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第一章

    「我绝对不同意!」

    一个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在会议桌的首位炸开。

    早晨八点钟,阳光洒进「鹰翼集团」总部大楼的会议室。

    姑且不论那个掌握大局的男人神情有多么严酷,也暂时忽略惹火他后下场会怎样惨不忍睹,让咱们先看看眼前的一切,深呼吸,用嗅觉去品味──

    这,绝对是个超级豪华的「早餐」会报!

    会议桌旁,宽敞的走道上有好几辆加温中的银色推餐车。

    五星级的早点才刚做好送到,软软香香的煎蛋、酥酥脆脆的培根、香甜可口的*火腿,扎实软嫩的英式烤牛肉,不断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新鲜出炉的面包搁在烤盘上,冒着「吃我、快来吃我!」的腾腾热气。

    还有Espresso高温喷进瓷杯的香氛,勾引每个人肚子里的咖啡虫。

    另一边冰台上,另有产地直送的北海道鲜乳、加拿大熏鲑鱼、纽西兰樱桃,生菜沙拉与美味的洋芋泥,都不停地在刺激大伙儿分泌唾液。

    「早餐」会报的福利,不但让这帮人视「早起」为快乐的泉源,菜色之丰富,更让人食指大动。

    只可惜,才提了个行销企画案,每个人的食指就被吼得软趴趴,先缩起来备而不用。

    坐在首位,身为「鹰翼集团」总裁的巩天翼站起身,扯松领带,双掌扠在腰后,仰起头,一双傲人的长腿踱过来、踱过去。

    他倏地打住,愠恼地扬起浓眉。「这个企画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所有该签的约……都签好了。」他的弟弟巩擎海视死如归地说道。

    「签下这么重要的合约,为什么没有事先知会我一声?」鹰目梭巡了面前四张熟面孔一圈。

    「鹰翼集团」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内跃居首屈一指的商业帝国,除了巩天翼本身极具经商才华外,眼前四位部属更是他的得力助手。

    然而,他们不只是部属,更是他的手足、朋友。他的脾气,这四个人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主掌行销事务,用皮带束起长发的美男子谷丰城开口问:「如果事先知会你,这件事有转圜的空间吗?」

    「当然没有!」他斩钉截铁地回答。

    负责安全部门,淡漠冷傲、讳莫如深的男人辛烈挑起了眉。

    「那又何必知会你?」

    「身为资讯工程部门的总工程师,我也赞同他们的做法。」一个土里土气的男人推了推黑色镜框,一双炯眸在镜片后闪啊闪。「信息科技日新月异,一样新产品上市不久,类似的产品就会跟着满天飞。既然『超卓NB』的客层锁定白领阶级,白领阶级的偶像多半是社会成功人士,拿你当作号召也未尝不可。」

    「超卓NB」,Notebook,笔记型计算机是也,正是未来一年「鹰翼集团」主打的信息商品。

    巩擎海投去一个感激的眼光。谢谢你啊!不怕死的耿鸿,耿大哥。

    「是呀!大哥,你教过我,想在商场上致胜,就必须要有出奇之道。」

    一记铁拳重重捶在桌上,玻璃水杯震跳起来,大片水渍跃上桌面。

    「你所能想到的『出奇之道』就是把我的底卖掉?」他开始怀疑,当初把刚念完MBA的小弟拴在身边当特别助理,是不是做错了?

    或者应该问,他是不是搬了块砖头砸自己的脚?

    「哪有?」巩擎海喊冤。

    谷丰城噙着笑意,专精行销、独卖口才的他,不疾不徐地解围。

    「外界都在揣测,『鹰翼集团』的总裁是何许人也,如何在短短几年内成为一方商业霸主。」他夸张地叹了口气。「『十大黄金镶钻单身汉』、『前景最看俏的商场新贵』……类似的头衔你不只抱回一个,还连年蝉联。总裁有这么优的形象,『超卓NB』何必找明星代言?你比他们更有说服力!」

    耿鸿点头强调。「是你说过,『超卓NB』的企画绝对不能失败。」

    听到这里,巩天翼不怒反笑,只是笑得冷森森,让人有点怕怕的就是了。

    「照这么说来,下次我提到『绝对不能失败』的企画案,不就要我穿*丁字裤出去招摇了?」居然要他拋头露面,他们是想找死吗?

