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嫁狼不嫁郎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伏诛与救命

    “可是那太子殿下不是去边关增援的吗?也许没那么多功夫追究我们哪?”年轻男子抱着侥幸的心理说道。www.hwxz.com

    余掌柜反驳着:“太子殿下并不是什么好想与的人,还记得前些年蒋御史满门抄斩的事儿吗?”

    这话一出,几人都不说话了,前也是死,后也是死,往前,还可以一搏!

    这时,余掌柜又说话了:“别这么悲观,你们看大夫夫妇,没有真本事的人,可不会如此闲情逸志,况且在城里,我们可都是见过他们本事的。”

    一人仍然有着疑虑:“可是看病冶人的本事真的能与千军万马相较吗?”双拳还难敌四腿,容不得他不多想。

    其实以其他几人的想法是早点远离这是非之地为好,可是不知道那夫妇二人到底是抽什么风,偏要往那是非中间凑过去。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一幕,李瑶与卓文清在前面悠悠哉哉的骑行着,四人苦瓜着脸嘀嘀咕咕在后面跟着,间或着一二声叹息,但偏偏他们又不能反驳反对。

    “好了,你们便在这里等着罢!”不多久,四人听到了对他们而言可谓天籁的声音,因为此时,他们已经能看见不远处驻扎的大军了,还能细细碎碎的听见些许嘈杂的声音。

    于是,四人并着六匹马,迅速的找了一个他们自认为安全的地儿,悄悄的躲了起来,这可是晚上,而且即将上演一场刺杀的戏码,刀剑无眼哪,他们可不想就这样死得个不明不白的。

    末了,那年轻男子大着胆子问了李瑶一句话:“大夫大人,这,这,嗯,我们可否用套子将您的爱狗套上嘴,我,我怕它嗯,到时候兴奋,然后,嗯叫唤起来。www.hwxz.com

    结结巴巴的说完这话,那年轻男子涨得一张脸通红,奈何其他三人仗着年纪大了,愣是让他出头说这话,所以无奈之下,事关性命,他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说了这话。

    李瑶先是一愣,而后扯了扯嘴角:“不用了,小黑跟着我们。”

    说实在的,让小黑跟着这四个怎么看怎么有点不靠谱的人,她还有些不放心呢,况且小黑又岂能与一般的狗相较?它机智灵敏,而且懂得审时度势,根本就不会乱叫唤,想当初大帐中的那场刺杀它表现得可出色了。

    “汪汪!汪汪汪!”小黑低吼了几声,充分的显示出了自己对四人的不屑之心,嗯,愚蠢的二脚人类!

    装着没有看见四人大松一口气的模样,李瑶与卓文清交待了他们各自小心之后,便瞬间消失在了四人的眼前,让四人目瞪口呆的同时又惊叹不已,同时心里也更加的笃定了他们的决定没有错。

    再说李瑶与卓文清,他二人的打算就是作壁上观,寻一处好地儿,只等着双方一厮杀了起来,跟在后面救命就好了。

    “那些人武功不错。”李瑶看着底下的一张血腥屠杀,五皇子的人个个以一敌十,那太子的人就像是一盘散沙一样的溃散,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慨。

    卓文清却只是说道:“你看那些人,他们是拼着命的要完成任务,他们所使出来的功夫已是平日里的几倍。”

    李瑶额头上冒出了一串儿的问号。

    “他们是服了药物,还记得最初我们住过的那个村庄里的流匪吗?他们所用的东西与这里的人如出一辙。”

    李瑶惊讶:“你是说,他们是一伙儿的?”可是当时她明明没有从那些人的脑袋里搜出有关于五皇子的事啊!

    卓文清摇头:“还记得他们那些财物上官府的印记吗?”

    这样一说,李瑶瞬间就明悟了,也许当时勿忙之下她搜的那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喽啰,所以才会没有五皇子的信息,可惜当时情绪太过于激动,还没来得及搜寻那个老大就让他命丧黄泉了。

    所以:“这五皇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嗯,届时吊着这些人的命就好了,不用将他们完全的治好。”

    是的,只需要将他们的命给救回来就好,不需要将武功啊什么的也保住 ,这样这天下的老百姓也可以少受些难了。

    脑海之中叮叮的提示救人的声音响个不停,李瑶拍了拍卓文甭揽着她的手臂道:“上工了!”

    于是,一棵笔直的树顶上,飘然而下二个人影,谁也没有注意到。

    “先救这人!”纤手一指,二人便落到了地上一个受了重伤性命垂危的人身旁。

    他总共受了四刀,二刀在腹部,二刀在腿上,嘴里鲜血吐个不停,眼睛里的光亮也开始缓缓散去,李瑶迅速的将一枚药丸给丢进了他的嘴里。

    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毕竟这样一粒药丸,没个百十两银子,是买不到的,毕竟这东西一入口,就是吊命的存在啊,比那什么老人参好哪儿去了!

    “这里!”

    。。。。。。。

    “那里!”

    。。。。。。。。。。。

    “还有那边!”

    。。。。。。。。。。。。。。

    于是,这边上演着生死打斗,那边进行着人命救治,据后面那些成功的奇迹般的生还了的人回忆,他们在死前都曾看见了一身白衣的菩萨,他们的命,都是菩萨救回来的!

    “大夫大人!”

    “大夫大人!”

    余掌柜四人看着一身是血的回来的二人,心都快被吓破颤了,那身的血腥味儿,这是杀了多少人才有的啊!

    李瑶看了四人一眼,轻轻的笑了笑:“呵呵,等到了下一个城镇,我们分道扬镳吧!”

    这一路上,其实并不需要多余的人来照看他们二人的吃住。

    几人脸色一变,颤抖着准备问个究竟,李瑶先截了话头:“太子已死,所以你们不用再害怕被抓回去了,也不必东躲西藏。”

    于是,几人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奇怪了,李瑶忍不住一扯嘴角:“不是我们杀的,是那些人。而且,作为大夫,我们仅仅是去救人性命罢了,好了,多的也不给你们说了,你们知道得越少越好,现在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

    几人面面相觑,真的只是去救人吗?怎么看这气势怎么都不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