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牛穿越

/

第257集 雨夜

    是夜,海边树林之中,两道人影,一大一小,并肩坐在一截横木之上,遥遥的看着远处的海面,海风呼啸,潮起波澜,掀起心绪亦是为之不住的波动。『雅*文*言*情*首*发』

    杨逍忽然开口出声,他淡然问道:“你喜欢田灵儿吧?”

    闻言,张小凡不由得为之大惊失色,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大响,整个人蓦地僵住了。

    他私下单恋田灵儿之事,本是他最深的秘密之一,从未对任何人说过,不料此刻突然被杨逍说了出来,当真是比震天动地的巨雷还要震动魂魄。

    片刻之间,他几乎不能动作,连否认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望着杨逍,张大了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唉.......”杨逍一声叹息,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然道:“你何必紧张,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你又不是和尚,正值情窦初开的年龄,那田灵儿生的貌美,又与你朝夕共处,你喜欢上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师父,我......”张小凡张了张嘴吧,想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虽然生的笨,性格也倔,打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很抗拒杨逍这个半途出现强迫他拜师的师父,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地认同了杨逍,毕竟,从始至终,只有杨逍一人,对他另眼相看,虽强迫了他。却也给了他无上传承。

    尤其是杨逍今日主动帮他开脱、帮他承担的举动,更让他为之莫名的触动,此刻。再听到杨逍的劝解,自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

    杨逍叹道:“小子,你可知道,喜欢一个人,不一定非要与她在一起,她想要的幸福。有的时候,你给不了。就算再难,也只能放手。”

    张小凡看着杨逍,忽然觉得,这个意气风发的绝世大高手的身上。似是也有着一丝难言的落寞:“师父,你也有喜欢的人吗?”

    “当然有。www.hwxz.com”杨逍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海面,笑道:“而且还不止一个。”

    蓦然,他抬起了一只手,直指夜空,顿时,长天浩荡。掀起一阵涟漪狂潮,“我本来也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后来机缘巧合。才得以踏足修行之路,这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太久的时间,我曾经对好几个女孩动过心,但是。直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能够同她们任何一个人在一起。但我从来不曾恨过谁,哪怕,她们会和别的人在一起,也许,那个别的人,才是她们真正喜欢的人也不一定........”

    闻言,张小凡不由得为之一愣,身子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杨逍拍了怕他的肩膀,笑道:“我跟你说这些,并不只是为了开解你,其实,连你自己都不清楚,你心里放不下的,只是一种习惯,你喜欢田灵儿的习惯,你的心里,早已经装了另外一个人,不是吗?”

    “我........”张小凡身子一怔,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还记得我带你去过的那口满月古井吗?你在井里看到了谁?她才是你现在真正爱着的人,可是,那个人,是田灵儿吗?”杨逍说话间,拍了怕他的肩膀,独自一人,向着远处走去。

    偌大天地,仿佛一瞬间,便只剩下了张小凡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轰隆!”突如其来一声大响,天际传来轰然雷鸣,白色闪电张牙舞爪地划过苍穹,彷彿漆黑的夜空裂为数块。片刻之后,豆大的雨滴如小石子一般砸了下来,打在岩石之上,啪啪作响。稍后,倾盆大雨,滂沱而下。

    转眼天地之间,一片迷濛,张小凡全身片刻间已经完全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说不出的冰凉,可就在这个时候,在这风雨无人的时刻,他却突然看见,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双脚,踏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的眼前的人,张小凡整个呆住了。

    陆雪琪浑身上下一样湿透了,闪电一闪而逝,她的身影也变做了黑暗里一道朦胧的阴影。可是张小凡却分明感觉的到,她就在自己的面前。一只冰凉的手掌,带着微微的颤抖,抚过张小凡的发梢,彷彿梦语一般的声音,在这个风雨之夜,低低地道:“别怕,很快就会过去的!”

    “轰隆!”雷声彷彿震裂了夜空,震碎了心魄。狂电闪处,风雨呼啸之中,冰冷雨花如妖魔一般狂舞时分,那一张温柔的脸,那一双温柔的眼,如幽梦中最甜美的身影,陪在身旁。

    她在风雨中,低声自语,对着张小凡,又彷彿是对着自己深心,轻轻,轻轻道:“你救我护我,不惜自己的性命,我便一般对你了。你心中苦楚,天知我知,我不能分担你的痛楚,便与你一道承担。总希望有一日,你能与心中爱人,欢欢喜喜在一起的……”

    话声越来越轻,渐渐消逝。风雨更狂,那身影这般柔弱,若风中受伤的小草,摇摆不定。张小凡心头恍惚,如梦似幻。

    夜色黑沉,苍穹无语!

    张小凡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风雨中,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若然愿意,便在站在雨中,也足以抵御风雨,但他没有,就这么任凭风吹雨打。

    恍惚之中,他忽地又想起刚才那如鬼魅一般的女子,恍惚中以为那是陆雪琪,但到了此刻,却再也看不清人影何在,也不知是走了,还是从未出现过。

    想到此处,他嘴边露出一丝苦笑,甩了甩头,水珠四溅。却在这时,分明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声音:“傻小子!”

    张小凡一怔,连忙回头,几乎一声“陆师姐”便叫了出来。但只见密林深处,缓缓走出一个女子,手中一把伞遮挡风雨,笑盈盈地看着他,却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的人──魔教少女碧瑶。

    她依然是一身水绿衣裳,手中还是撑着那一把青绿色的油布伞。但是这风雨太大,她轻飘的衣裳边上,也湿了好几处。走到跟前,便越发看得真切,那几处被水淋湿,柔柔贴在肌肤之上,若隐若现。

    风雨中,两个人,一把伞,莫名悸动的心,不安的跳动起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张小凡忽地有些不安:“这里周围都是我们正道中人,不要说还有天音寺和焚香谷的那些前辈,就是我们青云门里随便出来一个长老,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你还不快走?”

    “我是来看你的呀!”碧瑶凄迷出声,眼见张小凡满脸焦急神色,便忍不住打趣他道:“你不是以正道自居吗?你不是正邪不两立吗?怎么不喊人来抓我?”

    张小凡心中焦急,听了她这话,却如醍醐灌顶一般,心中大震,正要开口,却见碧瑶站在身旁,此刻风大雨大,她却把大部分的雨伞都遮在了自己头上,她自己那半边身子,竟然都已经湿透了。甚至在她雪白的脸上,也有了几点雨水,凝结成珠,慢慢滑落,这一声叫喊,张小凡竟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了。

    “你、你这又是何苦?”张小凡低下了头,轻声道:“我知道你父亲乃是鬼王宗的宗主,你又何必为了我一个小小的青云弟子,冒这么大的险,来这里受苦?”

    风雨萧萧,天地肃杀,苍茫夜雨中,彷彿整个世间,都只剩下了这一处地方,只有他们两人。

    碧瑶彷彿感觉到些微寒冷,又向张小凡处靠紧了些,这动作既亲切又熟悉,一如当日在滴血洞中,他们两人在生死关头的情景。

    她的声音,此刻也带了几分飘忽:“不是的,我没有受苦。你不知道,这世上真正苦的,都是在人的心里……”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后边的话渐不可闻,张小凡却猝然发觉,她悄悄把头倚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风声、雨声,呼啸而过,张小凡却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身旁那一丝幽香,在这冷冷风雨之中,却是那般真实地缠绕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