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第四章

    被两个女人同时跳起来大吼,罗莉委屈地摊摊手。

    「我怕档案多、占硬碟空间,所以你一夸我做得好,我就把它删掉啦!」

    邰秘书快要气死了。「我什么时候夸过你了?」

    「你们在吵什么?」巩天翼揉著眉心,走出办公室。

    邰秘书还没开口解释,罗莉就扑了过去。

    「总裁,你要下班了吗?」她顺手勾出置物柜里的包包。「外面在下雨耶!你可不可以顺道送我一程?」

    「你还想要回家?」邰秘书忍无可忍地叫道。「你把事情搞得一团乱,今天必须加班,把这些文件重打一次。」而且,她也得留下来加班,谁叫新人是她带的,她当然得负起连带责任。

    「不行啦!」罗莉为难地嚷道。「我们家有门禁时间耶!我妈妈说,好女孩不应该夜不归营,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是完璧之……」

    如果前番话把邰秘书气得吐血死过去,那么这番话一定会让她呛到活过来。

    巩天翼听完她含泪带怨的申诉,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讨厌delay,「鹰翼集团」从来没有一次会议延期举行过,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就此有个开端。

    「你,回家去。」他指著罗莉,不想她制造更多的麻烦。

    「谢谢总裁,我打手机给我妈妈,请她多做两道菜。总裁,我知道你晚上没有饭局,请到我家来,我妈妈的厨艺很好,我想大家先见个面会比较好。」

    为什么先见个面会比较好?巩天翼一脸奇怪。

    「噗哧哧哧……」日绮又转过头去窃笑,不小心让声音逸出来。

    虽然笑出声来有嘲弄小妹妹的嫌疑,但她实在忍俊不住,罗莉未免自恋得太过头了吧!

    察觉她的笑有些不怀好意,他恼怒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自己回去。」

    「外面在下雨耶……」罗莉眨著小鹿斑比般的眼睛争取同情。

    「撑把伞、坐计程车,还是叫家人来接你,随便都好。」

    他走回办公室,捻亮照明灯,放下公事包。

    「邰秘书,找出原稿,分成两份,我跟你一起加班。」嗓音里隐隐带著怒气。

    混蛋,他好不容易才破解她的「微笑假面」,她又搞出一串莫名其妙的窃笑来做什么?

    不能怪他满脑子净是风花雪月,是她的笑声明明白白点出来,她的心智已经幼儿化,回到那个「羞羞脸,男生爱女生」的年代。

    她觉得,罗莉跟他之间有什么吗?这个猜想让他很不悦。

    日绮看罗莉耸耸肩,一脸无谓地走进电梯,觉得有点奇怪。

    她为什么不趁这时表现她所说的「开朗乐观」,留下来陪巩天翼加班?如果她对「总裁夫人」的位置势在必得,这正是加分的太好机会,不是吗?

    她一回过头,发现巩天翼正瞪著她。

    「你也趁早走人!」恶狠狠的口气。

    呿!好端端的,干嘛又生起气来?前几天不是还口哨声不断吗?

    日绮本来也想仿效罗莉包包一拎就回家。风雨夜,有什么比窝在自个儿家里吃碗热呼呼的大卤面更好?

    可是……看到他一脸怒容,不知为何,她实在很难轻松的说「掰掰」。

    她很快就对自己投降。「原稿分三份,我也留下来帮忙好了。」

    「这不关你的事。」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反倒是她好声好气。「现在外面又是风又是雨,我也很难回去,不如留下来等风雨小一点再走。」哪,之前人家对她好,她也该投桃报李一番,是吧?

    「随便你。」他口气软了些,走出来拿部分原稿。「还有,别再叫我『大总裁』。」

    她亦步亦趋跟过去。「为什么?」

    「很讽刺。」他郑重抗议。「听起来很像『民国大总统袁世凯』。」

    啊啊,被他发现了!

    「『鹰翼集团大总裁巩天翼』,很威武啊!有什么不好?」她谄媚地笑。

    他面无表情。「袁世凯是个大秃头。」

    「十个秃头九个富。」她继续抬杠。

    「吃治疗雄性秃的药,会导致『不举』。」没有男人想要「不举」,0K?

