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行逆天

/

第九卷 我心茫然第744章 好为人师

    黄念祖与门下众人联手接下抱缺一击后,黄念祖感受到了抱缺的强大的威胁。www.hwxz.com黄念祖一向只听闻家中长辈道是中央大陆修真界法诀高深莫测,非黄家修者可敌,接了抱缺真人一道法诀,黄念祖已经完全信了。他此时也更不敢大意,听抱缺问他们是那派的,黄念祖一边戒备着,一面答道:“紫堇王国修真世家太上长老黄念祖,无名小卒,想来抱缺长老也未曾听说过吧。”

    抱残、抱缺二位长老是天隐宗地位十分尊崇的太上长老,即使是天隐宗门主风破天也一向对他们礼遇有加,这才造成了二人不可一世的性格。此时闻听眼下接了他一记法诀的这些修者只紫堇王国世家方家,抱缺首先就是不信,紫堇王国一个小小的修真世家方家就有如此的实力?世家能拥有十三个元婴高手?这可能吗?

    不信之余,抱缺真人也更怒了:“好胆。”

    斥责完黄念祖,抱缺弹指又挥出一道法诀来。

    愤怒之余,抱缺灵力急运再掐一诀,随着他一弹指法诀再次应手飞出,就又有一道长约十余丈长黄色匹练般的刃芒,一闪之下,向着刚答话的黄念祖处疾斩而出。

    “噗嗤”

    只一声轻响,黄色匹练般的刃芒犀利之极的将黄念祖手上托着的巨大的骨鞭状法器轻易的被一斩两截。

    匹练般的刃芒势头仍是不停,接着向黄念祖当头斩落。

    黄念祖与抱缺功力差相仿佛,他与抱缺差的只是功法法诀。

    黄念祖也不是这般轻易的就能被击败的。

    骨鞭状法器与刃状匹练一交被斩断后,黄念祖口中却一阵阵雷鸣般的巨吼传出,这一声直震的附近天空都嗡嗡作响起来。

    “洪……”

    黄念祖迎着刃状喷出一道黄色匹练就吼声震天的喷出了一道本命元气来。

    黄色匹练被剧吼声一震之下,如同实物般的轻轻一荡。就折身返回到抱缺身边。,见此情景,抱缺却冷笑一声:“不错。还有一手绝活啊,只是不知道你还有多少本命元气可用?”

    说着。www.hwxz.com抱缺才轻轻的在倒飞而回的黄色匹练上轻轻一抚,黄色匹练般的刃芒就散入他手中不见了。

    接着,抱缺再次挥指弹出,又是毫不犹豫的反手一斩,出手再一道数十丈长长的黄色匹练状刃芒飞斩向黄念祖。

    饶是元婴顶期高手修为精深,本命元气又能有多少?

    脸色微黑了些的黄念祖这次也早有了准备,抱缺一斩又至,黄念祖手中也有一颗颗珠子不断向匹练状刃芒投去。这些珠子迎向匹练刃芒后才纷纷一涨。一股股黑色光霞自骨珠中一喷而出。

    数十丈的匹练刃芒一斩到黑色光霞之上,就发出金属交擦般的尖鸣声来。

    这一斩虽然还是破开了大部分黑珠,但刃芒最终在离黄念祖近在咫尺的地方,就被骨珠化为了无形。

    骨珠一出手方天就看了出来,骨球生霞,金光暴身,这分明是妖术“混金霞光生灭术”。

    黄念祖的法器骨珠中竟然有妖术“混金霞光生灭术”的影子,而黄念祖还能动用这种藏有妖术的骨珠,当然是因为他的法诀功法中竟然融合了妖术法诀在其中了。这个发现让方天也不由暗自点起头来。黄家弟子们有此法诀傍身,倒也算是勉强可以开宗立派了。

    被挡住了两斩的抱缺真人虽然已经占尽了上风。被无名小辈挡住自己的法诀抱缺真人不以为荣,反仍觉得自己是失了面子了。刃芒被挡下,才见抱缺面色一狞。他口中也大喝大声,在右手手臂一挥之下,他身前就有一只灰蒙蒙拳头一击而出。

    这个拳头凌空挥出在脱手击出的刹那间,就如气球般的一下膨胀起来。

    飞入五行盘前,这一拳就足足变得比原先要大了五六十倍的样子。

    此拳飞快的击向黄念祖头顶之时,再轻轻一晃,就轰然爆裂开来。

    随后一轮深黄色的光晕就浮现在了黄念祖身前,光晕中散发出一圈圈波浪状可怕波纹,直向黄念祖漫延而来。

    方天早就看出来了。抱缺真人的这一拳黄念祖是万万接不下了。如果要硬接,黄念祖最少也是轻伤败退。

    一直站在旁边替黄念祖掠阵的祖琛也蹙眉轻哼了一声道:“抱缺老儿。主人还没有出来,你这是着什么急呢?”

