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倾情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锦帕玄机

    香灵见紫鸢已经被安抚下来了,也就要离开禁宫里了,毕竟她总是不在自己的寝宫里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www.hwxz.com虽然她的那两个丫头也还算忠心,可也恐防会出什么差错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就在她跃出禁宫的高墙后,正要往自己的寝宫中走去时,却很意外的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虽然那是平平无奇的一幕,可是绝对是她完全想像不到的,一个隐藏着的危机的一个索引。

    只见伊儿正和香菊在说着话,香灵仔细一看,原来是伊儿捡到了一条手帕,她见香菊刚刚走过来,就问道:“香菊姑姑,你稍等一下。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你掉的手帕?”这条手帕她是从花莆上的丛枝上拿下来的,可是看样子,似乎已经在上面有些日子了。

    “我的手帕在这儿呀!”香菊伸手摸了摸揣在怀中的小手帕,“让我看看,是什么样的手帕?”她走过去从伊儿手中拿过那条手帕,很仔细地瞧了一会儿,竟会露出一种略带惊喜的神色,说道:“哎?这怎么这么像是小梅姑娘丢的那条手帕呀?”

    香菊与小梅是常有来往的,而且两人也一见如故地无所不谈,所以她一直都知道小梅在前不久丢了那条她最喜欢的手帕。

    伊儿听她这样说,就不禁想让她把这条手帕还给小梅了,于是她说:“那伊儿就把它交给姑姑你了。你负责把它还给小梅姑娘啰!”她虽然曾受到过香清风之命,要带着小梅熟悉宫里的一切,可是自从香清风重用了小梅之后。她就已经很少与她有所来往了,毕竟她的地位已经被她所代替。

    香菊在宫里生活了多年,也是看着伊儿长大并且还得到香清风的喜爱的,可是小梅一来,就把她的地位给取代了,换作是谁也无法做到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于是她就决定帮她这个忙。说:“好吧,我就替你把它交给小梅姑娘。”

    “嗯!那就有劳姑姑你辛苦一趟了。”伊儿竟如释重负似的松了一口气。又说:“那伊儿就先去忙了。”她总是那么的温和有礼,可是与小梅一比,她却少了一股爽快的活力,这是年轻人该有的可她却不敢张扬出来。

    也因为如此。像香菊这种年龄阶段的人最需要的就是别人能传给她这种活力,而小梅就恰恰刚好能给她所要的,所以她们才会这样一见如故,相熟如邻。

    当然,这当中也存在着小梅的一番别有用心,她若想能在短时间内了解香云宫的一切,就必须在一些老宫娥之间走动,而香菊这种有点贪功却又恶劳的人,就正好合她的用意了。而且在利用之时,不但轻而易举,同时也可以做到不留一丝痕迹。

    “那你去忙吧。『雅*文*言*情*首*发』”香菊看着伊儿离开了。于是就拿那条手帕走到荷池边,弯下身就把手帕洗了洗上面的污渍,然后就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回小梅姑娘又得要欠我一个人情了吧。”她把手帕上的水渍挤了挤,再甩一甩也就干得差不多了。

    也就在这时,香菊一个抬头就看见小梅手提竹篮正要往香清风的寝宫而去,似乎是要给香清风送什么好东西。

    “小梅姑娘。”香菊一个清朗的叫声把小梅叫住了。

    只见她缓缓的一收脚步。再悠然地回身而望,一见是香菊在叫她。就不禁浅浅的一笑,说:“是香菊?!你叫我什么事呀?”她的辈份虽然不能与香菊平起,可她们相交甚深不可同言,两人皆是以名字相称并不见外。

    “当然是有好事情了。”香菊竟然故作神秘地一笑,说:“你说说,要是我帮了你的忙的话,你要怎么谢我好呢?!”她知道小梅的个性大方得很,这段日子以来她可是没少在她那里得到好处。

    而现在在她手里的是小梅丢失的那一条最喜欢的手帕,她相信只要她开口了,好处绝对不会太过寒碜。

    “什么好事呀?竟然把你乐成这样。”小梅略为不解地看着她说,“我猜,一定是对你有好处的事情吧。”与她打交道虽然不算很久,却也总能摸透了一点她的为人和本性如何。

    正如现在的这件事情来说,香菊已经完完全全地流露出了她最原始的本性。

    “上次你给宫主弄的那个‘花蜜露’挺好喝的,你再给我弄一点嘛!”香菊可谓是喝过回味无穷了,“反正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我知道小梅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她说着就把手中的那条手帕在小梅面前一扬,以便引起她的注意。

    而小梅一看到那条极为眼熟的手帕,竟然禁不住一阵狂喜,“我的手帕!”她虽然很高兴地抢了过来,可是她很快就因为它的出而感到疑惑,于是她很不解地问道:“它怎么会在你的手里啊?”

    “你这什么表情呀?你不会是在怀疑是我偷的吧?”香菊似乎被她的那副表情弄得有点不悦了,“我可事先声明了,我是捡到的。”她本想以此来弄点好处,却没错想到竟会出现让她误会的一幕。

    “我怎么会怀疑是你偷的呢,真是的。”小梅也被她的那副认真的表情弄得有点不自在了,又问道:“那你又是在哪里捡到它的呢?”要知道,这条手帕明明是她在那次上山采露之时不慎被风吹进了峡谷之中的,可是怎么会让她给捡到了呢?