    一直保持沈默的辛烈终于没了耐性。

    「你直接说你到底在不满什么好了?」他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

    巩天翼顿了顿,有些咬牙切齿,还有些老羞成怒,连耳根都红了。

    「我痛恨媒体,而你们居然跟出版社签约,叫女记者来撰写我的前半生?」他翻脸了。「女记者?哼!」

    在场四个人同时憋住笑,气氛顿时轻松起来。

    「哎呀!这又让你想起『那件事』啦?」

    「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你大人有大量,就把它忘了吧!」

    「反正消息及时被封锁,没有外泄,你气个几年也够本了吧?」

    「你是总裁,开门做生意的,别老是对媒体不假辞色,没好处嘛!」

    「再说,做人难免会出糗,糗事如屁,放过就算了,别太在意。」

    巩天翼再笨,也听得出他的部属──朋友正在揶揄他。

    何况他向来不笨!但就算配备「自我解嘲」功能的人,也会有「慎入!内有地雷,炸死不赔」的私人领域。

    「那件事」就是超级地雷区,谁要是敢当面提起,保证能让他体会被炸得通体酥脆的感觉。

    「你们是在要求我配合一项我死都不会低头的行销企画。」严峻的面孔罩上一层寒霜。「如果你们想强按马头喝水,那总裁让你当总行了吧?」

    修长的食指,指向偷吃一口牛角面包的巩擎海。

    他吓得嘴巴开开,面包掉下来,其它的人下巴也都掉了一地。

    「总裁」……嗯!是个很重要的位置欸……这么轻易就让给别人当哦?

    「这就是我对这个企画的意见。」话落,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

    「大哥,等等!」巩擎海急得追出去表明心迹。

    呜呜!大哥是不是以为他在逼宫?是不是以为他想窜位?

    不是啊!不是这样的~~大哥!

    留在会议室的三个男人,这时却毫不客气地开始大啖美食。

    至于「总裁」给谁做?

    让他们兄弟俩去研究啦!反正到头来要收拾残局的又不是他们!

    巩天翼踏出高阶主管电梯。

    「鹰翼集团」从信息业起家,到目前为止,触角已经延伸到家电业、保全用品业与医学精密仪器业。每一次的扩张,都是精采出击。

    因为旗下所有的研发单位,都集中在同一栋总部大楼,所以每到一处,都有一道刷通行卡的程序,确实记录每个员工的进出状况。

    他所到达的四十二楼是「鹰翼集团」的核心行政区,他的办公室就在这里,闲杂人等一律上不了这儿。

    「总裁。」他的另一位得力助手,四十多岁的邰秘书交给他几张memo。

    他一边翻看,一边吩咐。「邰秘书,去把我办公室门上的名牌卸了。」

    嗄?这不是等于要拆掉门吗?她一头雾水。「那要换上什么?」

    「什么都不挂也无所谓。」巩天翼扬扬手上的纸条,进私人办公室。

    就在这时,电梯又「叮!」一声响起,巩擎海追了上来。

    「大哥,你再考虑一下!」他一路滑垒,终于在门关上前滑进去。

    巩天翼放下纸条,褪去西装外套,在橡木桌后坐下来。

    「不必考虑了,以后你当『总裁』,想怎么搞行销都行。」

    火候还不到家的巩擎海急了。「大哥,不要说得好象我在『逼宫』一样嘛!」

    「我这样说了吗?」他偏着头冷笑。

    当巩天翼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是身边的人需要把皮绷紧的时候了。

    「大哥!」他第一百零一次解释兼请求。「我们一致认为『超卓NB』搭配你的传记一起上市,一来可以造就话题性,二来有助于提升『超卓NB』的销售量,一举两得,不是很好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好了?」决策权是他分出去的,他不会无缘无故推翻自己的决定。「我只是不同意你们叫记者跟在我身边转。」

    多年前的那个「教训」,让他对这个圈子的人倒足了胃口。

    就在这时,邰秘书按了通话键进来。

    「特助,跟你约好时间的陶小姐人已经到了。」

    他苦着脸看了大哥一眼。「请她在楼下稍坐一会儿,我马上下去。」

    巩天翼怡然地顺口问:「邰秘书,名牌卸下来了没有?」

    「总裁?」邰秘书困惑极了。这对兄弟一早吃错了什么药?