    说话功夫。祖琛也扬手,不见掐诀,祖琛挥手处,就有一团团刺目的剑尖出现在祖琛掌缘。看上去,就如同祖琛的右手上生出了百十根剑指一般。剑指一出手,就硬生生撕裂了一团团拳头暴开的飓风。更多更密集的一道道清秀的剑也在剑指一挥,凭空显露而出。同时还有一股惊人的燥热气息冲天而起,连附近五行门中所下那层五行轮封灵禁制都在祖琛剑指的这一冲之下,微微晃动起来,似乎难以禁受祖琛的剑指的力道。

    在拳剑轰鸣声中,抱缺的狂笑声却自高空上传了下来:“我就知道祖琛前辈忍不住要出手的,抱缺也正想向祖前辈讨教几手呢。”

    抱缺连续出手三诀,在被黄念祖接下两式没能伤得了黄念祖之后,抱缺心里很不满的出手一式狠似一式。此时在被祖琛挥剑指轻松的挡下了,抱缺真人却觉得自己反而是甚有面子。

    主持着五行盘的真非真人见五行盘都被祖琛轻轻一剑就击得晃动起来,他老脸上也是一红。真非真人暗自咬牙,挥手又是一片光霞狂卷而出,一下没入到了五彩光幕之中。随着真非的全力出手护持,五行门原本晃动的禁制在一闪之下,再次纹丝不动了。

    出手两斩一拳,这威力至大的一拳被祖琛挥剑指挡住后,抱缺真人却也束手不攻了。抱缺真人还抽空回头看了下前山大殿,他的灵识过处,抱缺就看见,他的师兄抱残真人仍是不动声色的盘坐于地。这一眼之后,跟随抱残数百年的抱缺就知道了师兄的心意。抱缺与祖琛试探性的交手一击,抱残真人仍自稳如泰山,显然是胸有成竹,可见抱残真人绝对是可以敌得过眼前这位深不可测的祖琛真人的。

    师兄的毫不动容,让抱缺真人顿时也是心下大定。

    无视祖琛的指斥,抱缺停手之后再次喊声如雷动般的叫道:“肖正我,快快出来见我。”

    祖琛挺身挡在黄念祖之前,方天这时也才蹙眉向黄念祖处看过去。

    只接了两击就落败的黄念祖也正带着点羞愧与尴尬向方天看过来,方天对着黄念祖安慰的点了点头,才笑着问道:“黄长老,你没有事吧?”

    “门主放心,咳咳,没事,没事。就是祖琛不出手帮忙,抱缺的这一拳也伤不了我的。”

    黄念祖这话倒也不假,可他这话里的意思却也同样明显,他最多只能再接这一拳,就无力再出手了。看来同样是元婴顶期,修真大派弟子是要胜过他们这些散修的。

    见方天仍蹙眉,似是若有所思,黄念祖稍向方天靠过去几步,悄声的问道:“门主你有什么想法么?”

    方天一脸难色的打量了黄念祖一眼,才小声说道:“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看方天一脸难色,似乎这话很难出口,黄念祖心里也有些不喜了:“即然我黄念祖进了方家,有什么事情方门主尽管吩咐,莫非门主还信不过我黄家的忠诚么?”

    “那我说了黄长老可不要生气啊。”

    “门主尽管说好了。”

    “这个,我想问一下,黄长老你可愿跟我学点我自创的一些不入门的小功法啊?”

    方天自创的功法“大自在功”黄长老等元婴高手是已经无法学习的了,这个功法也只有黄家的后人,那些未至金丹的修者才能习得。

    然而黄家一门上下,是在方天的心血之下培育了万年的。

    虽然这滴心血已经离开方天的本体达万年之久,可方天自幼打底的最根本的“锻体术”要诀却是深蕴其中。

    再根据黄家的人能学得一点妖术判断,在“锻体术”的潜移默化之下,黄家人的血脉也绝不止只有修真天赋的。

    所以方天相信,黄家人是可以学得他的六式“破识焚念错乱手”。再以黄念祖如今的功力,只要他肯学,现学现用怕也是可以勉强做到。

    有了这个想法,好为人师的方天也不免想到了要现场教上黄念祖几手,以期能让黄念祖战力更上层楼。

    否则空有这么好的帮手,发挥不了作用,那岂不是浪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