    “就在那边的花丛中啊。”香菊见小梅已经没有那种怀疑的神色,也就放松了,于是又说道:“那肯定是你经过那里的时候,不小心把它丢了,然后再找的时候,又没有找到那里去,所以就到今天才让我捡到了。”

    小梅顺着香菊此刻所指的方向而望。然后再视线从那个花莆转向宫墙外的那就巍峨的峡谷之上。她心里不由得暗惊:“从那边飘到这里来,这得经过多少的迂回与曲折呀?可它为什么会飘向这里,而不是其它的地方?”这个发现。让小梅不禁从心中升起了一个可怕的阴谋。

    不过,她若想实施那个阴谋的话,就还得再次多方验证之后,才能确定能够成功与否。否则绝难成功,并且还会为此而打草惊蛇。

    “小梅?!你怎么了?”香菊见她竟对着那远处的山峰发呆,就不禁以为她生病了还是有了其它的不好。

    “哦!没什么,也许就如你同你说的那样吧。”小梅佯装着一副轻松的表情。说:“肯定是我当时找的时候没有找仔细,然后就让你找到了。”她心里打定主意后就显得轻松多了。因为她知道。如果那样成功的话,也许会对她的任务有着极大的帮助,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回教复命去了。

    “那我的‘花蜜露’……”香菊虽然不怕她会赖账。却她还是不由得提醒她一下。

    “我不会忘记的!要知道少谁都少不了你的。”小梅故作不悦地白了她一眼,说:“我还忙着给宫主送新茶去呢!才懒得和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先走了。”其实她是嫌弃面对着她烦人,才以此为由匆匆而去。

    “那我在下厢院里等你啊。”香菊一想到又能喝到种有驻颜之效的“花蜜露”,心情就莫名地兴奋起来。

    而香灵看着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幕,却绝难想得到那将会颠覆整个香云宫的一个隐患。至于这点,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发现得了的,除非是那心怀鬼胎之人才会注意得到这些细微的不同寻常。

    然而,小梅恰巧就是那个心怀鬼胎之人。她的来意就是一个阴谋的开始。

    香灵因为心里有了离开的打算,于是就想到去探望一下香清风,想以此来作为暂的道别方式。毕竟她想到的是要留书出走,并没有想过让人知道她的去向。

    当她施展轻功悄悄地来到香清风的寝宫外时,只见香清风就坐在窗边发呆,可是她细心一看,原来她是一直在盯着那副,小梅画的江子阳的画像来看;同时。她的手竟然是那么温柔的抚过上面的人像。

    “天明,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唉。你不会知道了……永远也不会知道了。”香清风的眼眸中,竟然会装满了白糊糊的泪水,同时还在自言自语地说着一些极为伤感的话。

    香灵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香清风,心里触动的同时,也知道她一定是在思念江天明了,而江子阳与江天明长得又是如此的相像,她因此而触景生情也不足为奇。可是她的话中之意,又指的是什么?难道她真的把江天明夫妇杀死了不成?

    要知道,那当中的一个是她最爱的人,另一个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真的下得了那样的手吗?香灵在心里不禁祈祷:但愿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她的一句狠话罢了。她不禁为此而略带着一丝紧张感,同时又希望那当中还有另外的一个意思吧;可是就在她自我安慰后,轻轻地嘘了一口气而惊动了香清风……

    “什么人在外面?”香清风听到了外面的微弱动静就叫道,与此同时,她已经把手中的画卷用手帕盖了起来,并且还把眼中的泪水擦掉了。她不相信会有人这么大胆,敢在外面偷看有关她的一切。

    香灵还在外面犹豫着要不要显身出去认个错,可就在这时,只见小梅提着竹篮从回廊的转角处走了过来,并且还轻声地应道:“宫主,我是小梅,我是给你送新泡的茶来了,只是刚好看到宫主在想事情就没敢打扰,所以就……”她说着说着,那声音细得连她自己也听不见了。

    “进来吧。”香清风见是小梅也就觉得没有要责备她的必要,因为她坐在的窗边刚好是背对着回廊的,想必她也不可能注意得到她刚才的状态。

    “是。”小梅暗暗地吐了口气,这才绕到门口处,推门走了进去。

    而躲在暗处的香灵这才敢真正的松开那紧绷着的神经,趁着香清风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她身上了就赶快地离开了这里,往她的住所奔去。

    香灵自己偷偷的收拾了几件洗换的衣物,还揣上了几张银票和几锭白银就打包成了一个行囊了,这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独自离开的旅行。因此,她略带着一份激动和紧张。

    这一次的出行,她一定要寻找到答案方可罢休,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再回到香云宫来了,除非是那香清风愿意给她一个真正的答案,那样的话,又将另当别论了。可她同时也知道,这样就得花时间去等,就是因为她不想再等了才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于是,香灵和墨鸦还有紫鸢这三人,就这样开始踏上了前往“鬼仙山”的旅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