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第三章

    晚上十点钟,陶家独栋的四楼透天厝成了巨大的黑影。

    「我回来了。」日绮踏进玄关,把鞋子整齐排好在旁边。一楼是唯一打亮了灯的地方。「怎么这么静?老爹呢?」

    「跟两个小外孙玩到体力不支,老早就回房去睡了。」月仪坐在沙发上,一针一线在缝拼布抱枕。

    日绮把包包甩到沙发上,到厨房倒冷泡绿茶喝。

    她走出来,重重倒在沙发上喘气。

    「真感谢大姊、二姊肚皮争气,生出两个小外孙来转移老爹的注意。」

    月仪笑而不答,其实心里也很乐。

    虽然那两个小家伙一来就会把口水泡泡吐得到处都是,但他们成功地让老爹忘了一件事,而那件事恰好绝顶重要。

    话说他们陶家,不知从第几代起,就有桃花运的诅咒。

    因为老祖宗曾经干过缺德事,陶家子孙无论男女,凡是到了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人,保证孤寡一生,并附上「长命百岁」当赠品,让他们彻底尝透孤枕难眠的滋味。

    不过,这个诅咒对她俩来说,没什么大不了。月仪至今不曾心动过,又是居家型的女人,只要眼前日子过得顺当,有没有男人都无所谓。

    至於她,不嫁、命又长更好!她乐得一辈子与工作为伍,当个女强人!

    「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没元气的样子。」月仪偏过头。「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也在咖啡厅消磨了一个晚上。「今天在『鹰翼集团』……」

    「采访不顺利?」

    「那已经不是新闻了。」她叹了口气。「我今天发生了一件蠢事。」

    她不自在地挪了挪坐姿,小屁屁仿佛还留有那炽热如烙铁的记忆。

    天哪!她到现在都还难以置信,她居然「亲臀」碰见了他的……她用力甩甩头,粉脸嫣红。

    月仪奇怪地看著她。「然後呢?」

    「我担心这件蠢事发生过後,我就算出尽百宝也拉不回一点胜算了。」

    「你以前不是会说这种丧气话的人。」

    是呀!她一边翻著三姊放在桌上的拼布专书,一边回想。

    以前,她个性横霸霸,像一辆压路机,心有不平,直接碾过去就是,至於树不树敌、占不占便宜,她根本不在意。

    直到有一天,她闲著无聊陪三姊跟随「千岁奶奶团」去参观「玻璃艺术馆」,才终於开了眼界……不是对「玻璃之美」大开眼界,而是对三姊大开眼界。

    她带足了纸,笔、卡镁拉,想寓参观於工作,回头写一篇玻璃艺术的专文。

    她从头到尾,沉静冷肃,悉心讨教,还下海体验高温吹玻璃,又自掏腰包买了纪念品,认真的程度足以让每个走马看花的参观者感到羞愧。

    反观她三姊呢?

    她一派逛大街的模样,偶尔停下来问几个问题,从头到尾软语轻笑。

    但是,当他们回到游览车,准备打道回府时,一个害羞的小师傅用软纸包了好几样私人作品冲上车来,务必要三姊收下,那股傻劲儿让她看得呆住了。

    那些作品,可比她花钱买的纪念品更精致啊!

    於是,她偷偷觉得,三姊看似平凡,其实有著「魔女」的体质。几次随她出门,她更加肯定这一点,三姊只是深藏不露,骨子里可是个很角色啊!

    看那些男人为了博她一笑,恨不得把家当统统搬出来的模样,她终於明白,为什么在台风天,叶菜类涨价的时候,他们家不但有新鲜蔬菜上桌,甚至问三姊需不需要补交家用津贴时,她会微笑的说「不」了。

    那微笑,寓含著深意。真真正正的高人,其实是她那看似无害的三姊月仪啊!

    她开始偷学,学她未语先笑、学她姿态柔软,学她漫不经心、学她「不是故意」把男人的心挠得痒痒的。

    从那之後,她的工作变得一帆风顺。只要她多放送一点笑容,能顺手帮忙的就帮,整个人变得圆融,到哪里都吃得开。

    靠著这一套,她收服了不少成功企业家,为他们写书立传、无往不利。她巧用美人计,如她意的家伙,奉送笑靥如花;不如她意的,理都不理,搞得那些商场健将晕陶陶又不得不就范。

    可是,巩天翼不一样!

    他没有飞快来质问她「厚彼薄此」的理由,他没有为此试图讨好她,他比花岗岩还坚硬,他甚至让她以为她是个没有魅力的女人。

    只除了下午,那根戳在她小屁屁上,硬得像铁棍的「那个」以外。

    他有那么强烈的反应,她并没有生气,也不觉得被冒犯,相反的,一股从未有过的女人虚荣心还悄悄浮了上来,心里也有一点点……羞涩。

    他想要她吗?

