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尾声

    一串热辣辣的吻在她的颈边印出「草莓项链」的图案。

    她嘟嘟囔囔,玉腿一踢,健壮的男躯立刻被踹到床底下。

    和煦的阳光从窗台洒了进来,单人*的俏人儿伸了个懒腰,眼儿眨了眨,翻过身去看被踢到床下的大男人。

    「早!」她懒洋洋地打招呼。

    巩天翼头昏脑涨地坐起来。「这是你第六十八次把我从*踢下来。」

    「对不起,大总裁,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习惯跟别人同床共枕。」就算后来*上来讨温存的也一样。

    「你会习惯跟我同床共枕。」他坚持道,并且决定结婚前,要买一张非常大的双人床,而且愈大愈好。

    当两人缠成麻花辫的时候,可以滚过来滚过去;当她想练王腿神功的时候,他不至于次次都扑倒在地上,早晚被踹到吐血。

    她同情地看着他,些许睡意还残存在脑中,玉白的小手揉揉酸涩的眼皮,慵懒的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如果这个睡意朦胧的娇态移驾到他的地盘,他会更欢喜一百倍。想当初,他就是被她傻呼呼的睡相电到,从此踏上爱的不归路。

    日绮已经习惯了侧躺在床边,跟仰倒在地上的他聊天打屁。

    「是老爹放你进来的?」没把四个女儿统统嫁出去就不死心的老爹呵!

    「他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咕咕哝哝。「还说什么,要采花最好趁大清晨过来采,花比较香也比较娇,防备心也比较弱。」才怪!

    她不禁一阵好笑。

    「坏蛋,我要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了,快点出去!」她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今天早上我有个编辑会议,不能迟到。」

    而他在她粉颈上串吻的「草莓项链」必须悉心挑一条丝巾加以掩饰才行。

    「我又不是没看过你裸身子,干嘛赶我出去?」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合作地站起来往门外走去。「动作快一点,我送你去上班。」

    这就是她爱他,却没有任何遗憾的原因。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爱情与事业不能够并存,她必须放弃对男人的情爱,才能追逐事业的巅峰。

    但是巩天翼从来不给她限制,他不会要求她放下公事,只为了屈就他的时间表去约会喝茶看电影。他让她彻底感受到,他有一双坚强的羽翼,能在高空中飞翔,而她也可以拥有与他一起盘旋天空的能力。

    他不会要她牺牲自己的时间与精力,配合他的步调往前走。

    呵!观察了这么久,「超卓NB」的case也大获全胜、暂告一个段落,该是给他一些奖励,以及……震撼教育的时候了。

    半个钟头后,坐在他车上,她忽然微笑开口。

    「我昨天跟耿鸿、谷丰城、邰姊、巩擎海、辛烈有一番很有趣的谈话。」

    「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原谅这些人?」他闷住内心的醋味儿,借题发挥。「别忘了他们曾经联手指控你——」

    「还不是你唆使的?」她白了他一眼,轻松堵住他的嘴。「当然,他们也贡献出一个秘密,来弥补当时对我的伤害。」

    他握着方向盘,心里猛打一个突。

    「是什么秘密?」为什么突然有这么不安的感觉?

    「关于『鹰翼集团』大总裁为什么在几年前突然痛恨、疏远媒体的原因。」日绮太甜蜜的微笑,依旧是引起他头皮发麻的主要原因。「我看过那几张照片了。」

    「你你你——」他的双手抖得厉害,使得车子几乎开始蛇行。

    「听说,当初*照片的记者已经拿了一笔钱到温哥华去过好日子,照片的版权也被你买断了,所以外人都没有办法一睹你惊人的风采。」

    「日绮,你不要想乱来喔!」他把车切到路边的停车位,打算跟她说清楚、讲明白。

    「你说过,我们俩对『乱来』的看法一向差异很大。」她拍拍他的肩,淘气地笑。「放轻松,还记得我要『以牙还牙』的事情吗?」

    「你不可以拿那些照片……」

    「我当然可以。」看着他惊恐的神色,她想,这个男人真的被她吃定了。「我打算嫁给你,我们的结婚邀请函,封面就从那些照片里挑一张吧!」

    「那我就不嫁。」

    「你不能不嫁,老爹说,三十岁前不把你『清』出去,你会孤独一辈子。」

    「反正我离三十岁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蹉陀,再说身边又有一大把菁英等我挑,我怕什么?晚上我就约耿鸿出来吃饭!」她每次都陷害那个土气老实男。

    虽然明知道这小女人是在唬他,但他就是不能不听她的。

    巩天翼把头埋在方向盘上。

    「你要挑哪一张就挑哪一张吧!」反正她只是想扯平那次的事件,是他出狠招在先,不能怪她挟怨报复在后。「统统都听你的,但是婚期要尽早,今天晚上我们就去物色一张超级大床。」

    「好耶!」日绮抱着他猛亲猛笑。「大总裁,我爱你!」

    他凄惨地任她轻薄,知道未来的日子,即使在外人眼前他能勉强端有总裁的架式,但在她身边,他铁定是被克得死死的了。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FM1046

    三个月后,原本威风凛凛的「鹰翼集团」总裁巩天翼突然威信尽失。

    伴随着他的结婚喜讯一并到处散发的是他穿上「相扑选手布偶衣」,被对手压倒在训练场地的照片。

    一个英挺俊伟的男人居然扮成胖嘟嘟的相扑选手,布偶衣上不但露了两点,腰上还缠了丁字裤,头上也戴着怪怪的头套,说有多让人发噱,就有多让人发噱。

    「这下你可满意了吧?」他懊恼地对新婚娇妻抱怨。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下次别拿拍这种照片跟谷丰城他们打赌。」啧啧啧!这帧照片真的彻底摧毁一介伟男子辛苦建立的形象与威严。

    日绮坐在飞往巴黎的头等舱里,品尝着上等红酒,红唇弯起一抹笑。

    她亲爱的老公还不知道这招可是一箭双雕,不但扯平了他们过去的恩怨,而且保证让所有觊觎她地位的女人从此对巩天翼兴趣缺缺。

    人家都说「水店难照顾」,这帖药一下,她还有啥儿后顾之忧吗?

    她温顺地偎向他的肩头。呵呵呵!当然没有。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