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总裁下床!

/

第九章

    居然是她!

    日绮飞快地站起身,掏出笔形手电筒往她照去。对方比她更大胆,乾脆一掌拍开照明灯钮。

    大灯亮起,两方人马打了照面,日绮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

    「罗莉?」

    「是我,罗莉。」红发少女也是一身暗色劲装,大方地走出来,眼神一反平时的纯真,透出犀利的光芒。「可爱又可口的小女孩。」

    怎么会是她?日绮惊愕不已。她……她不就是个有些迷糊、有些傻气、急著想钓金龟婿的女孩吗?

    罗莉把她的呆愕当作恭维。

    「看来我的伪装做得不错,骗过了所有的人。」她呵呵娇笑。「感谢全球的制片业,把『间谍』定位为俊男美女。『鹰翼集团』所有的人都预期,来找碴的应该是美艳、耀眼、有魅力、能力高强的女人——就像你一样。」

    她并没有觉得被恭维。「所以……是你栽赃给我的?」

    「没错,仿冒你的笔迹、偷印你的资料、复制你的通行证到处留下记录,都是我做的,但有谁会想到?毕竟我看起来只是个可爱又笨拙的工读小妹,唯一的优点是当饭後笑料。连你也是这么想的,不是吗?」她俏皮地行个举手礼。「话说回来,这次任务圆满成功,可都要感谢你喔!绮姊。」

    巩天翼的办公室里传来「哔!」一声响。

    「啊哈,保险库的密码破解了!I罗莉飞快地闪进去,从墙上取下解码器。

    日绮也追了进去,一片墙在她面前缓缓分开,她常坐的位置後方,一扇厚重的金属门赫然出现,自动开启。

    在这里耗了那么久的时间,她居然不知道她的附近就藏了一座保险库,整个「鹰翼集团」的电脑主机就藏在这里。

    「现在该来办点正事了。」

    日绮才呆了一瞬间,罗莉已经奔进保险库,按下红钮,一道铁闸门迅速落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著罗莉往电脑主机前一坐,开始敲打键盘。

    她现在能怎么办?打手机给巩天翼叫他来处理?

    她按下手机号码,才嘟了两声,就直接被转入语音信箱。

    「不要白费功夫了,绮姊。」罗莉开始尝试输入资料库的密码。「就算你真的找到了总裁,他也不会相信你这位『蛇蝎美人』的说词。」

    该死的,难道她就眼睁睁地看著罗莉得逞?

    不,一定还有办法!

    「该死的,密码到底是什么?」一再尝试失败,罗莉也有些急了。「绮姊,我们来试试你的生日吧!也许会发现总裁对你的迷恋比你想得多更多。」

    她熟练地敲进日绮的生辰年月日,脑子里早就把相关数字背得清清楚楚。

    萤幕上出现红色骷髅头,显示密码大错特错。

    「看来,总裁并没把你放在心上,他只是玩玩而已。」她哼笑两声。

    日绮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因为罗莉受挫而庆幸,一方面又被她的讪笑气到。

    该死的巩天翼真的没把她放在心上!虽然不用她的生日当密码,确实保护了资料库,但也重伤了她的心。她还以为,她是特别的……

    「被男人又拐又甩,心情很差吧?」罗莉幸灾乐祸。「提供你一个发泄的管道,快来帮我想密码。」

    她忍不住反唇相稽。「你不如试试gameover吧!」祝她也gameover!

    罗莉试了,居然……

    「成功了!」她欢呼出来。

    画面一跳,许多资料陆续弹出来,罗莉迅速将高容量光碟片放入烧录机。

    「谢谢绮姊的指点,密码真的是『gameover』耶!」她看著到手的资料,笑得春风得意。

    「去你的巩天翼!有谁会用那种带衰的密码锁住自家资料库?」日绮又懊恼又气愤,她还真的帮到了罗莉。「活该让商业间谍找上门!」都是他的错,他真该在额头上刺下「我找死」三个字!

    烧录完毕,罗莉手脚俐落的将高容量光碟片放进领口。

    日绮知道,她只剩下最後的机会了。

    罗莉看著她,可爱的脸庞露出野蛮的笑意,她也知道,只要闯过这一关,就万事0K了。

    她慢慢踱到铁闸门的按钮旁,偏著头,一副商量的口气。

    「我们来想想看要怎么做才能甩掉你呢?毕竟干我们这一行的不习惯用杀人灭口来解决问题,尸体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反而不容易脱身。」

    日绮定下心神。

    听她的口气,她对自己的身手非常有信心,或许,她反败为胜的关键就在这里……

    罗莉滔滔不绝。

    「不如这样吧!小迷糊罗莉跟损友去吃吃喝喝之後,发现自己忘了带钥匙回家,所以回办公室来拿,刚好看到胆大包天的绮姊又溜回来偷商业机密,所以就奋力把她打昏,叫来保全——然後,罗莉趁乱逃走,从此不见人影。」

    日绮微微一笑。

    「你觉得这个版本如何?」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日绮露出挑衅的笑容。「搞不好我抬腿一踢,你就被我踹昏了,什么故事版本都白想了。」

    罗莉毕竟年少气盛,禁不起激,按钮一拍,铁闸门瞬间打开。

    日绮一拳挥过去,罗莉敏捷地闪开,两个女人缠打成一团。

    如果罗莉以为她可以毫不费力地摆平她,那她就错了,她不会眼睁睁看著她把光碟片带走。

    她一记手刀劈向罗莉颈侧,罗莉从腰间抽出精密电击棒,准备速战速决。

    电流闪出令人心惊的蓝色光芒,日绮伸手格住,但罗莉力大无穷,压制著她,眼看著她就要被逼就范了……

    不行!巩天翼以及「鹰翼集团」每个人的心血,不能这么轻易被带走!

