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穿越

/

第250集 碧凡生死缘

    就在杨逍风风火火的为自己的便宜徒弟祭炼法宝的时候,此时此刻的张小凡,正经历着他人生之中的第一次生死劫难,当然,这也是他的第一次蜕变,渐渐地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向着真正的高手蜕变。www.hwxz.com

    一场突如其来的奇遇,让张小凡拥有了堪比顶尖高手的实力,可惜,迷茫的他并不能掌控这股强大的力量,待到他随着齐昊等人进入空桑山万蝠洞与炼血堂的高手相遇,一场激战,他与陆雪琪双双坠入死灵渊。

    古老相传,人生老死,唯有魂魄不灭,一世寿终,便有魂魄离体,往投来生,生生世世,轮回不息。然而世间之中,却有怨灵所在,以贪、嗔、痴三毒故,以畏、恶、怕恐惧故,眷恋尘世,回首前尘,不愿往生,是为“阴灵”。

    想当然尔,阴灵乃是阴魄之物,自然喜宿于阴湿之地,这死灵渊中黑暗潮湿,再加上昔年炼血堂为了修炼魔功,不知聚拢了多少阴魂鬼物在此,千百年来,更是源源不绝,简直如同森罗地狱。

    张小凡与陆雪琪在此历经了生死,也遭遇了他宿命之中的另外一个女人,碧瑶!

    双方在无情海边对峙的时候,不曾想,却是惊动了栖息在无情海之中的恐怖魔兽,黑水玄蛇!

    可怕的上古凶兽,无与伦比的力量,就算是强如朱雀和张小凡这样的顶级高手都不能抵挡。一击之下,翻江倒海,众人随之失散。张小凡与碧瑶落在一处,机缘巧合,进入了当初炼血堂首脑黑心老人所建的滴血洞中。

    诛仙世界,魔教历史极久,门中派系林立,数目繁多,时有兴亡。

    八百年前黑心老人所在的炼血堂一系。www.hwxz.com便是号称当时魔教第一派系,实力坚强。高手如云,黑心老人自己更是修真道上的老祖宗。但其后岁月变迁,又与正道几番争斗,炼血堂逐渐衰落。被其他派系取而代之。

    当今之世,魔教中四大派系为首并立,分别为合.欢派、万毒门、长生堂、鬼王宗,但若论到声势之盛,却无一比得上当年盛极一时的炼血堂。

    而在魔教之中,这八百年来,一直传说当年正魔大战之后,炼血堂主要首脑虽然尽皆战死,但多有密宝法器被收藏于炼血堂根基之地“万蝠古窟”地底之下一个叫“滴血洞”的秘密所在。

    这八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魔教中人暗中偷下万蝠古窟,甚至连死灵渊也被找了个遍,但都是空手而归。

    不得不说。张小凡确实是这个世界的命运之子,他之所向,牵引着命运轮盘的运转,冥冥之中,将由他来推动这个世界的命运之轮,缓缓向前。

    滴血洞中。碧瑶得到了合.欢派的传承之宝合.欢铃,也得到了痴情咒。埋下了命运悲剧的种子,张小凡到底还是看到了第一卷天书,莫名的有了领悟,但是,他惊讶莫名的发现,就算是这所为魔门至高无上的天书,也撼动不了杨逍传给他纯阳真诀,纯阳之力,依旧缓缓运转,甚至,因为他有所领悟,更增加了几分速度。

    难道,我注定了要当青云门的叛徒了吗?

    相当此处,张小凡不由得为之痴了,执拗的他,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连意识都变得恍惚起来,碧瑶不知为何,竟没有趁机将这个未来的正道大高手击杀在此,反而,默默的守在了他的身边。

    在接下来的时日中,碧瑶从张小凡的胡言乱语中听到了更多的他的事情,知道了他出生在一个叫“草庙村”的地方,知道了那场可怖的屠村惨祸,也知道了他心中眷念的那个女子,是他在大竹峰上的师姐,不过她还是不大肯定,这位师姐是不是就是那日手持蓝色仙剑的女子。

    只是,在这些日子对张小凡的照顾之中,连碧瑶自己也感觉到,她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奇异的感觉,每日里凝视著他憔悴的容颜,几乎就能成为她打发无聊时间唯一的方法。

    她常常这般凝视著他,许久许久,却从未想过,在另一侧的石室中,有著魔教经典奇书——“天书”。

    有时,她会在张小凡睡去之後,慢慢踱步到金铃夫人留下的那段文字前,凝视半晌,然後轻轻道:“夫人,教中古老相传,您曾留下训斥,世间男子,尽是负心之人,但是你可曾看见,这个叫张小凡的男子,却是痴心得很呢!”

    杨逍传下纯阳真诀岂是等闲,单凭一部所谓天书,如何能够动摇其根基,没几日,张小凡就恢复了过来,他忽然发现,碧瑶却比当初见面时,憔悴得多了。

    “我们被困在这山洞死地之中,干粮已全部吃完,除了些清水之外便再无可食之物,只怕不出七日,便要死了。”碧瑶脸色平静,但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张小凡如见鬼魅,大惊失色:“再过几日,你看我若是不行了,便先杀了我罢。我死之后,肉身还在,你若是一心求生,便是食我之肉,大概也能多活一段时日的。”

    闻言,张小凡身子一颤,几乎跌倒在地。

    “你不是想回青云山大竹峰去见你的那位灵儿师姐么,你还有几位同门都在这万蝠古窟中,他们必定会来找你,你活得时间越长,他们找到你的希望不就越大么?”碧瑶看着她,眼中的温柔之意仿佛又浓了些。

    仿佛是在这生死关头,碧瑶的心情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只见她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脸上浮现出一种张小凡从来不曾在她身上看到过的畏惧,甚至连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丝朦胧与空洞:“你知道一个人在那里等死的滋味么?你知道娘亲的尸体就在你身边慢慢腐烂的气味么?你知道一个人永远看不清周围永远生活在恐惧中是什么样子么?”

    她每问一句,张小凡身子就抖了一下,此时此刻,碧瑶仿佛已完全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之中,张小凡看得清清楚楚,她每说一个字,身子都要抖上一抖,仿佛那是她今生最畏惧的事物。

    一种莫名的恐惧,渐渐地侵袭在心头,在不知不觉之间,轻而易举的击破了张小凡的内心最深处的心防。

    那一夜,碧瑶昏迷,几度惊叫,冷汗涔涔,张小凡手足无措,直到最后,碧瑶无意中乱挥手臂,抓住了他的肩膀,依偎在他的怀里之后,仿佛得到了什么依靠,才渐渐平静下来,安静地睡了过去。但那一双手,却是紧紧地抓着张小凡的衣裳,甚至指甲还陷入了肉里,疼得张小凡龇牙咧嘴,但不知怎么,看着碧瑶苍白的脸庞,他竟是不忍离开,强自忍了下来,任她依偎在他怀里,安睡着。

    也就在那一夜,张小凡知道了她的故事,知道了在一次正魔之战中,她与她的母亲、姥姥都被困在地下山洞之中,一如现在,没有生路,她的姥姥死了,她的母亲也死了,在死之前,用自己的血肉,延续了她的生命,也埋下了她一生的梦魇。

    恐怖的梦魇,他很清楚,那一切,该有多么的可怕,就像是这五年来,他一次又一次的午夜梦回,一次又一次的看着那鲜血淋淋的一幕,他的家,他的亲人、长辈、朋友、伙伴,都在那恐怖的梦靥之中,化作了满地残骸,一片废墟。

    无尽的黑暗之中,一个梦,两个人,三段生死,冥冥之中,仿佛一切真的自有天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