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鼎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魂钟谷!

    “我们不是斗法吗?怎么是改敲钟了?”

    楚岩一脸‘慌乱’之色,对山百川说道。www.hwxz.com

    这里若是有当日东灵盟内盟广场之上的众人必然可以知道,刀疤哥流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是准备开始坑人了。

    “怎么?怕了吗?怕了就直接认输,省得丢人!”

    山百川见楚岩慌乱的模样,更是得意说道。

    “山百川你好卑鄙,但认输我是不会的,但,这我太吃亏了,根本没有胜算!你简直欺负人!”

    楚岩一脸‘痛恨’之色,最后却是摇头说道。

    山百川见楚岩这般模样,心中一笑,暗想,方才你们怎么仗势欺人,欺负我来着?不过想想还是不想其直接认输,若是直接认输,难眠会传出一些自己欺负人之类的风言风语,不如真正比试,自己击败他。

    想到此处,山百川说道:“小子,别说我山百川欺负人,如果我输了,我给你四万魂豆,你若还不敢比试,那我就没办法了!”

    “五万,我要五万!”

    楚岩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道。

    “好,五万魂豆,我山百川在此说出此话言出必行,诸多道友都可以做为见证,我山百川可没有欺负人!”

    见楚岩这幅模样,山百川心中暗笑,就算赌注再高又如何,其也赢不了。

    众人也是叹息,这刀疤青年还是太嫩了,明显被山百川摆了一道。

    “好!那我们走吧,我不认识路,你带路吧!”

    楚岩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说道。

    “好,走!”

    山百川大笑,直接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刀兄弟,上我飞舟吧!”

    雷元虎大手一挥,一个十丈之长的金色飞舟便是出现!

    楚岩也不迟疑,抓起常绿萱扔了进去,也是登上飞舟,随即飞舟化为一道流光随着山百川极速而去。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就是,一起去!”

    “这刀疤哥简直找死啊!”

    ……

    众人也是纷纷跟随!

    ……

    这一路之上,雷元虎将魂钟之事与楚岩讲诉了一番。『雅*文*言*情*首*发』

    魂钟,为远古先人为神魂界打造,可以说,是一个修炼神魂,也是测试神魂强弱之处!

    每个修者敲打魂钟之时,只可以敲打一次,只要魂钟震响,便是会有神魂类的宝物,丹药从中掉落而下,但想要让魂钟震响,十分不易,通常来说,第一次敲打魂钟的修者都是无法将其震响,只有多次尝试敲打,才可以掌握其中技巧,如此方能让魂钟震响。

    而这些技巧,也是对于神魂的运用之法,对于修者来说十分有好处,基本上来说,修者达到炼虚后期,掌握了技巧方可让魂钟震响!

    然而,击打魂钟,却不是白白击打的,每一次,需要一千魂豆开启魂钟阵法,而若只让魂钟震响一次,只会掉落下相当于一百魂豆的宝物,震响两次,会掉落堪比五百魂豆的宝物,震响三次,才会掉落堪比一千魂豆的宝物!

    但一般的炼虚中期巅峰修者,全力之下,也就能将魂钟震响一次,就算是炼虚大圆满的修者,大多数,也只能将魂钟震响两次,极少数的天骄类炼虚大圆满修者可以将魂钟震响三次。

    而震响三次,不过相当于没有赚回了魂豆而已,虽然可以在其中了解一些对于神魂运用的技巧,但会让神魂受到不轻的损伤,大大减少可以在神魂界滞留的时间。

    所以说,在炼虚魂区,除了少数的绝代天骄每天会敲打魂钟以外,其他修者除非要比斗,否则很少来敲打魂钟!

    并且,不管是任何人,每天击打魂钟的次数也是有限的,每天只能敲打三次,三次过后,需要至少一个月之后,才可以敲打魂钟!

    “难怪这山百川这么有把握!”

    听了雷元虎诉说了一番之后,楚岩不禁说道。

    心中暗怪自己之前无意间说了自己是初入神魂界,否则对方也不会直接说出这比斗方式。

    “哼,知道就好,你绝对不是我表哥的对手,你就等着输吧!”

    常绿萱此时被捆着躺在飞舟之上。

    “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扒光了你,然后直接将你扔下去!”

    楚岩却是脸上带起一抹邪异之色说道。

    常绿萱一听,当即脸色惨白,身体下意识地朝后挪去。

    “刀兄弟,你可有把握能胜?”