    「从今天起,改叫我『总裁特助』。」他果断地按掉通话键。

    「大哥……」巩擎海哀求。「是你自己说这次的行销企画让我全权作主。」

    「我是这样说过,但我没说『我』也会任你作主。」

    「大哥!」

    「回到你的『总裁办公室』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总裁』了。」

    「大哥!」

    「还是『总裁』您比较希望我从基层干起?」他眯起眼睛,吃定了小弟对他既崇拜又不敢拂逆的心理,一声声「总裁」加重了他的罪恶感。

    「大哥!」

    「或者,『总裁』您比较希望我去扫厕所?」他作势起身。

    「不要啦!大哥。」巩擎海快要哭出来,怕大哥左一句「总裁」,右一句「总裁」会折他的福寿啊!「我……呃,我先出去好了。」

    知道小弟终会举手投降,巩天翼弯起唇角。

    「『总裁』,不送。」

    一个美丽的女人扬着短发,从艳阳下走向「鹰翼集团」前的广场。

    她走路的姿势充满了自信,也充满了活力。雪纺纱质的裙襬在腿间随着步伐的节奏像浪花般飘动,那袭淡橙色的裙装跟她的眼神一样,熠熠有神。

    任何人一眼看见她,都不会怀疑,这是一个有理想、有目标,而且元气旺旺的OL!

    她走向自动门,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喀喀踏响,就像夏日的风铃,带来轻畅的气息。

    看她一路笔直走来,正对着大门的接待小姐不由自主地打直腰板。

    「妳好。」她从口袋里取出证件,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眸与接待小姐对个正着。「我是『世界商业周刊』的记者,陶日绮。」

    听到她的头衔,接待小姐抖了两下。

    她她她……她没看到挂在大门口「谢绝采访」四个斗大的字吗?

    日绮像是没看到她在发抖似的。「我与贵公司的总裁、总裁特助,十点有约。」

    「请、请、请稍候。」接待小姐的表情明显变得惊慌。

    她敲动键盘,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讯息,不禁抽了口气,拿起内线电话低语几句。

    「是。」她放下电话,一脸释然。「陶小姐,我带你到接待室,稍候一会儿。」

    幸好啊……她还以为这位冒闯的女记者要被总裁撕来当早餐吃了呢!

    总裁讨厌记者这个「旧闻」,除非前几年定居在南极冰圈,不然不可能不知道,当然也没有人敢随便上门捋虎须,只除了眼前这一位。

    「没问题。」日绮笑了笑,仿佛早就料到不可能顺利会面。

    她被领到接待室,气定神闲地喝了杯咖啡,终于,当初与她接洽的巩擎海匆匆跑了进来。

    「陶小姐,不好意思,家兄他……」

    「总裁还是不愿意接受采访?」

    想起大哥的挖苦,他苦笑了下。

    「我会再劝劝他,今天可不可以请你先回去?」

    「好的。反正是贵集团聘我来撰稿,这半年,我的时间都是贵公司的。」

    她好脾气地站起来,包包一拎,准备离开。

    巩擎海反而有些楞住了。

    根据他的消息来源,这位陶小姐不可能就此放弃。

    除了撰稿能力强以外,这位笑容可掬的小姐素有「铁胆」之称。她手腕高超,可刚可柔,再难搞定的大人物,只要她出马,铁定乖乖接受采访。

    她是怎么做到的?至今仍是个谜。

    不过,也就因为她行,当她主动接洽,要为巩天翼撰写「企业人列传」时,他才会点头答应,想瞧瞧她能不能根治大哥的「媒体厌恶症」。

    果然不出他所料,陶日绮还没跨出一步,便停住动作,偏头想了两秒。

    「虽然还不能采访,但……我可以见一下总裁吗?」红唇弯弯地笑。

    「事实上,」巩擎海露出苦笑。「家兄刚刚发了顿脾气,已经把『总裁』这个位置推给我了。」

    杏眸里,精光一闪,随即又是甜甜的笑。

    「虽然您也非常优秀,但是这一回我要采访的对像是巩天翼先生。」

    「我知道。」心中一叹。

    「既然如此,我可以见他一面吗?」

    「他现在恐怕不适合见客。」「正牌总裁」爆怒中啊!

