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穿越

/

第256集 嫉妒

    惊异,惊异,惊异!

    惊异无比的一幕,令得林惊羽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但他还是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张小凡体内迸爆而出的这股力量之强横,已经远远地超乎了他的想象之外,令他忍不住惊诧的出声:“小凡,你的修为.......”

    张小凡带着几分歉意的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想必你也知道了,我最近新拜了一位师傅,他教我的功法太厉害了,我现在功力虽然大进,但却还不能够完全掌控。『雅*文*言*情*首*发』”

    林惊羽虽然已经从齐昊处得知了这个消息,但亲眼见证了张小凡的强大功力之后,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又惊又羡,但不知为何,看着昔日多多不如自己的玩伴,如今实力精进到自己难以想象的程度,他的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分不平衡。

    林惊羽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脸色也平静许多,看着张小凡如今略显有些风尘的脸,忽然眉目间有一丝黯然,道:“听说到你下山之后,我又是替你高兴,又是恨我自己。想不到这些年来枉费师父对我厚望,成就反而不如你。”

    张小凡吃了一惊,摇头道:“惊羽,你可不能这么说,谁不知道你资质胜我十倍。上次大试要是碰到了你,那是一定要输的,现在......现在虽然我得到师尊的传授,但你以后肯定能超过我的。我.......我只不过是运气好一些而已。”

    林惊羽吐出一口气,开怀一笑,道:“说的也是。日后我再努力修行,不信就胜不过你了,不过你可也不能放松才是。”

    张小凡大笑,用力点头。

    两人一番叙旧,张小凡一把抓住林惊羽的手,道:“来,我向你引见一下我新拜的师父。他可是真正的高手。”

    如今张小凡的功力超凡入圣,便是较之太极玄清道修炼到太清境界的道玄也只强不弱。他下意识地强行拉扯,林惊羽根本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应,一个恍惚,就被他拉到了杨逍的面前:“这就是我的新师父。www.hwxz.com师父,这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叫林惊羽。”

    林惊羽早已经从师兄齐昊那里听说了杨逍的厉害,此刻见他虽然算不上是丰神俊朗,却也自有一番气度,起码比田不易那个矮冬瓜强多了,当下,连忙躬身拜道:“拜见前辈。”

    “嗯。”杨逍应了一声,同时上下打量了林惊羽一眼。淡然出声道:“资质倒也不差,若能痛下一番苦功,虽然比不上小凡得天独厚。日后却也能有一番成就。”

    林惊羽闻言,虽然不忿杨逍说他比不上张小凡,但到底还是应声道:“多谢前辈夸赞。”

    杨逍随手摸出一块玉珏,递向了林惊羽,道:“这是我以前炼制的东西,你随身佩戴。可以帮助你在修炼的时候凝聚心神,避免外魔干扰。”

    “多谢前辈!”闻言。林惊羽不由得为之一愣,修炼之时,最是忌讳分神以及外魔干扰,这玉珏有如此功效,可谓是一件罕见的宝物了,他真是没有想到,初次见面,杨逍竟会赐他如此宝物,当下连忙惊喜道谢,这一次,可比之前要恭敬认真的多了。

    张小凡见林惊羽这般模样,心中暗道:难不成那玉珏真是什么宝贝,可是为什么师父给了我一堆,让我送给师兄弟们呢?

    呃,林惊羽同学要是知道,他心中所谓的宝物,不过是杨逍随手拿来送人的东西,几乎多得如同大路货一般,不知道还会不会以为杨逍对他厚看。

    就在这个时候,张小凡转过目光,却见到旁边田灵儿与师娘苏茹说话的地方,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出来,玉树临风,潇洒英俊,正是齐昊。

    齐昊温声对田灵儿说了几句,田灵儿登时笑了出来,她笑颜如花,竟然在众人面前,一把抓住齐昊的手,向杨逍这里走了过来。

    张小凡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刹那间再也没有任何的景象了,只剩下师姐拉着齐昊的手走了过来,隐隐的还听到了旁边林惊羽带着一丝笑意,低声道:“本来你那矮冬瓜师父是坚决不肯齐昊师兄与田师姐在一起的,但齐师兄去恳求师父,师父一向看重齐师兄,又去请掌门真人说项,你那师父只得首肯了。嘿嘿,你看他们现在都已经公开了……”

    林惊羽突然中断了说话,微微张大了嘴,看着身边的张小凡。

    此刻的张小凡,竟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般,只觉得在深心处突地冒起一股狂怒之火,几乎要把自己的身子都焚烧干净了。

    他只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九幽恶火中被活活炙烤,而前方,那个男子,还有那个自己最心爱的美丽女子,手却正拉在一起,走了过来。

    莫名的怒火,牵引熔炼元神的至宝,就算有着玄火鉴的压制,依旧不能完全克制噬魂之力,熟悉的冰凉感觉,游遍他的全身,瞬息之间,一股凶杀戾气,一丝噬血狂热,就这般,扭曲了张小凡的脸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原本和谐的气氛在瞬间冰封。然后众人就看到一直以来和顺温文的张小凡,突然间全身散发出连刚才那些魔教中人也没有的杀气煞气,在他周围之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都退了一步,看着这突然间变作凶神恶煞的人,杀气腾腾地向着齐昊,也向着田灵儿,踏出了一步。

    流波山上的蓝天,仿佛暗了下来。

    宋大仁首先站了出来,挡在张小凡的面前,立刻便感到这个从小他看着长大的小师弟身上,此刻却连一点熟悉的影子也没有了。

    感觉到有人挡在面前,张小凡缓缓地抬起头来,瞪着宋大仁,宋大仁看着他此刻突然满是血丝的眼睛,竟是一阵心寒,强笑一下,道:“小凡,你怎么了?”

    张小凡没有回答,只是低沉着声音,微带嘶哑地道:“让开。”

    他的语调拖的很长很低,仿佛用了很大力气才说了出来,但听在众人耳中,却都有悚然之意。

    杨逍眉头一皱,田不易的脸色沉了下来,众人也是一片愕然。

    就在这个时候,田灵儿一脸讶然地跑了出来,挡在了张小凡与宋大仁的面前,对着这个她从小最喜爱的小师弟,愕然道:“小凡,你到底怎么了?”

    那一张镂刻在深心的脸庞,那一双明亮的眼眸,这魂牵梦萦的女子,就这般站在身前,关心地、关怀地问着……

    张小凡突然呆了,整个人呆住了,像是从梦中惊醒,体内的戾气如潮水般退去,可是,可是,他竟感觉到撕裂一般的疼痛,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师姐,有种想要痛哭的感觉!

    你可知道,生死的那个关头,心中最眷念的人,便是你吗?

    你可知道,梦回青云,万千缠绵的心绪,只为你吗?

    你可知道……

    “小凡,够了。”就在此时,杨逍蓦然伸出手来,搭在了张小凡的肩膀之上,瞬息之间,噬魂之力便被他生生压制。

    张小凡转过头来,看着杨逍,心中莫名的生出了一丝委屈,口中忍不住的呢喃出声:“师父。”

    杨逍轻轻拍了怕他的肩膀,摇了摇头,随之转头看向田不易道:“田道友,适才之事,不怨小凡,是我太过急躁,仓促之间为他强行提升功力,才使得他如今难以自由掌控,真是对不住了。”

    田不易闪过一丝疑惑,但终究还是强压了下来,勉自笑道:“道友言重了,这臭小子历事太少,心性不足,一时失控在所难免,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张小凡对着田不易愧疚道:“师父,对不起,是我不好。”

    田不易没有说话,他方才都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但现在,他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也许,杨逍比自己更适合当这小子的师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