    雷元虎不禁说道。

    “没有把握,不过想让我输,却也没那么容易!”

    楚岩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精芒。

    雷元虎看着楚岩的目光,若有所思,忽而,其看着前方说道:“刀兄弟,我们到了!那里好像有人在赌斗!”

    众人落入了魂钟谷。

    入眼之处,这魂钟谷内,最中心之处,有着一片方圆足有百丈的空地,这空地的最中心,建筑着一个巨大的阵台,这阵台之上阵纹密布,四周插着阵旗,以及诸多阵盘。

    这阵台的上空百丈高处,凭空悬着一口巨钟,此种足有十丈之高,竟是完全石头制成的,是一口石钟,其上也没有图纹刻画,暗淡无光,死气沉沉。

    此刻,那阵台之旁,站着两方人,很显然,处于对峙之中。

    其中一方,不过三人,脸上均是带着暴怒之色。

    “怎么是他们俩?”

    楚岩一看,不禁有些惊讶,这两人,竟是万凌风和柳擎天。

    而两人身旁,还有一名样貌看起来二十五六岁上下的素颜女子,其也是身着东灵盟的道袍,很显然是东灵盟之人。

    “兄弟认识他们?”

    雷元虎见楚岩这般模样,当即说道。

    “我曾经是东灵盟之人,不过已经脱离了,如今只是一介散修!!”

    楚岩淡淡说道,他本来就想与东灵盟的修者交代一番,这般却正好有了机会。

    雷元虎一听,心中一喜说道:“竟有此事,不知刀兄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雷族,若是道友加入我雷族……”

    “呵呵,雷兄,眼前之事……”

    “哈哈,你看我这脑子,比斗之后再说,再说!”

    雷元虎一听,哈哈一笑。

    楚岩不禁看向另一方人,有五六人,身着血衣,一个个脸上带着倨傲之色。

    “冤家路窄啊!”

    楚岩心中不禁暗道,这血衣修者,不用说,正是血族之人了。

    此刻,围观之人,已经不少!

    山百川有心让这些人让开,不过看到有血族修者,便是闭上了嘴巴,只能耐心等待。

    “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么就以魂钟比斗,要么就交出魂兽,如果你们都不选择,我们就硬抢了!”

    那五六血族修者之中,一名长脸修者居高临下的语气道。

    “我宗门三人,围杀足足三个时辰才将此魂兽几乎杀死,你们来了就要硬抢,我们不与你们争斗,你们足足追了我等地三百里,未免太过逼人了吧!”

    万凌风脸上带着冰寒之意说道。

    “逼人?我们赶到的时候你们可还没杀死,我们血族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再说,我们说硬抢了吗?我不是给你机会魂钟比斗了吗?只要你们胜了,东西你们拿去,我再给你们一万魂豆,若是你们输了,就交出魂兽,再给我们一万魂豆!”

    那长脸血族修者,淡淡说道。

    “血族之人,就如此嚣张吗?我东灵盟,也不是软柿子!”

    柳擎天此刻,也是一脸寒霜,站了出来。

    “哦?不是软柿子?呵呵,那就比呗,不比,我们就要直接动手了!”

    那长脸修者再次嘲讽道。

    “那是血族核心弟子,是血族十大天骄中排名第十的马猛!”

    “竟然是他,传闻其神魂之力最近达到炼虚大圆满,实力十分之强!”

    “这东灵盟的修者,可是要倒霉了!”

    ……

    周围围观众人纷纷说道。

    “我等围杀魂兽,神魂之力已经耗费大半,这个时候敲打魂钟,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对手,若是要抢,直接明说便是,何做这小人姿态!”

    那素颜女子,脸上有些发白,当即冷声一语。

    “师姐!”

    柳擎天和万凌风直接说道。

    “不用怕,你们先回宗门去,莫要与这小人拼斗伤了神魂,师姐在此,我东灵盟的名誉不会遭到任何人玷污!”

    那素颜女子对柳擎天和万凌风说到。

    “不,师姐,要走一起走!”

    万凌风当即也是咬牙说道。

    “对,虽然我们还不是核心弟子,但也愿意陪师姐一战!”

    柳擎天也是说道。

    长脸血族修者冷笑:“呵呵,宗门情深啊,看来,当真要动手了……”

    “很久不见,血族之人,还是这般龌龊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