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巫师生活录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装醉

    “不,我是中医学院的授课老师。『雅*文*言*情*首*发』”夏云杰笑着回答。

    关于老师的身份,夏云杰不会特意拿出来说却也不会故意隐瞒。

    “哈哈,授课老师?你是中医学院的授课老师?小夏你还真爱开玩笑,你今天才多少岁呀?”孔明亮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就不准云杰有点理想有点追求吗?现在不是并不表示将来也不是。”帅真也一直有这种先入为主的认定,不过见孔明亮笑话夏云杰,她却忍不住反驳道。

    “就是难道你以后就一直只是当个住院医生吗?”司徒卿跟着白眼道,顺道还狠狠掐了他一下。

    任可儿和齐玉茹虽然没说什么,不过却也都朝孔明亮抛去了白眼,显然对于孔明亮取笑夏云杰,她们都很不满。

    “那当然不是,那当然不是。”孔明亮见引起四个女人的“共愤”,慌忙讪讪地赔笑道,只是心里却难免有些嫉妒夏云杰。

    夏云杰对于孔明亮取笑倒也没往心里去,见四个女人都为自己说话,笑着举起杯子对孔明亮说道:“孔医生,住院医生到主治医生可要好几年,我这里先预祝你早日晋升为主治医生。”

    “呵呵,先谢啦。不过,说句心里话,不管是教学秘书还是政治辅导员总归不是长远的职业,我建议你还是应该趁现在的职业之便,跟哪个老师读个研究生,到时候再争取往讲师这个职业转。呵呵,到时那就是真正的大学老师,高级知识分子,那可就牛逼了”孔明亮笑着跟夏云杰碰了下杯道。

    “这还像句人话。”帅真白了孔明亮一眼道。

    说完帅真转向夏云杰,一脸认真道:“云杰,孔医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你反正年轻,就多花点心思看点书,趁着现在的职业之便跟哪位老师处好关系,到时跟他读个研,到时毕业出来,那你可就是我们中间学历最高的牛人了。『雅*文*言*情*首*发』

    夏云杰知道自己这时如果说自己其实已经是副教授,帅真等人肯定是不相信,只好不置可否地笑笑,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不过心里还是感觉挺暖烘烘的。

    读研也无非只是随口聊起,众人自然不会非要逼夏云杰马上下决心表态什么,见他笑笑,也就转了话题。

    六个年轻人边吃边喝边聊倒是开心,不过因为帅真等人总想着要把夏云杰喝趴下一次,所以喝酒难免猛了点。尤其那个孔明亮急于表现,更是像个急先锋一样,一杯接一杯地跟夏云杰喝。

    很快,帅真等人都微微有了醉意,膀胱也连连告急,接二连三地出包厢上洗手间,唯有夏云杰依旧浑然没事一般

    “咦,奇怪,这帅真怎么去洗手间这么久还没回来,不会喝多了找不到地方了吧?”包厢里,司徒卿见帅真去上厕所老半天还没回来,皱着眉头担心道。

    “你还是担心你那个孔医生吧,我看他刚才出门都是摇摇晃晃的。”任可儿说道。

    “就是,还自称是人民医院喝酒第一人。战斗这才刚开始呢,就已经去了三趟洗手间了。”齐玉茹跟着说道。

    “这能怪孔明亮吗?”司徒卿不服气道。

    “不怪孔明亮那怪谁?怪我们吗?”齐玉茹反问道。

    “当然怪夏云杰啦,他根本就是个变态,根本就是个酒缸喝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司徒卿说道。

    任可儿和齐玉茹闻言微微一怔,随即都抿嘴吃吃笑了起来,媚眼却是一个劲地冲夏云杰抛去白眼。

    显然她们是完全认同司徒卿的话。

    “这能怪我吗?是你们非要找我喝酒的,其实我是不喜欢喝酒的。”夏云杰见三个女人纷纷冲他抛白眼,而且还说他变态,不禁哭笑不得道。

    “当然怪你啦,你就不会假装喝醉一次吗?”三个女人再次白眼道。

    “呃……”夏云杰闻言一阵错愕,好一会儿突然意会过来跟女人是没道理可讲的,想了想,突然摇摇晃晃地起身道:“先失陪一下。”

    “你于嘛?”任可儿三人好奇地看着夏云杰问道。

    “有点喝多了”夏云杰摇晃着,口齿不清地说道。

    “你喝多了?”任可儿三人闻言都愣住了,好一会儿突然“咯咯”爆出了开心的笑声纷纷起身道:“看来是真喝多了,连脚都站不稳,还是我们陪你一起去吧,省得你也跟帅真一样找不到包厢。”

    说着三个女人竟然都纷纷走到夏云杰身边,搀扶的,挽手的,搭手的全都有,反正非常夸张。

    虽然说夏云杰对任可儿三人一点想法都没有,可也架不住三个青春女子如此贴身“纠缠”,一下子便撑红了脸,急忙躲开道:“没那么夸张吧。”

    “就知道你是装的,拜托,要装也装得稍微像一点嘛一点职业素质都没有。”司徒卿等人见夏云杰“原形毕露”,纷纷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得意地指着他白眼道。

    说完,三人却又都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甚至笑到后面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显然欺负夏云杰让她们感觉很开心,很过瘾。

    夏云杰见三人笑得花枝乱颤,也只能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好一会儿才道:“好了,好了,我再接再厉,等会一定装得像一点,现在我真要出去看看了,帅真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似乎真有点不对劲。”

    司徒卿三人闻言再次齐齐白了夏云杰一眼,然后簇拥着他道:“我们也出去看看,省得你趁帅真喝多了,占她便宜。”

    “喂,你们讲话稍微注意一点好吗?我像是那样的人吗?”夏云杰闻言没好气道。

    “你们男人不都一样吗?除非你不是男人”司徒卿三人不假思索地反驳道。

    夏云杰看着三人一阵无语,最终还是摇摇头只管自己往外走去,他现在才明白跟三个女人斗嘴,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啊

    见夏云杰无语以对,三人再一次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纷纷追上去,笑道:“开玩笑的啦,我们都知道你是好男人,跟其他男人不一样,要不然我们四个女人也不会经常找你玩啊。”

    “你们这是打一棒子给一个枣吗?”夏云杰没好气道。

    “咯咯”三个女人笑着白了夏云杰一眼道:“于嘛?不行吗?”

    “行,行,当然行。”夏云杰急忙道。

    说完急忙一个闪身出了包厢,实在是三个女人把胸部挺得高高,咄咄逼人的架势,让他不敢招惹。

    司徒卿三人见状又是一阵笑,紧跟着也出了包厢。

    “你必须给我马上向金先生道歉”过道里,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子,颐指气使,高高在上地对帅真说道。

    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年纪大概五十岁不到一些的男子,此时他正脸色难看地拿着两个竹筒酒,其中一瓶明显洒出了不少酒水,连他衣服上面都有酒渍,在空气中散着酒精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