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第五章

    陶日绮想都没有想到,巩天翼会突然释出善意。

    「你确定他叫我去参加会议?」补充几个小时的睡眠,她的活力都来了。

    「如果你赶得及在四点以前到『鹰翼集团』的话。」

    「YES!YES!」不管是哪方神明感动了那个驴脑袋,她都乐意磕头谢恩!

    她匆匆解决掉茶泡饭,一个小时之内赶到会议室。

    总裁、几大部门的头头都已经到齐了,讨论的主题当然是年度主打商品「超卓NB」。

    她一到场,看到巩天翼坐在首位,趁著会议还没开始,她溜过去咬耳朵。

    「谢谢你让我参加。」一颗金莎巧克力塞进他手心。「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一缕暖香流进他胸口,带来了浮动的情潮。她刚刚才沐浴过吗?发上净是清新的气息,好闻极了,他不禁心神一荡,乱想拐她上床缠绵的……

    「咳咳。」克制住!他不太自在地清清喉咙。

    这是在闹别扭吗?

    听三姊说,巩天翼好像很怕她赶不及,反覆叮咛了几次。呵呵呵,这男人分明是对她心软了嘛!男人心一软,就像坍了一角的城墙,很容易被进攻,她又重拾信心,决定按照原计画进行。

    「日绮,过来这边坐。」谷丰城对她挥挥手,拉开身旁的座椅,殷勤得很。

    「来了。」她笑著转移阵地,跟风流倜傥的谷丰城有说有笑。

    巩天翼原本飘浮在空中的情思立刻往下坠落,俊脸也沉了下去。可恶,这两个人平时就很要好吗?

    会议很平顺地进行,直到结束。

    有了开端,日绮当然主动争取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参与机会。

    每次会议结柬,不代表各自走人,相反的,场子才正要热起来!

    有过几次不良经验的巩天翼,议程结束後仍坐在原座,啪啪啪地踩拍地板,丝毫不知自己看起来有多不耐烦。

    「所以『超卓NB』最大的卖点在於『防骇』?」日绮问。

    她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受到所有人的青睐,场场都是有问必答。她面前的会议文件已经被注解填得花花绿绿,比大学笔记还精采。

    「没错。」

    「这是怎样的机制?」

    耿鸿推了推粗框眼镜。他已经很久没跟漂亮女生讲话了,脸有点红红的。

    「我们在网路传输线,以及红外线接收器等地方装设干扰器,让有心潜入电脑偷取资料的骇客铩羽而归。」

    「原来如此。」她露出佩服的表情。「想必这种干扰器就是你们独步市场的绝招?」

    「没错,卖点十足,而且竞争者觊觎,消费者欢迎。」谷丰城很得意。

    「而且我还握有专利权。」像怕比输人似的,耿鸿也赶紧炫耀一下。

    啪啪啪啪啪,皮鞋在地上数拍子,愈数愈急了。

    奇怪了,她干嘛用这种崇拜N次方的眼神看著那个土兮兮的耿鸿?

    他日理万机,运筹帷幄,才是「鹰翼集团」的顶尖人物,怎么从来就没见过她这种尊敬加三级的态度?

    心头涩涩的,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些什么,心里满满的不是味道。

    那头,耿鸿接收到热烈的目光,愈解释愈卖力了。「而且,『超卓NB』提供终生保固,操作上有任何非人为损坏,都可免费修理到好。」

    「终生保固?」她眼儿一亮。「连我都想要预购一台了。」

    「看,很炫吧!」耿鸿无比荣耀地点点头。

    「这样做,你们不会亏很多吗?」

    「从别的角度看,每个使用者会发生的问题都是我们改进的空间。」

    日绮忍不住大力鼓掌。「太帅了!这才是永续经营之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皮鞋下好像有一只历尽沧桑还不死的蟑螂,巩天翼踩拍的速度愈来愈快、愈来愈快。

    「终生保固」是他提出来的idea,当初资讯工程部门还建议放弃,现在耿鸿凭什么掠美,引用他的话,还理所当然的接受她佩服到五体投地的眼神?

