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简惜修仙

/

第522章 就这样结束了

    简惜自己也知道,她除了占了灵根属性的便宜之外,还借了功法的便利,她的‘混沌诀’那可是仙人们都眼谗的功法啊!混沌灵根与《混沌诀》十分匹配,再加上几乎没有瓶颈的存在,也就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果。『雅*文*言*情*首*发』

    还有,那无名神功法的强大,还有那莫名其妙的可推衍的能力,让她即使修习丹道和阵道之时,也是极少有瓶颈存在。

    一路顺畅,而且是极为顺畅,她还那么勤奋,这样的修行成果也应该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所有这些因素,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是她最大秘密之一了,还有就是惜缘星的存在了,通过今天娄叔桓的只言片语,简惜也揣摩出来,那小世界,肯定是连飞升的仙人们都要觊觎的宝物了,那么,保守这个秘密更加是重中之重了。

    迷宫到底有什么好处?简惜还没有时间仔细去研究,可是却知道一个现在用得着的用处,那就是……她可以现在就看到所有进入迷宫之人的情况,心中默念着刚刚学会的法诀,十几秒钟后,四圈圆形的墙壁上如同一个环形的荧幕,分出了十几个境头,每格境头上都有一个场景,简惜很快找到了她想要看到的人。

    简南,此时已经身处在一片迷雾之中,找不到出路,他只能盘膝坐在原地,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在想些什么,还是怎么样,不过看他面容平静,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吧!

    这里是墨云,他此刻居然在地下穿行,方向应该是龙灵脉,可是距离却是有些远。只是……难道他也感觉到了龙灵脉的不一样了?

    龙灵脉,其实只是迷宫之下的灵脉之一,这处迷宫之下。一共是三处灵脉,简惜收了一条。还有两条,而墨云看样子离简惜收取的那条龙灵脉相对来说并不算远,要不然他不能这么有目的性地往这边来。

    可是龙灵脉已经被简惜收取了,他又是怎么感应到的呢?

    简惜看他的样子,也知道没什么事情。那么新禹呢?

    咦?新禹居然和人打起来了,新禹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元婴期大圆满,年轻人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了,只是眼下的情况并不好。www.hwxz.com和他打斗的居然是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简惜只看她那媚到骨头里面的样子便已经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了。

    那个男人,也是一脸桃花样,只是女人元婴后期,而男人则是出窍初期的修为了,虽然那女人并未出全力,简惜手指冲着那块荧幕划出几个法诀后,那块荧幕已经出现了声音。

    “这位小哥。不如你就从了姐姐吧,姐姐马上就让他住手,跟着姐姐不会小哥吃亏的……”淫词浪语让新禹面红耳赤。本来就勉强支撑的攻式,此时更见凌乱,那男人冷笑着手下的攻击更加凌厉,他也没想到,这个比自己弱上一筹的男子,居然在自己手底下支持了这么久,这还是有花娘言语骚扰的情况下。

    新禹这时连羞带气的,脸色通红,大喝着:“贱人。给我住嘴”,话音未落。一条冰龙已经袭卷向了那个叫什么花娘的。

    两人的修为有着一小阶之差,新禹含怒一击。用尽了全力,冰龙吐出一口硕大的龙息冲向花娘,龙身盘旋之地温度极剧下降,花娘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开始僵硬起来。

    “相好的,快救我”花娘失声惊呼,那男人见状,也极忙转头打断新禹的攻击,一杆黑色长枪卷起阵阵黑烟扑向冰龙,那冰龙在黑烟之中翻滚挣扎,几息之间,便已经烟消去散了。

    新禹脸色苍白,看着男人和花娘得空又攻来的术法,不禁有些绝望,正打算拼死也拉个垫背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眩晕……

    而花娘和她的相好这时嘴角含着讥讽的笑意,打算一招结束了新禹的抵抗,却没想到新禹的人却凭空消失了。

    紧接着,灰蒙蒙的上空突然降下两道水桶粗细的紫雷,正正劈在了两人的脑袋上,随即两人在这紫雷之下,化为了飞灰,两个储物戒指掉落在地面上,也接着消失不见了,这地方马上安静下来,仿佛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

    却说新禹正当绝望地想拼死一战之时,却感到一阵晕眩,然后下一秒便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地方,而眼前正站着俏生生的简惜。

    “妈——”新禹喊完后,才后知后觉地四下看看,确认真的没人后,脸红了红,才恢复正常声音的大小说道:“我……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在哪里?”