    噢哦!伤害到他自大又脆弱的男性自尊了。她赶紧跳出他的办公室,笨蛋才会留在那里等人骂。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都没有闲工夫磕牙,这份会议文件图表多,得费心去做,整个办公区里,只剩下喀啦喀啦的打字声。

    等到日绮抬起头来,才发现已经快要十点了。

    她看看邰秘书,她双眉紧皱,撑著後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邰姊,你先回去休息吧!」

    「那怎么行?」

    「怎么不行?你不怕老公孤枕难眠,小孩半夜起床尿尿找不到妈咪?」她走过去。「你这份我来帮你做。」

    邰秘书又感激又歉疚,她好像被日绮帮过太多次了。「行吗?」

    「放心,我以前在杂志组*练过,很会赶『截稿时间』,熬夜加班对我来说有如家常便饭。」她拍著胸口,一副「我罩得住」的模样。

    巩天翼抬起头来,瞧她说得好像很轻松,但一双眼睛却连连眨了好几下,好像眼皮很酸很涩似的。她为何空口说大话?

    邰秘书有点犹疑不决,但後腰传来的痛楚让她知道,再硬撑下去明天就要告病假了,到时更糟糕。

    「你早点回家,大不了明天早一点来做校对就行了。」日绮的口吻很轻松。

    她浑若没事地帮邰秘书把包包拿出来,半强制性地押著她去坐电梯。

    邰秘书离开後,整个办公区只剩下他们一男一女。

    他忍不住挪揄。「你赶邰秘书走,是不是想跟我独处?」

    「臭美!」她哼了一声,不理会心里说YES的小小声音。「如果不这么做,邰秘书的责任感那么重,一定会撑到天亮,接下来你就没有贴心秘书了。」

    他大奇。「为什么?」

    「你没发现她有腰痛的毛病吗?」她举高双臂,舒活舒活,再回到电脑前。

    他蹙了蹙眉。「她没有说过。」

    「她不说,难道你就不会用眼睛看吗?」男人哪!真是不体贴。

    说得对!邰秘书是三朝元老,以前在「雄狮集团」当过爷爷、父亲的秘书,後来他出来闯天下,她毅然决然跟著巩家第三代出征。

    凭这份义气,他应该多关心这位长上兼部属才对。

    不过,没想到陶日绮看似粗枝大叶,其实观察入微,又懂得体贴,知道邰秘书逞强,不当面戳破她腰痛难忍的事实,这跟他第一眼见到她的印象很不一样。

    他偷眼看她。

    工作时候的她,笑*的神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认真十足的表情。

    自从认识她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火力全开的模样。

    怪不得她写起报导笔力那么有劲,侧写人物观点那么犀利。他私底下翻过以前的杂志,发现那些他觉得不错的报导,绝大部分都是她写的。

    之前看她在面前东晃西晃,好像生平无大志,专程来骗一亿违约金,但是看她与别人相处,总是有得帮就帮,有得忙就忙,又像一个工作狂。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竟说不真切,又顿生好奇。

    「要吃晚餐吗?」一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我不用,不过如果你肚子饿的话,可以先去吃点东西,或者我帮你叫外卖。」

    他闭紧嘴巴,叮咛自己:巩天翼,直接说你也没有胃口就好了,千万别说出会让你後悔的话。

    「……你为什么不吃晚餐?」可恶,还是问了。

    他的嘴巴、他的眼睛、他的脚,为什么愈来愈容易脱离大脑的控制,朝她溜去?他懊恼极了,敲在键盘上的力道不禁加重了几分。

    「饱暖思*。」她说完,自己就笑了。「没有啦!我发现熬夜时如果不吃晚餐、宵夜,我会撑得比较久,毕竟『饿呆饱困』嘛!」

    他一定是被这些图表弄晕了,要不然就是太累了,他居然会觉得她的笑声很好听——上回有一次他还觉得像魔音穿脑呢!

    「你呢?你还没说要吃什么?」

    「我没什么食欲,你泡杯茶给我喝。」

    「空腹喝茶不太好吧?」她立刻皱起眉。「我帮你泡可可亚。」

    「可可亚?那是小孩子在喝的吧?」他可是有「总裁」的伟大形象需要维持。

    她从他闷闷的嗓音中听出他竭力巩固的自尊。这家伙有大男人心态!

    「我不会告诉别人『鹰翼集团』的大总裁喝了杯可可亚,这总行了吧?」只不过是一杯热饮,需要这么ㄍ一ㄥ吗?难道事业成功的男人,手上端的都非得是约翰走路不可?

    想了想,他让步了。

    「你一杯,我一杯。」不管说什么也要拖她下水。

    日绮忍住到口的笑声,起身到茶水间。

    巩天翼边忙边想,好歹可可亚有点热量,又不会刮伤胃壁,他可不想陶日绮活跳跳地进来,抱著溃疡穿孔的胃出去。

    怪了,他管自己就好了,干嘛管到她身上,还牵挂到她的胃去哩!