    「总裁,如果你不耐烦,可以先离开。」谷丰城突然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睇著他。「日绮的疑问,有我们为她解惑就行了。」

    「是啊!楼上还有很多等著批示的公文,不如上去批一批吧!」巩擎海忧心忡忡地进言。他当然看出老哥很不爽,只是不知道他在不爽啥。

    「我不上去。」他恶声恶气。「天知道你们美色当前,会吐出多少机密来。」

    「你也觉得我漂亮?」陶日绮耳尖,回头抛出一记粲笑。

    「她签过保密条款,除非想赔钱赔到死,不然她不会傻到泄漏机密,对吧?」谷丰城状似亲昵地搂一下她的肩。

    「当然,我不会自毁信誉,我还想在这一行待一辈子。」她笑得很甜蜜。

    看他们手来脚去的样子,巩天翼更火了。他盘起双臂,椅身一旋,背对著他们,怎样都不走的决心非常坚定。

    如果再僵下去,这位别扭总裁不知还会找她什么麻烦,她最好适可而止。

    「如果我还有疑问,可以到资讯工程部门去找你吗?」她站起来,阖上笔记,主动朝耿鸿伸出手。

    巩天翼微微一侧,眼角余光瞄见的情景让他几乎要喷出火来。

    耿鸿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与她交握。「当然可以。」

    巩天翼握紧拳头。

    他不知道胸中沸腾的怒意是从哪里排山倒海而来。他了解寂寞工程师的心,他们没时间追女人,所以只要是走过面前,对他们微笑的女人都不会错放,但如果耿鸿这家伙以为他能在他的眼皮底下泡陶日绮,那就大错特错了!

    「还有行销部门谷丰城,欢迎候教!」另一双巨掌跟著伸过来截走了柔荑。

    连那个花花公子也来插一脚!体内一根过紧的弦线忽然绷断,巩天翼停止踏脚的动作,大步走过去。

    「『超卓NB』不是有几个bug还没解决?行销部门都闲著没事干了吗?」他的口气超乎必要的严厉。「在上市以前,我要所有的细节都弄到完美。」

    耿鸿被他张口就喷的怒火吓了一跳,而谷丰城则噙著笑意,像洞悉些什么。

    他一把抓起陶日绮,手势很凶狠。

    「你不要耽误『别人』的工作时间。」

    「我哪有?」她挣扎。

    幸好他施的力道不像手势一样狠厉,不然她铁定被抓破皮。

    「各自回岗位,散会!」他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揪进电梯里。

    「等一下,我们还没讨论完——」她手忙脚乱地抱著私人用品,终於认清「已经散会」的现实。「掰掰,有机会找你们聊!」

    可恶,竟然敢提「下回见」!

    巩天翼用力地捶下关门键。这个女人是个麻烦,绝对是!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不爽到了极点,他要想个办法将她跟这些男人隔绝开,一定要!

    不知道是谁拿了螺丝起子,把罗莉的神经绞紧好几圈,经过了几周的混乱,她已经可以做到「虽不满意,但可以接受」的程度。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巩天翼以为叫人拨了套办公器具让陶日绮使用,她就会进行访谈——当然,他不会太快表现出很合作的态度,他还要刁一刁她,谁教她要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哼!

    对了,说到陶日绮,她人呢?怎么都没见到她人影?

    「总裁,陶小姐到资料室找资料。」邰秘书说道。

    等半天,山不来就我,他来就山!他脚步一旋,往下一个目标走去。

    「总裁,行销部请陶小姐过去跟他们开会。」到了资料室门口,整理庞大纸本资料的负责小组说道。

    他蹙了一下眉,扑个空已经够让他不悦了,想到谷丰城之前搭著她香肩的情景,更让他一肚子酸水。

    他要去看看,这家伙的手,是不是还那么不老实!

    「陶小姐?咦?刚才还在呀!怎么一会儿就不见人影?」行销部小妹疑道。

    他阴下脸。「谷丰城呢?」

    「谷先生去跟广告公司洽谈公事了。」

    只要他们两个没混在一起就好!

    他回到办公室,叫邰秘书找出与陶日绮签订的合约,那份他曾经想劈烂剁碎,如今却只想从字里行间找到她应该待在他身边的条款的合约。

    後来他发现,她对资讯工程部门大有兴趣,常常往那里跑。

    听说,耿鸿钜细靡遗地为她解释「超卓NB」的内部构造。

    听说,她有一台故障的笔记型电脑,耿鸿抽空免费帮她修好了。

    听说,为了解决一个bug,某天她陪整个资讯工程部加班到凌晨。

    听说,她造访耿鸿时,打扮都特别花俏,还穿短裙,秀出漂亮的长腿。

    听说,她私下在探听工程师的月薪、年终奖金跟分红。

    一大堆的「听说」……

    一总裁,你怎么会找我问绮姊的事?」罗莉眨了眨紫色睫毛,十指彩绘指甲几乎闪花他的眼。「而且这些都是私事喔!」她吃吃地笑。

    因为身为领导人,自然会知道做正事该找谁,探听小道消息又该找谁。

    「没事。」他淡淡地说了句。「出去工作吧!」

    另一方面,日绮春风得意得紧。

    从侧面得知,巩天翼会问起她的行踪,甚至追著她跑,这代表他开始在乎她。

    她的计画就是要他在乎她,一旦开始「在乎」,他就会卯起劲来讨好她,如果他希望她对他微笑,他就会乐於配合她的每一项要求。

    说起来简单,但这就是她采访商场健将,向来无往不利的秘诀。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运用这个秘诀时,她都心如古井水,但是现在,当她每次开会,看到巩天翼瞪著她与其他男人相处的模样像要吃人似的,她竟隐隐然有著兴奋。

    他无时无刻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心跳如擂鼓,他的每一寸目光,都让她强烈意识到她是个女人,而且是完全吸引他注意的女人,她已经不只一次发现自己心跳狂奔,没来由的满脸红晕。她……不会也对他心动了吧?