    日绮用力甩甩头。不对、不对!

    她模仿三姊的「魔女路线」,无非是想占点便宜。一直以来,她都把「尺度」拿捏得很好,让男人想入非非,又不至於付诸行动。

    但想到小屁屁下那硬邦邦的存在啊……粉脸又是一阵娇红。

    天啊!明天她要拿什么脸去见他才好?

    「总裁,早!」

    巩天翼揉著太阳穴,边向门口守卫点头,边走进「鹰翼集团」。

    头有点痛……那个他视为「速速处理的特急件」,一整晚盘旋在脑海中,早晨醒来,後脑勺重得很,直接撞击地面的背部更是剧痛,滋味比宿醉还难受。

    妈的,她凭什么到他梦中侵扰?她又不是唯一坐上「贵宾席」的女人,而且,在她之前,也不是没有女人在他身上种过草莓。

    可是那个蜜桃色的唇印,还有从体肤清晰传来的「啾~~」一声,就在他的梦境里一再重演,她银铃般的放肆笑声回荡在大脑深处。

    可恶!陶日绮就像一道关不掉的电脑程式,硬是占掉记忆体的空间,让他满脑子都是她、她、她。

    他走向高阶主管电梯。

    「总裁,早。」电梯管理员见他过来,忙帮他按住开门键。

    电梯里,一个俪影悄悄往角落站过去。

    根据莫非定律,你愈不想遇见的人,愈容易出其不意地在你面前出现。

    他一脚踏进电梯,立刻发现她的存在。

    怎么办怎么办?对上他的鹰眸,天不怕、地不怕的日绮,头一次心慌意乱。

    她以为左躲右闪,照子放亮点,至少还能顶上一阵子,没想到一太早就正面杠上尴尬的场面了。

    笑啊!陶日绮,用挤的也要挤出笑容,快点装作没事的样子!

    「早啊!大总裁。」她打招呼,轻快得很,只除了差点咬到舌头以外。

    他绷著脸,横她一眼,发现她换了一色唇膏。

    昨天以前,他对女人的唇色不曾在意过,但现在不知为何,心里有点不爽。

    昨天那款蜜桃色的不好吗?干嘛换成银红色的?

    发现他目光如电,瞪著自己的唇,日绮莫名地一急。

    「这个是不沾染的!」急急解释完,她真想撞墙自尽。

    这根本不像是她!她从来不会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解释。

    「什么『不沾染』?」他扭著浓眉问。

    她硬著头皮答。「就是口红不会东沾西沾,像是……喝水不会沾到杯子。」

    他突然转过身来,偏著头,很仔细、很仔细地盯著她瞧。

    她的明眸下方,也有两个淡淡青晕。啊哈,这女人昨夜也没睡好!

    一种介於男孩与男人之间的调皮本性啵一声萌芽,他的心情豁然开朗。

    把对方搁在心里,想东想西、想到睡不好觉的人,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

    「也就是说,偷亲不会被抓到。」哈哈,小将她一军!

    他收回目光,转过身,悠然地面对紧闭的电梯门。

    电梯四方都是镜面,当然映出她整个脸儿都红了的模样。

    好可爱!不是天天都有假面美人半嗔半恼的模样可以看,看到她开始陷入慌乱,还强作镇定,他觉得有趣极了,忍不住想多逗她一下。

    「谁会去偷亲你?」啊啊,不打自招了!

    「我有说是『你』吗?」他头一偏,笑得很可恶。

    陶日绮,你乾脆一头撞死在电梯里吧!你怎么蹩脚成这个样子?

    幸好,电梯及时「叮!」一声,挽救了危机。

    「我想起来了,昨天有人偷亲我。」

    他心情很好地转过头,拉下衣领,指了指她的「落款处」。昨晚沐浴时,本来还有点舍不得洗掉哩!

    「啊!不就是你亲的吗?哈哈。」

    他吹著口哨走进办公区,留下气变虚、体变弱的日绮。

    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可恶,她该不该到化妆室去多擦点粉,假装今天生病请假?