    「可可亚来了,趁热喝。」她把马克杯往他桌上一搁就回到电脑前面。

    接著又是无止无尽的奋斗了。

    入了深夜,风更狂、雨更大。

    虽然在大楼里不必受风雨之苦,但一股寒气就是从通风孔里钻出来,让人从体内凉到指尖,怎么调高空调也没用。

    「哈、哈、哈——哈啾!」她是过敏体质,一旦天冷打喷嚏,并发过敏宿疾,绝对非同小可。「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啾、哈……」

    「这简直是特异功能,你一定要教我,这种连续又飞快的喷嚏要怎么打。」

    调侃声自她右上方响起,低沉的音调在夜里显得格外亲昵。

    她恨恨地抽了张面纸,揉揉鼻头抬眼往上瞪,那个梗在喉咙的「啾」,怎么也「啾」不出来,好难过!

    一件轻暖的西装外套忽然裹住她的肩,衣料上残留著他的体温,还有他的味道,乾爽好闻的暖意陡然将她包住。

    「不必说谢谢。」他转身回办公室,那背影帅得令人讨厌。

    谁要跟他说谢谢?这是绅士基本风度耶!她在心里嘟嘟囔囔。

    她扯紧外套,不想拒绝他的好意,比起他对过敏患者的嘲弄,这点小小的恩惠根本不算什么……虽然心里是有一点点感动啦!没想到这种老调牙的电影桥段,实践起来也挺受用的。

    没过多久,搭著外套的她开始坐立不安了。

    「喂!你可不可以……」她尴尬地清了清喉咙。「陪我去一个地方。」

    「哪里?」

    「……化妆室。」她很小声地答。

    「你不知道化妆室在哪里吗?」该死的,这个图表怎么弄都弄不好。

    「……知道。」

    「知道还要我带路?」

    她为之气结,说这个男人好心,是有一*好心,但说他没神经,还真是没神经到了极点。

    经过长达五分钟的沉默,他终於把眼前的图表搞定了。

    他舒开眉。「喂!你去过化妆室了没有?」好像没听到她起身的声音。

    「……没有。」

    他走出来。「怎么了?胆子小,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啊?」

    她把头埋在原稿中,很小声地说:「……我就是会怕啊!」

    还真让他蒙对了!突然问,他精神一振。「原来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她火大了。「你知不知道,很多恐怖电影的场景都是搭在洗手间,连『哈利波特』都有幽灵盘据在女生厕所?」

    「直接说自己胆小就好了,何必罗哩罗唆?」看到她怒目而视的模样,他勾勾手指。「走吧!」

    她又气又怨地跟在他身後,硬把他拉进女用化妆室。

    他往乾净的洗手台上一坐。「速战速决吧!小姐。」

    「废话,我当然知道。」她锁门,宪宪牵牵地宽衣,先压下冲水阀。

    虽然化妆室又有雅号「听雨轩」,但她可不想让他聆听这场羞人的雨声。

    五分钟後,她整衣完毕,踏了出来。他仍坐在洗手台上,饶富兴味地看著她。

    「闭嘴。」她先「堵」为快,堵住他的嘴。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不知道,但总之不会是好事就是了。」她没好气地回嘴,开始洗手。

    「你男朋友知不知道,你看似胆大包天,其实胆小如鼠?」

    「我没有男朋友。」她按两下洗手乳,搓搓手。

    他弹了下手指。「你该不会是想来『鹰翼集团』逮一个吧?」

    她不置可否。「就算是,也不会找上你。你呢?女朋友如何?」

    「目前仍是虚席以待,你有没有兴趣应徵?」他说得不很真心。

    她也只是随便瞎聊。「不用了,我对你不感兴趣。」

    才怪,她对他好奇极了,不然她怎会使尽千方百计只为了贴身采访到他?

    「哦,是吗?」她那句「不用了」意外地挫伤他的心,即使他本来就不期待她会说出什么好话来。「幸好是这样,我对女伴可是挑得很,像你这种牙尖嘴利的女人,我一定避而远之。」

    「你该不会喜欢那种长得漂亮、脑袋空空的女人吧?」她心里抽了一下。

    「正是如此。」他讲得好像那是真的。

    日绮拉起水笼头,冲去泡沫。该怎么解释她心情忽然变得低落?