    慢著!工作优先,她失控的反应暂时摆两边,择日再处理。如果她没有估计错误,不用多久,讨厌被记者采访的巩天翼就会乖乖让她问东问西了。

    「嗨!大总裁。」很巧,又在电梯里相遇了。

    「把那个『大』字去掉。」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嗨!总裁。」她从善如流,直睨著他笑,心口也怦怦。

    她的眼神里没有崇拜、没有佩服、没有像狗狗看到肉骨头时闪闪发亮的眼神,什么都没有——跟耿鸿、谷丰城得到的待遇相比,简直天差地远。

    他突然有股冲动想要告诉她,他一年赚多少钱,目前身价有多少,在美国、日本、欧洲置产的情形,还想要强调,未来他的身价只会上升,不会下跌,远比那些捞什子工程师、行销总管强多了。

    即使那两人是他的死忠兼换帖,他也想在她面前比出个高下。

    「干嘛这么奇怪地看著我?」她明知故问。

    她对著电梯镜面墙,检视妆补得匀不匀,把裙摆拉整齐。

    然後,她按下楼层键。

    该死的!「你又要去资讯工程部门?」

    「是呀!」他脸臭臭的模样帅得有够讨人厌!

    「为什么天天往那里跑?」

    「找资料。等『超卓NB』上市,我可以同步发表采访稿刊在周刊上,有促销的功能喔!」她笑得太甜蜜。「这算是我跟『鹰翼集团』合作特别的service,合约上没有注明这一条喔!」

    「是吗?」在他看来,她想把耿鸿钓回家才是两造合作,她得到的特别service吧?他酸溜溜地想。

    「还有,我正在考虑一件事……」

    叮!她还没有开始解释,资讯工程部门就到了。

    她欲言又止地瞄了他一眼,双手交拢在後,慢慢踱出去。

    他抵住电梯门,尽量克制自己不要把她抓来严刑逼供,即使直觉告诉他,她脑子里动得大多是气坏他的歪脑筋。

    「你在考虑什么?」他沉著气问。

    她故意沉吟了一下。「目前还没定案……」

    定案?莫非她已经把上耿鸿?

    他心口一震,真要让她「定案」那还得了?「快点说清楚!」

    「还没定案的事,怎么能先大声嚷嚷?」她压低声音,眼神刻意回避他。

    糟糕,她愈来愈有娇羞女儿态!他心中警铃乱响。

    「对了,听说总裁您最近脾气不太好,难以取悦,动不动就生气吼人。」她拍拍他的肩。「男人应该没有『月月红』的困扰吧?你是个大好人,不要让跟你一起工作的人日子难过,好吗?」

    她抛下一朵甜蜜蜜的笑靥,转身离去。

    气煞他也!该死的陶日绮,难道她还搞不清楚「始作俑者」是谁?

    「空闺寂寞」了好几天,他终於痛下决心,连调十二道金牌,把陶日绮押到他面前。

    她休想再跑到资讯工程部门!他决定命令她开始访谈,履行「随行记者」的义务。如果她仍然打算跟耿鸿「拍板定案」,那他绝对会棒打鸳鸯!

    他长而有力的食指摁下通话键,用最威武的声音令道:「邰秘书,去把陶日绮翻出来见我。」

    话声才落,门板轻敲两下,亮丽的身影飘了进来。

    「大……总裁,这么巧,我也在找你。」

    终於来了!他咬咬唇,按捺住差点进开的笑意,端整严肃不可侵犯的神情。

    奇怪了,她才来到跟前,为什么他的心情会突然变得这么好?

    陶日绮毫不客气地往他面前一坐。

    「经过几天的奔波,我终於找到解决之道了。」

    「什么『解决之道』?」熟悉的警铃声又在脑海里急响。

    「就是上次跟你提过,还没『定案』的事啊!」她弹了弹指甲,吹了吹。

    她一派轻松,他却全身一紧。「『定案』了?」

    「只差你点头。」她期待万分地盯著他,眸心之热切的。

    他的脸色马上沉下去。「当事人点头比较重要吧?」

    要他点头干嘛?当她与耿鸿的主婚人?去死吧!他一定要破坏到底!