    要陶日绮举起白旗,诚心诚意说句「我输了」——除非她爆肥五十公斤!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贝齿几乎咬碎的挣扎,她决定了,一切如旧。

    即使他不再对她横眉竖眼。

    即使他开始对她微笑,而且还是那种露出一口白牙的奸恶笑法。

    即使他老是有意无意扯下领带,露出领口一片黝黑平滑的男性肌肤。

    「日绮,你觉不觉得最近这几天总裁的心情特别好?」

    邰秘书踅到她身边,跟她咬耳朵。

    该报到的工读小妹不知道是安全部门还在身家调查,还是时间兜不拢,总之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瞧见。

    「有吗?」日绮一边影印,一边咽下怒气。

    「有喔!」邰秘书点点头。「我从来没有听过他吹那么多天的口哨。」

    「真奇怪,不知道他那张嘴酸不酸?」她刻薄两句。

    哔哔!没纸了,她忿忿地蹲*去找影印纸。

    一抹顽长的身影踱过来,闲闲地丢下一句调侃。

    「不酸!只有一天到晚这边『亲』、那边『亲』的人嘴巴才会酸。」

    叩!脚步疾飞,总裁办公室的门迅速关上,人影消失在门内。

    两记眼刀追不上他的速度,只能咻咻两声,含恨钉在他的门板上。

    日绮咬咬牙。可恶,他才逮到一个小辫子,就天天拿出来嘲弄她!

    「亲什么啊?」邰秘书困惑地看著她。

    「没什么没什么。」她赶紧装傻,即使很想冲进去把巩天翼消灭掉。

    「那你觉不觉得,总裁对你的态度改变了很多?」接续上面的话题。

    「有,更可恶!」啊,说溜嘴了。

    「是吗?」邰秘书更困惑了。

    是她这四十几岁的老女人不懂当代年轻人的想法吗?她觉得,一向「讨厌记者」的总裁,跟「正是记者」的日绮,两个人终於有来有去,开始交流了呢!

    「不过,总裁前几天有交代下来。」

    「交代什么?」看到他可以喷他一脸口水,而且愈臭愈好?她坏心地想。

    「以後我们就算请你帮忙,也不许让你做有危险性的事。」

    「哦?」不提还好,一提就让她想到是谁的大脚丫踹翻了整架铝梯。

    「还有,听特助说,总裁还狠狠骂了那些男生一顿。」

    邰秘书下巴抬了抬,指向那堆身高一八〇的菁英分子。

    「骂他们不该只是埋头做事,却让你爬上爬下的换灯泡,这不是男人该有的作为。下次再被他发现,看是要扣薪水、扣带薪假,还是走路,任君挑选。」

    日绮愣了一下。「……他真的这么说?」

    那些人是他的得力助手,而她是他最讨厌的人,但他却为了她的安全,狠狠训斥自己的部属……别扭之色瞬间闪过她的脸。

    「没错,你可不要以为总裁打诳语,他向来是说到做到的。」

    一股暖暖的、细微的感动,流过她的心田。

    原来他调侃归调侃,还是挺关心她的嘛!怪不得只要她往工作间走去,马上就有男士跳起身,展现翩翩风采。

    原来是被他威胁的……唔!姑且说是「交代」,这样比较好听。

    「可是,我是『记者』耶!」她仍觉有些不可思议。

    「对啊!你是『记者』。」邰秘书点头。

    「大总裁不是最讨厌记者?」

    「对啊!他是最讨厌记者。」邰秘书又附和。

    「他曾经让不少女记者追得披头散发、鞋跟尽断,还让男记者为了采访他失足摔进水沟里、相机报销被扣钱,回去还让总编骂得灰头土脸耶!」

    「是呀!」邰秘书更大力点头。「所以你说,他最近是不是对你特别好?」

    好像……是喔!

    哎呀,讨厌!他干嘛突然走起柔情路线?害她以後想玩花样,也会念在他对她好的份上,不敢太过这次。

    他对她好……

    日绮蓦地心口一跳,突然觉得那一阵阵的口哨声好像没那么气人了。

    人人盼著工读小妹赶快到职,好让琐事有专人负责,老是叫人家堂堂「世界商业周刊」的王牌女记者去帮他们订排骨便当、买馄饨面,也不是办法。

    等到小妹真的卡位了,天知道,那才是地狱试炼的开始。

    「罗莉,你怎么又犯了跟昨天一样的错误?」邰秘书叫了起来。「这份文件有五页,我请你印三十份,你怎么印了一百五十张『第一页』?」

    「罗莉,我有糖尿病,你怎么泡三合一咖啡给我?」

    「罗莉,这篇英文简报错字连篇,麻烦你拿回去修改!」

    「罗莉……」、「罗莉……」、「罗莉……」

    每一个叫声都夹杂著愤怒,惹火大家的人则速速闪进化妆室避难。

    日绮从厕所出来,正在洗手,就看到她在镜前刷睫毛膏。

    哇!九点上班,十点就开始补妆,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刚开始工作,一定还不适应吧?」她率先打招呼。

    染著一头红发,打扮很「飞炫」的罗莉叹了一口气。「都怪我不好。」

    听起来好像有在反省,不错哟!