    「一天工作十五个小时以上的男人,闲暇时当然只想享受女人的娇柔,吵架跟斗嘴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休闲娱乐。」

    她不小心拖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擦手纸,笑容有点勉强。

    「那很好啊!你要的跟我要的完全不一样。」砰!整团擦手纸抛进垃圾桶。

    他也有些言不由衷。「的确很好。」她真的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走出女用化妆室,两个人都快快然,好像有点在赌气,又好像没有。

    直到天上的黑幕变成了暗蓝、浅蓝、透著光,薄曦从窗外照了进来,日绮才停住双手,伸了个懒腰。

    「我这边0K了。」

    「我也是。」

    她主动走进他的办公室,把他存好的档案按下一连串指令,让雷射印表机开始动作。巩天翼负责的是前半部,印完後,她又跑回去列印自己处理的後半部。

    然後,她把原稿汇整,取出犹有热度的纸张开始校对。

    巩天翼站起身,披上外套。

    「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的咖啡厅,过去吃早餐。」

    「我先校对一遍。」

    「放著,跟我去吃早餐。」饿了一夜,又忙了一夜的他,显然脾气变糟了。

    她吐了吐舌头,拿出包包,二话不说跟他定到咖啡厅。

    到了咖啡厅,服务生送来MENU,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巩天翼伸手阻挡上前来点菜的服务生好几次。

    女人就是这么无聊,连吃什么早餐都要想那么久,没想到她也不是例外……

    不对!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为什么一直往张开的MENU点头,身体还慢慢往下滑?

    她在打瞌睡!「陶日绮!」他低吼。

    她倏地睁开眼睛。

    「噢,噢,我要一份蔬菜总汇三明治,洋芋浓汤,柳橙汁。」她惊跳起来,迅速阖上菜单,喝一口冷开水,故作无事貌。

    搞什么?原来她早就决定好了,剩下的时间全部拿来「度咕」!

    亏他还曾经体贴一下下……现在真想掐死她!

    「你那么想睡觉?」点完餐後,他问。

    她努力坐直身躯,但挺立的脊椎却慢慢弯下去。

    「呵——呵。」她打了个小小的呵欠,离开工作岗位,失去危机感,瞌睡虫便挥军进攻大脑。「连续熬夜五、六天,你说累不累?」

    「熬夜五、六天?」

    「我们杂志部有几篇英文新闻稿请我翻译,前几天我都弄到两点多才睡觉。」

    那她白天还有那么多精力帮人家做这个、做那个?

    「你不是说过这段期间,你只会专心做我的case吗?」他忍不住妒问,虽然他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好好运用她的「专才」。

    她叹了一口气。

    「问题是,你连个机会都没给我,你不知道一日不工作,便觉面目可憎吗?」

    现在他确定,她是个工作狂了!

    「我想,现在出版集团里就属我最闲,就抢来翻译罗!」她说话声音愈来愈小。「反正我需要练习英文,不久之後一定会用到。」

    「那么累,还让邰秘书回去!」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表情看来有多心疼。

    「早说过了,她的腰在痛,难道你很喜欢过秘书缺席的混乱生活吗?」

    巩天翼震了一下。原来她不只顾及到邰秘书,还预先设想到他的难处。

    她在关心他!她担心他的工作、生活一团乱。一缕柔情自他心底悄然而生。

    在她的声音消失的那瞬间,服务生及时把早餐送上来了。

    香气四溢的早餐唤醒了饿得发慌的胃,他们迅速攻击食物,把胃填饱。

    当蔬菜总汇三明治消失在她嘴边,她把洋芋浓汤移到面前时,愈饱愈困的她又开始「钓鱼」了!

    看来,她累得很彻底。

    他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六点半,心里出现两支队伍在拔河。

    本来想孤立她,让她体会采访不易,知难而退,但是经过一个晚上的「共患难」,他坚定的心意动摇了。把人家彻底利用之後,再抛到一边去晾著,实在有违他做人做事的原则。

    他已经悄悄决定,让她参加今天的会议。

    可是,他讨厌会议延期,但如果会议照常举行,她一定会撑不住的睡过去,他也讨厌这种结果。要让她参加,会议势必要延期。

    两者他都很讨厌,但是、但是……她一直在打瞌睡,整张小脸都快埋进碗里头去了,再这样下去,她会被那碗洋芋浓汤活活淹死。

    他伸出食指,抵住她的额头,往上推。

    推不动?!