    「你就是当事人啊!」她仿佛很困惑地看著他。

    「什么意思?」他拧起了眉。

    「本来『超卓NB』搭配你『企业人列传』的行销手法是拟好的方案……」

    「等等,你要跟我谈的不是耿——」他及时收住口。

    「耿什么?」杏眸里闪过一丝精光,她明知故问,却装出一脸好奇。

    「没什么。」他舒了一大口气,幸好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继续说。」

    她绽开浅浅的笑容,也不逼他。「不过经过几次会议,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多大胆?说来听听。」

    「反正大……总裁你的个人魅力,未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嗯哼!」这一句还算中听。

    「只是你目前对媒体人的成见还是很重。」

    「嗯哼!」没错,就是这样。

    她话锋一转。「小女子我在贵公司能待的时间有限。」

    「以後你还想去哪里?」他下意识地问出口,没察觉到自己的口气有多霸道。

    她横了他一眼。「一来我不是贵公司编制的员工,二来我有我的生涯规画。」

    「什么生涯规画?」他很有兴趣听一听。

    可惜她不想赏脸。

    「这不是现在讨论的重点。总之,撰写『企业人列传』,加上新书宣传,顶多八个月後我就必须走人,而先前我们浪费了一个多月,工作几乎没有进度。」

    他瞪著她看。按照惯例,她说的话总会超出他预期,轰得他灰头土脸。

    他等著被她轰一顿,没想到她语锋一转,突然变得谦虚起来。

    「小女子才疏学浅,自认没办法在时限内消泯你对媒体的成见。」

    他一愕。

    「所以,我想,我们就把『超卓NB』的行销策略锁定在『鹰翼集团』有一支非常顶尖的资讯工程团队,我直接访问他们就好。」

    他简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一来,不会浪费大……总裁的时间;二来,我也不会让你心情不好,老是拿邰姊他们开刀;三来,这个方案行销团队谷先生与资讯工程团队耿先生也都表示支持。」

    「什么?」他几乎咬牙切齿。「你们居然不重视我的意见,在我的眼皮底下算计这样的事——而且是第二次?!」

    第一次,她硬是凑到他面前,搅乱一池春水,第二次,她放著荡漾春水不管,挥挥衣袖,就想一走了之?

    他不准!他绝对不准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她无辜地眨眨眼。「总裁日理万机,我们当然要分忧解劳——」

    「解个屁!」这个女人背著他跟其他男人结盟为友!他感觉被背叛,不是被部属,而是被「她」背叛!「你那天说还没定案的就是这件事?」

    「是啊!」她再度无辜地看著他,嘴边隐藏微笑。「不然您以为是别的事吗?」

    他应该在那天就掐死她才对!

    「那你要拿这份合约怎么办?」

    他将合约拿起来往桌上重重一摔,然後站起来,像被惹毛的狮子跳起来走来走去,浑然忘记当她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有多痛恨这份合约,巴不得把她跟合约一起轰到火星去。

    「这就是我来找大总裁的原因了。」她定定地看著他。

    「不要叫我大,总、裁!」噢,他的头好痛。

    她耸耸肩,对他的咆哮不以为意。「合约的签订,是基於双方合作的诚意。」

    「我当初并没有诚意,再说,合约也不是我签订的。」

    「所以,现在该是你表现诚意的时候了。」她缓缓说道。

    他警戒地盯著她看。

    「我个人觉得采访技术团队也是个不错的方案,既然双方都达成这种共识,只要请律师团出面协调,这回由您同意,那就成了。」

    「成了?」

    「我保证会把贵公司的资讯工程部门写得出神入化、无所不能。」

    这意谓著,她不会在他身边东探西探、冒来冒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尾原本属於他的跟屁虫居然要去黏别的男人,他就闷得很。

    「那我呢?」他已经被她激得失去理智,冲口而问。

    呃!他激烈的反应好像超出预期了,她咽了下口水。

    「当然,有这么精良的团队,当然也要有个用人唯才的领导者才能成其事。放心,我会把你写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人物,保证让人一见就亮眼。」

    他被边缘化了!「我是说我的『企业人列传』。」

    她顿了顿,浮现一脸遗憾。「先前说过了,小女子才疏学浅,只能把侧写总裁的重责大任交给更有能力的人了。」

    轰!一团红雾在他面前炸开。

    「如果您同意,我等一下就可以到资讯工程部门开始工作。」她犹不知死活地点燃炸弹。

    巩天翼冲到她面前。要他同意,除非他死!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把你让给那个土里土气的土男人?」

    她仰起头正要反驳,巩天翼的唇就霸道地落了下来,封住她所有的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