    「要不是我昨晚拒绝男同事的邀约,今天他们会这样整我吗?」

    欵!听起来好像不太对。日绮的笑容僵住了。

    「我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大家联谊都会找我去当招牌,可就是因为我漂亮,遇到的性骚扰也特别多,所以才要更小心注意啊!」

    性骚扰?自恋小姐,你想太多了吧?

    不想听牢骚的她才慢慢踏出去,罗莉已经迅速收好睫毛膏,拉住了她。

    「还有邰秘书,我怀疑她是不是嫉妒我年轻貌美,所以处处找碴。对了,你知道为什么我叫做『罗莉』吗?『罗莉』的意思就是可爱又可口的小女孩,这是我妈咪取的,她觉得这样会让男人垂涎。我妈咪说,女人聪明会做事,倒不如笨一点会挑老公……」

    换作平时,日绮恐怕会跟她争辩,女人何必装傻挑男人,乾跪不要男人会不会轻便一点?但是现在,她只能瞪著她,怀疑为什么有人可以把话讲得那么快。

    她都不用换气哦?

    「我看我们先回办公室去——」

    「跟你说一个秘密,你看过言情小说吗?我告诉你,愈迷糊的女主角愈容易得到男主角的垂怜,你不要那么聪明,笨一点男人就会喜欢你……」

    日绮被炸得头昏脑胀。

    「我很乐天开朗,男人也都喜欢乐天开朗的女人,啊,对了!我这么好心跟你提点,你可不要恩将仇报,我的目标是当总裁夫人,你可不要跟我抢……」

    听到「总裁夫人」这个字眼,突然之间,缺氧的状况改善了。

    下一秒,晕沉沉的脑袋变得清楚,她开始想大笑。

    也许是下意识认定巩天翼跟这种阿Q女孩搭不起来,所以她一点都不以为意,只觉得这个爱作梦的女孩真的很有写小说的本钱。

    罗莉松开对她的箝制,又从化妆包里拿出唇蜜,自恋地看著镜中的自己。

    「啊,我真是太漂亮了!像巩天翼这种男人,看过的女人何其多,我一定要用清纯的*将他掳获,毕竟我是可爱又可口的罗莉啊!」又是一阵自我陶醉。

    日绮忍住笑。

    这回真的非走不可了,她怕她会当场喷笑出来。

    有这号「仰慕者」,巩天翼,你有福啦!「祝你心想事成。」

    她带著愉快的心情踏出化妆室,没看见身後那个噘起嘴唇,轻匀唇蜜的女孩,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接到内部讯息,巩天翼亲自来到位於地下三楼的安全调查部门。

    「我要是你,就不会满面春风,还吹口哨。」

    安全部门的最高主管辛烈坐在监控椅上。

    他的面前,是数以百计的监视器画面,他的掌下,是复杂繁多的按钮,这些高科技的设备,以及部门里的人才,二十四小时为「鹰翼集团」的安全把关。

    巩天翼立刻沉下脸来。

    他知道,辛烈坚守岗位,行事低调,没有重大的事绝不会随便请他下来。

    「什么意思?」

    「我收到消息,有商业间谍潜入这里,在打『超卓NB』的计画。」

    「是谁派来的?」

    「我才刚收到消息,一切都还是未知,只知道这个商业间谍已经混进来了,至於进来多久、什么来路、身分为何,都还在清查。」辛烈面无表情地转向电脑。「我会把最近进公司的新面孔再做一次身分确认。」

    他一边说著,一边移动滑鼠,调出异动人事资料。

    「我想知道,逮到这个间谍的尾巴,你想怎么做?」

    一份份员工资料在电脑萤幕上闪过,他看到了一张极为熟悉的丽颜,昂藏的身躯然一僵,

    对了,「她」也不是没有嫌疑!