    「既然签下合约,要合作半年之久,我就不算客人,请勿见外。」

    她朝巩擎海露出一个非常温柔、温柔到会让人晕头转向的笑容。

    「请带路吧!」

    日绮半哄半押着巩擎海带她去领通行证等必要证件,确保之后自由出入的权利后,才跟着上楼。

    一路上,她都在微笑,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不要开玩笑了!要她现在才打退堂鼓,作梦!

    打从她进新闻系的那天起,就梦想有一天能够采访这位传奇人物。

    巩天翼,年纪轻轻,不到三十便创下了「鹰翼集团」。而这个集团的规模,竟足以与巩家世代相传的「雄狮集团」相抗衡!

    他是个富家子,极尽荣华富贵于一身,幼时定居日本,在美国完成学业,又是巩家的长子嫡孙,论排行、论本事,在「雄狮集团」的接班人选中,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但,就在他拿到MBA那一年,他发表了令人跌破眼镜的宣言。

    他放弃继承「雄狮集团」,决定出来打天下!

    本来呢!这种事不稀奇,以前别的有钱少爷也干过,不过,不到半年,尝了点世态炎凉,就乖乖回到家族体制内,从此当一只不会咬人也不会吠的狗。

    巩天翼偏偏不一样!

    他有的是精透的目光,快狠准的手段。三年!他只用三年的时间,就将「鹰翼集团」的版图勾勒出来。

    这么优的商场猛将,她当然要采访!

    但天不从人愿,几年前,一向与媒体友好的他,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谢绝了所有媒体人的追逐……更正,他变得痛恨媒体。

    更糟的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但她没有放弃过,用尽所有管道,终于找到机会能够名正言顺地访问他。

    她暗暗握紧拳头。这个机会,她绝不放弃!

    「叮!」电梯门在这瞬间打开,他们一脚踏入忙碌的办公区。

    「不必让我再次提醒你,总裁真的、真的很生气。」

    邰秘书走过来,附在巩擎海耳边说道,同时同情地看了日绮一眼。

    他懊恼地点点头,拍了拍手,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了过来。

    「各位,这位是『世界商业周刊』的记者,陶日绮小姐,她将会在这里工作半年,她的身分是……」宜人空调下,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上爆了出来。

    噢!可怜的男人,他看起来像是怕得要吐了。

    日绮站上前来,微笑地接续道:「总裁的随行记者,请多多指教。」

    转眼间,充满讨论声的办公区突然陷入一片静止。

    接着,是一片窃窃私语。

    「就是她要采访总裁?」

    「她难道不知道,总裁对媒体的态度很恶劣?」

    「我们是不是应该祝她好运?」

    「或许我们该将电梯固定在这一楼,以便她被总裁轰出去的时候,可以迅速逃走?」

    「请问,」日绮充耳不闻。「有谁可以带我到总裁办公室吗?」

    邰秘书是元老重臣,对于应付巩天翼脾气经验老到的她走上前来。

    「请跟我来。」她想了想。「你要不要在胸口先画个十字,请上帝保佑?」

    日绮耸耸肩,入境随俗,照着她的话去做。

    邰秘书敲了敲门,以最快的速度报告。「总裁,为你写传记的陶记者来了。」

    然后,她迅速把日绮一手「扫」进去,关上门,靠在门上喘气。

    上天保佑,那个漾着微笑,走进兽笼的小女人。

    巩天翼简直不敢相信,他手下的人居然反了!

