite的队长阿怀,我们四个人今年都是16岁,高二学生,乐队建立已经几年了,今年开始正式在酒吧驻唱,风格是轻摇滚,我们的队员阿q还会写歌,如果这次能成功入选,下一次演出的时候我们就打算演奏我们的原创曲目…谢谢评委老师!”

    场上的四个大男孩儿,每一个看着都有些青涩,同时也踌躇满志,有着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激情和活力。外型不错,歌也不错,干干净净阳光大气,的确有些可惜了…

    女评委身边,某资深音乐制作人淡淡开口:“你们来参加这次选秀的契机是什么?你们有没有什么梦想?”

    咳咳,来了,必考问答之一——你的梦想题!场上四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下一刻还没等一向比较会答题的阿怀开口,素来喜欢掉链子的亮子突然插嘴道:“我们来的契机,当然是因为我们比较强啦,是好乐队,当然就不能埋没,评委老师您说是吧!~至于我们的梦想,就是通过这次选秀正式签约林氏,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男子天团哈哈哈!”

    咳咳咳,场下有工作人员笑得都岔气来,评委老师也被逗乐了:“行啊,志向不错啊!”赞赏的话再是说了几句,四位老师分别点评了几句优缺点,初选终于顺利结束。

    四人谢了老师出来,亮子尤为激动:“怎么样我刚刚的那个回答没问题吧?!我说出来了之后就有点担心了会不会太没内涵?很多人都是什么家里死了老爸什么完成母亲的遗愿,我一想会不会我们弱爆了?!”

    哈哈哈,其他三人被这通吐槽逗笑,四人打打闹闹回到休息区等消息,选秀场里几个老师低头打分,其中一个话最少的这时候倒是哼了一声:“你们也是,明明没机会还问那么多干什么?弄得人孩子还以为很有希望似的。”

    另一人扬扬眉勾唇:“没戏台子也要搭足啊,作秀你不懂吗?而且我们这本来就是选‘秀’么~”

    两个互相不待见的评委开口各呛了对方一句,然后非常默契的各自在评分表最后圈上了淘汰。

    市中心高楼鳞次栉比,站在大厦12层的董事长办公室落地窗前往下望去,正好可以看见林氏大厦侧门沿着墙角排到拐弯处的参赛者队伍。

    落地窗前,严铭一身黑色西装容色清冷,垂眸静静望着楼下人头攒动的街道,已经这样站了快半个小时。从今早到公司起,严董事长的气场就出奇的冰冷,那微微蹙着的眉头一个上午都没有舒展过,吓得下属们人人自危能躲多远躲多远。

    此刻秘书端了一杯咖啡进来,放下一份文件,实在没有办法了,才对着那个背影犹豫着提醒道:“严总,您同万通国际的段总安排会面的时间已经到了,刚刚前台电话说段总已经上了电梯,您看是去会议室还是…”

    “不用了,让人领段总到办公室来。”下一刻微微清冷的声线从窗前传来,秘书得令赶忙应下退了出去,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严铭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今天严景的选秀在上午,现在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却是没有来一个电话,看来,是淘汰了…

    得到了预想的结果,那微微紧蹙的眉头却是丝毫没有舒展,玻璃上映出的黑色影子衬着对面大楼茶色的玻璃墙,那微微紧绷的冷硬弧度,透出一丝落寞。

    这不是他第一次违背小景的意愿,瞒着他做了他不喜欢的事…而以后的以后,还会有很多次,他都不得不做出这样的事来,即便是伤害,他也只有,这一种选择…

    除非破坏,否则就不能拥有,除非毁灭,否则,就无法永远留在身边…嘴角牵扯起一抹苦涩笑意的那一刻,心中却仍是忍不住去期待,期盼当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当小景不得不面对他最讨厌的一切,当他得知了自他出生之日起所有人就合力隐瞒着他的那个真相的时候,他还是能一如既往的相信他依赖他,愿意,再等等他,等他处理好一切,给他一个,圆满的答案。

    身后传来轻响,办公室的门打开后再次关上,严铭终于回过头,神色淡淡的望向了门口的女人。

    一身宝蓝职业装,短发的段溪凌比起三年前愈发干练精明,半倚在门前,她微微扬了扬嘴角,声音平静:“准备好了么?今天周六,民政局可是三点就下班。”

    ------题外话------

    两条感情戏要齐头并进了,阿零和殿下这边很纠结,严景和小舅也会很纠结咳咳,第三卷主打感情戏,这两条是主线,后面还会有新人物支线出现。预告一个,第三卷结束的时候,文文里现在出现的三对cp都会有结果,咳咳,是不是这么一想又开心点啦~嘿嘿嘿!

    今天只有一更,白的手貌似血液循环有点问题写十分钟就要活动一下不然整个右手都是麻的咳咳,上网查了貌似是坐姿不好长时间使用电脑的毛病,今天休息一下,后面好了再好好码字哈,大家么么哒一个!对了圣诞节的时候会有订阅活动,到时候群上通知,没有入群的亲们,快来入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