    他撇撇唇,不得已伸出双掌捧住她的脑袋,把她的脸扶起来。

    「嗯?」她眯著眼睛,傻呼呼地看著他,平时俐落的模样尽失,却……很可爱。

    她鼻尖一个白点,是浸到洋芋浓汤的「杰作」,短发凌乱,两只眼睛眨呀眨,好像怎么也睁不开,轻柔的呵欠从红唇里呼了出来。

    他的心脏用力撞击胸膛一下、再一下。

    那是一张……男人会期待每天清晨,在自己*见到的迷人睡颜。

    包括他!

    居然……也包括他!巩天翼怔了一下。

    她揉揉眼睛,索性推开汤碗趴在桌上,顶著鼻尖的白点,脸颊擦擦手臂上的衣料,满足地叹口气,睡著。

    他瞪著她看。

    她居然在他面前睡著了。

    而他是不是脑筋也坏了?为什么觉得她的动作如果搬到*去,肯定很*?如果她躺在他身上,小脸在他的胸膛磨来蹭去,嬉闹一番,然後睡著,他会很有满足感?

    他被自己的念头吓一跳。

    「服务生,结帐!」他用比平常大三倍的音量叫人来。

    服务生战战兢兢、动作火速地照办。

    「喂!陶日绮,起来、起来、要睡回你家去睡!」他用凶狠的口气,对付脑海里的绮思遐想。

    她依言爬起来,眼神很迷蒙。「还要校对……」

    「留给邰秘书去做就好了。」

    「会议……」她有没有份旁听一下、一下下就好?

    他咬了咬牙,最後还是无法漠视她的连连呵欠。「下午四点再开。」

    可恶,他干嘛要心软?

    算了算了,他自己也累了嘛!等睡饱之後再来讨伐自己。

    「要延期喔?」

    「几个小时……」像要说服自己似的,他加重後两个字的力道。「而已。」

    「为什么?」

    「爱困的人问那么多做什么?」他没好气地瞪著她。

    她用力点点头。

    他以为她也同意他的论调,没想到她又在打瞌睡了。唉,没救了!

    这种情况下,把她塞进计程车叫人送她回家会很危险吧?就像把一块上等的松阪牛肉交给流涎的大狗叼回家。

    他发现自己无法将她丢在一旁不管,他的大脑勒令他必须亲自送她回去,看她安全进门。

    「算你好运,有本大总裁当你的司机。」他恶狠狠地说道。

    在日绮忽睡忽醒的指点之下,半个小时後,他终於把她交给一个年纪比她稍长,但看起来很温柔、很顺眼的女人手中。

    「让她休息,告诉她如果她想参加会议,最好在下午四点到『鹰翼集团』报到。」虽然这是他在心里应允的事,他也不想留下半点口风,让她觉得他的态度软化了。

    「没问题。」

    他走回车旁,顿了顿,为了怕她睡过头,醒来发现错过会议会太失望,又硬著头皮走过去叮咛一次。

    「那个会议……她应该很想参加,所以一定要让她在下午四点以前进『鹰翼集团』。」口气不自觉地强硬些。

    月仪倩然一笑。「我一定会照做。」

    巩天翼顿了一下。那就……这样吧!

    他心里别扭,像是不知道在生谁的气似的,开著车,火烧屁股地飙走了。

    月仪目送他离去。

    她认得这个男人。虽然他被媒体逮个正著的机会并不多,而且几乎每次亮相都是皱著眉的冷傲模样,但她还是认得,这是小妹最想采访的人物。

    看他对小妹的态度,像是看到记者就避如蛇蝎的样子吗?

    她笑著摇摇头,把日绮搀扶回房去,开始一天的理家工作。

    在返回住家的途中,他打电话回办公室,邰秘书果然早就去做校对了。

    「通知开会的同仁,会议延到下午四点。」

    「会议要延时间?」邰秘书知道讲求效率的他有多痛恨「延期」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

    「嗯!」

    她顿了顿,终究忍不住好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她,不,我……」他才不会对任何人承认,他是因为不忍心陶日绮那酣甜的睡颜而改变心意。「我不舒服。」

    「啊?」邰秘书因为这意想不到的理由,一时间脑筋转不过来。

    「还有,叫人拨一套办公设备过去。」

    邰秘书又愣了一下,一早被总裁吓愣两次,不简单!「要给谁用?」

    「陶日绮。就这样,我下午进公司。」

    为了不让这位从小看自己长大的长辈有机会问东问西,他啪一声把手机关上,极力说服自己真的是身体不舒服。

    唯有这样,他才不会被懊恼的情绪困住。

    他居然为了那个女人,放弃一贯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