    「邰秘书!」他低吼,真想拍烂橡木桌。

    「很抱歉,邰秘书早就开溜了。」日绮遗憾地说道。

    「滚出去。」他看着那个漂亮的小女人一步步走向他。虽然他火攻心头,她却仍是一脸笑意。「我叫你滚出去!」

    日绮在他桌前站定,像勇敢的斗士直接面对发狂的野兽,更像愚蠢的笨蛋,对露出獠牙的嗜血怪兽露出笑容,不知死期将至。

    「大总裁,我没有耳聋,你不用咆哮,只要像平常一样的音量,我都听得见。」

    他咬着牙,站起来睥睨她,目光充满了愤怒。

    「我叫你滚出去,立刻、马上、现在。」

    她耸耸肩,一脸无所谓。「你可以请警卫先到门外等着。」

    他瞇起眼睛,毫不容情地照做。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是气定神闲。

    通常这个时候他手下的员工早已逃之夭夭,但她却不慌不忙地拉开椅子,怡然坐下,还拂了一下耳边的短发,露出小巧的耳垂。

    俐落的发型完全衬出她鹅蛋般的小脸与灵黠的双眼。她个子不高,大概只到他的胸口,他随便出一拳都能把她钉进地底,但身段纤匀的她,却洋溢着一股过人的自信,即使她必须仰头才能对视他,却连一点娇弱的姿态都没有。

    这女人好象跟其它女人不太一样……废话,她当然不一样。

    她是狗仔队一族嘛!

    他对话筒懊恼地吼出一串命令,接着挂掉内线电话。

    她从包包里取出一叠厚厚的文件。

    「从现在起,为期六个月,我将是你的随行记者,要为你写一本企业人列传。」

    他恶声恶气。「我还没要死,那么早写做什么?」

    「现在不太流行厚重的人物传记。借着『超卓NB』的上市,我们可以谈谈这款商品的构思,以及你如何从无到有领导『鹰翼集团』在商界快速崛起。」

    听起来好象挺有内容的,不像只问他择偶条件、预计几岁成家等白烂问题……他看了她一眼,仍是没好气。

    「我已经把『总裁』的位置让给巩擎海了,你去隔壁找他讨论。」

    「不,合约书上写得清清楚楚。」她出示手中那本厚厚的合约书。「我要采访的对像是巩天翼先生你本人,跟你是不是总裁一点关系也没有。」

    好样的,他真的被卖得一乾二净了!

    「这份合约经由双方律师团磋商写成,令弟已经代表签约。」

    他嗤地一声。「毁约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不多,一亿。」日绮还是微笑。「而且只是台币。」

    「我签支票给你。」

    「好啊!」她的声音好轻快,好象来这趟就是冲着那一亿来的。

    这么容易解决?巩天翼眯起了眼。直觉告诉他,事情比他想象中更棘手,即使现在看起来「西线无战事」。

    日绮还是甜甜的笑。

    巩天翼几乎痛恨起她的笑容,那种跟他刚刚故意叫巩擎海「总裁」时一模一样的笑容,充满了讽刺、虚伪。

    「不过,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为商之道,首重『诚信』,允诺过人的事,绝不能片面毁约,而『鹰翼集团』一直把『信誉』看作生命,不是吗?」

    他从抽屉拿出支票本的动作陡地一僵。

    瞪着她的笑容,他必须咬着牙按捺满心的愤怒,才不至于用力甩上抽屉。

    这个女人来找他之前做过功课,他毫不怀疑她可以举出更多「巩语录」。

    他关上抽屉,力道轻巧得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既然你知道我以前说过的话,应该也知道我非常厌恶媒体吧!」

    「是。」

    「那你还来做什么?」

    「大总裁,你不可能自外于媒体的影响力。」

    她别有用意地看了看一旁的书报周刊,以及那台四十二吋的电浆电视。

    他按下通话键。「叫警卫马上进来!」

    只见她不慌不忙拿来一旁的「世界商业周刊」,从口袋中*出笔,迅速翻页,在几篇文章上打勾。

    「大总裁,接受我的采访并不是下地狱,你可以看看我的能耐,再决定你是不是真的想平白损失一亿台币,以及建立不易的商誉。」

    警卫走了进来,日绮对他们安抚性地一笑。

    「不用拉我,我会自己走出去。」

    她回过头,看着脸色阴沉的巩天翼,依旧笑得甜美可人。

    「大总裁,不必相送。」

    该死的女人,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震怒的时候还风姿绰约地踏出那扇门。

    「我明天再来。」她也对整个办公区的人挥手道再见,神情悠然得很。

    邰秘书跟巩擎海一左一右的偷偷观望。

    这位陶小姐不知道要害怕吗?

    巩天翼之所以成功得早,当然是因为他的铁血手腕,以及慑人的气势。难道那个小女人没有被他的冲天怒气吓坏吗?

    或者,她只是故作镇定,之后就赶着去庙里收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