    “新禹,你稍等一会儿,待会儿我再跟你们一起解释”简惜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居然变得这么丰神俊朗了,真不知道以后给她找个什么样儿的儿媳妇。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再一次转头看向了一处地方,那里正是她怎么也转不出去的那片美丽如画的地方。那里景色一切依旧,保是少了一棵巨树而已,还多了一个人。

    “妈妈?”不错,那是正是简心妍,此时的简心妍早已经恢复了修为,而且隐隐有了突破的迹像,可是却感觉到了灵气比之前好像淡了不少。

    而且这个地方,该死的怎么也出不去,她都转了那么久了,还是在这里兜兜转,她有些泄气。

    简惜看到的场景则是,碧绿的草地上,支着一个帐篷,此时的简心妍正在帐篷前支个烤炉,正在做烧烤,简惜理解,因为眼看着出也出不去,还静不下心来修炼,她若再不给自己找点儿事儿做,都能憋疯了。

    于是,下一秒,简心妍,连着她的帐篷和烧烤一同出现在了简惜和新禹的面前。

    简心妍一下子都懵了,站在那里,手上拿着个串着鸡翅的签子,愣愣地看着简惜和新禹,好几秒钟后,再擦擦眼睛,再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用那只没拿签子的手,还掐了掐自己的脸。

    “哟——好疼”简心妍把自己给掐疼了。

    “妈……你干嘛呢,怎么还掐自己”简惜高兴之余,还有些憋不住地乐,她可是头一次见到妈妈这个样子,很萌很萌地啊!

    “惜儿,真是你吗?”简心妍一下子抱住简惜,声音颤抖着问道。

    “妈,真是我,是惜儿”简惜温柔地答道,袁妈是她前世的妈,简心妍是她今生的妈,她们是一样爱她的,她也爱她们,此时她眼中一样是波光粼动。

    “哇——”简心妍一下子爆发了,哭得如同山洪爆发一样,简惜一边陪着掉眼泪,一边轻拍着如同孩子一样哭倒在她身上的简心妍。

    新禹在一旁看着,眼中也是泪光闪闪,同时还多了一些怪异感,面前这个女子是自己的妈妈,她同时还在管一个不是自己外婆的人叫妈妈。

    不过,看到简心妍对简惜这样的感情,他也从心底里把简心妍也当做是他的亲人了。

    “妈……惜儿,现在回来了,咱先不哭了好吗?祖爷爷还在那里没出来呢,我把祖爷爷也弄回来,好不好?”简惜劝了简心妍好半天,再加上提到了简南的事情,简心妍才算是抽抽答答地止住了哭声,松开了简惜,同时像是没听明白简惜的话。

    “你祖爷爷?他不是……”简心妍的意思,简南不是灵体吗?怎么会出来的?

    “祖爷爷现在已经有了一副好肉身,你等一下”简惜来到简南所在的那片浓雾之中,看到简南已经站起身来,正打仔细地在寻找着什么,简惜微微一笑,知道简南一定是找其中的破绽呢。

    简南在这片浓雾之中已经耽搁了不少日子,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离开的破绽,但是他还是契而不舍地坚持着,这不,休息了一会儿后,又开始研究寻找起来。

    只是……“这……惜儿,妍儿,新禹,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儿?”饶是简南人老成精,见多识广,此时也还是摸不着头脑。

    “祖爷爷,我妈她也来这里历炼来了,真好,要不然,我还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妈妈呢,不过,先等会儿,我把墨云和姗姗姐也弄出来,我先把大家换个地方,这里有点儿挤啊!”简惜只用了两秒钟的时间,就把大家转移了,新房间有处传送阵,面积也不小,离那圆柱形的控制中心并不远,不过暂时对他们来说也是全封闭的,简惜也交待了他们对外人要的说辞。

    简惜看看他们都离开了这里,视线又挪到了荧幕之上,“咦,那不是邵延勇,单灵根,果然是厉害,不过,他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啊!”简惜看到了一幕,让她都没有想的时间便做了,邵延勇后背插了一剑,他很意外地转头看向后面,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意外。

    下一秒,邵延勇已经出现在了新禹等人的面前,不过他的眼神还没有从之前的状态恢复过来,再加传送之时的眩晕,邵延勇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已经昏倒在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