    「别打草惊蛇,我要知道幕後主使者到底是谁。」

    偌大的办公区里,弥漫著沉沉的低气压。

    关於罗莉……大家凶也凶过,骂也骂过,最後只剩下无奈。她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所以当然没人敢赋予她太复杂的任务。

    邰秘书走到她桌边,手里拿著两叠文件。

    「罗莉,把这叠用碎纸机搅掉。」她刻意把一叠废纸放在右手边。「将这叠报告一份一份钉起来,总共三十份,每份二十页。」这一叠特别放在左手边。

    「咦?」罗莉发出可爱的声音。「这不是我昨天打的那份文件吗?」

    邰秘书翻了个白眼。

    是,正是她打了三天,差点让其他同仁赶不及把图表做出来的重要文件。

    「哇!好有成就感喔!」罗莉轻呼。

    这么巧,我也是!尤其当我平均每五十个字就挑出十五个错字的时候,也很有成就感,毕竟这双老花眼还是宝刀为老啊!邰秘书在心里默默补充完。

    「就这样,右手这一叠,裁掉;左手这一叠,钉好。听懂了吗?」

    「听懂了。」

    「那就好。」邰秘书立刻转身离去。

    罗莉打开电脑萤幕,先小忙一会儿,才去办她交代的工作。

    她站起来,好好的路才走没几步,脚下一拐,就把整个档案柜给撞了下来。

    众人默默叹了口气,对於这类的「意外」,他们已经很习惯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罗莉半倚在地上,迷你裙下玉腿横陈。

    几个男人边摇头,边把档案柜扶回原位,尽量把粗话吞回去。

    巩天翼在办公室里,第N次听到类似踢馆的声音,皱著眉走出来。

    罗莉见机不可失,脚踝又是神奇的一拐,不但站起来,还精准地朝他跌去。

    「总裁,我……」娇娇弱弱的呼唤。

    他立刻采取行动,英雄救美——的任务,就转交给站在一旁的巩擎海。

    「你没跌伤吧?」其实巩擎海想说的是,摔坏公司器材,你赔不赔?

    「当然没有。」罗莉推开他,自己站好,蹬著厚底鞋的脚看不出什么不对劲。

    「噗哧……」不妙,笑出声来了。

    日绮迅速转过身去,肩头忍不住抖动几下,掩著嘴巴偷笑。

    看也知道,罗莉只有在跌进巩天翼怀里才会「痛」得爬不起来。

    巩天翼朝她扫了一眼,发现她肩膀可疑的振动,然後又转回来,继续忙碌。那绷紧的脸庞分明憋著笑意,好像她知道些什么秘密,而且还觉得很好玩。

    他脸色一沉。「是谁找来这么差的小妹?」

    邰秘书被折磨得可怜兮兮。「上次那个小娟离职时,推荐了她的学妹来顶替。」

    在他开口要她滚蛋之前,罗莉已经抱住他的大腿死命求情。

    「总裁,我一定会认真学习,请你不要开除我。」

    那夸张又无厘头的动作,让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罗莉大概是在发挥罗妈妈传授的「猎夫秘诀」,虽然知道这是一位望女成凤的母亲,对女儿最费心的*,但日绮还是噗哧地无声窃笑。

    「不想被开除就好好表现。」巩天翼厉声说道,目光一转,又溜到日绮脸上。

    奇怪,最近他的眼睛好像有自我意识,总会不自觉地往她瞄去,看她在干嘛。

    这种状况既诡异又让人不安。现在正值「非常时期」,大意不得,他得好好管住眼睛,不能老是被她的一颦一笑迷了去。

    才这样想著,他就注意到她一双美眸直瞅著他瞧,好似探索他的内心。

    她聪明、伶俐、办事能力强、交际手腕高、具备一切优势条件……辛烈说的商业间谍会是她吗?

    「邰秘书,好奇怪喔!你叫我钉起来的报告,页数凑不齐耶?」

    「什么意思?」

    「你看,第一页只有十五张,第二页有二十五张,第三页有七张……」

    邰秘书一看,人差点没晕过去。

    「罗莉,我不是叫你钉这一份,我是叫你——」她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猛然揪住心口。「另一份文件呢?我交给你的另外一份?」

    罗莉捶捶双肩。「我听从你的指示,用碎纸机绞掉啦!弄好久喔!」

    「什么?我不是告诉你,右边那一叠绞掉,左边那一叠钉好?」

    「邰秘书,我都上班好几天了,你怎么还记不清楚,我不会分左边跟右边?」罗莉万分无辜地把双手伸出来。「你应该告诉我,是戴白金星星手链的这一手,还是戴小花戒指的这一手才对嘛!」

    邰秘书气得快要脑中风。

    虽然说迷糊的女生比较讨喜,但这位小妹妹玩得有点过火了!

    日绮看邰秘书一脸想把罗莉消灭掉的表情,正准备回家的她放下包包走了过来。

    「邰姊,没关系啦!多给新人机会嘛!只要把电脑档调出来重印就行了。」

    「档案?」罗莉眼睛眨啊眨。「我删掉了耶!」

    这下,不只是邰秘书,连日绮的双眼也不由得瞪住她。

    「删掉?」两个人异口同声叫了起来。「是谁叫你删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