    她死命抵抗,被压到地上。这时,一列男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一旁,罗莉与日绮往旁边一看,一双亮皮男靴就矗立在旁。

    顺著亮皮男靴往上看,是铁灰色的裤管、洁白的衬衫,接著是……

    巩天翼冷漠的脸庞!

    两个女人互瞪一眼。日绮一脸茫然,倒是罗莉表情数变,杀机全部消失,只剩下平时迷迷糊糊的模样。

    她抛开电击棒冲进巩天翼的怀里。

    这一幕看得日绮双眼冒火。她……她居然敢染指她的男人!

    「总裁,绮姊又回来偷商业机密了!要不是我回来拿钥匙,刚好撞见——」

    下一秒,巩天翼做了一个更令日绮抓狂的动作。

    他伸手探进罗莉的领口。

    「喂!你干什么——」日绮怒叫起来。该死的他居然敢在她的面前*别的女人,就算他们已经一刀两断了也不可以!

    巩天翼拿出光碟片,在罗莉面前晃了晃。

    「到现在你还想装傻吗?来自商业间谍家族的ElaineFang?」

    「ElaineFang?」日绮提高音调。这是名字吗?

    罗莉傻笑了一下。「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呵呵!」

    她突然跳起来抽*碟片,迅速住安全梯窜去。

    「喂!」日绮直觉地想追出去。

    巩天翼拦住她。「让辛烈跟其他人去追。」

    「可那是『鹰翼集团』的商业机密啊!」她捶了他一拳。「白痴,去补救啊!」她追加一拳。「你居然用『gameober』当作资料库密码?」而她居然也一语道破!

    该死的!粉拳咚咚咚地落在他身上。

    「这个密码好记又好猜,不是吗?」他的眼眸充满热度,与早上的冷酷无情截然不同。「我们进办公室再谈。」

    「但是罗莉带走了机密——」

    「等她有机会浏览,她会发现我们帮她准备了很多小叮当的卡通。」

    「什……什么?」

    「小女孩就应该要有小女孩的娱乐,小叮当的影片对她来说虽然稍嫌幼稚,但总比曲折复杂的机密资料来得适合多了。」

    他带头往办公室走去,她扯住他的衣服。「讲清楚!」

    巩天翼深呼吸一下,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为了防范这种情形发生,耿鸿设计了好几个资料库,罗莉——ElaineFang偷走的是小叮当的历代卡通资料库,真正的机密资料库安全无虞。」

    日绮瞪看了他半晌。

    耿鸿设计了好几个资料库……等著被偷?

    罗莉偷走的是小叮当的资料库……这意谓著,主机里还有凯蒂猫、米老鼠、贝蒂娃娃、美少女战士等等资料库,欢迎来挑战?

    她瞪著巩天翼,他回以莞尔一笑,一团横在眼前的迷雾缓缓散开。

    她终於明白:她,被利用了!

    日绮再也做不到微笑以对,她气极了,怒火就像活火山一样爆发,许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一一浮上心头。

    她眯起眼睛。

    「从头到尾,你们都知道我不是商业间谍,对不对?」

    「对。」

    「你们早就锁定目标,知道罗莉才是罪魁祸首,是不是?」

    「是。」

    「那为什么还拖我下水?」她怒不可遏,转身就是一记有力的侧踢。

    他轻松闪开,顺势把她带转到身边。

    「我们刚开始得到消息,知道有商业间谍潜入,但并不确定是谁。」

    「而我看起来很让人怀疑的样子吗?」

    她的怒气著实不小,他得小心应付才是。

    巩天翼伸出铁臂,想将她揽入臂弯,却被她推到一边去。

    「讲清楚!」她怒目而视。

    他叹了口气。「其实是罗莉挑中了你当替死鬼,不断制造假证据诬陷你,让我们不得不跟著她的计画往下走。」

    「那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她用力捶打他的胸膛。「你以为被人白白羞辱很好玩,是不是?」

    「当初我们不清楚她的来路,再者她还没做出真正危害『鹰翼集团』的事,到底她的动机是什么,我们还*不清楚,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你,怕会打单惊蛇。」

    「所以,你们就坚持等到最後一秒?」也委屈她到最後一秒。

    巩天翼环著双臂,垂眼看著她。「你很生气?」

    「我很生气?」想到早上在会议室里,含冤莫白、被轮流炮轰的情景,她用力一拍额头。「我不是『很生气』,我是『气疯了』!」

    她踱来踱去,脚步焦躁不已。「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这样对我。」

    「或许早在一开始,我就应该给你一点提示。」

    「或许?」他语中的不确定,更激怒了她。

    「但是回头想想,你一开始面对我也没拿出多少真心诚意,我为什么要把这件可能影响『鹰翼集团』的重大事故提前告诉你?」

    「什么意思?」他怎能这样理直气壮?

    「日绮,当你找上我的时候,你对我并不诚实。」

    他受伤的口气让她眉心一蹙,主动冷却怒火,听他解释。

    「你对我玩了许多小技巧,你用与众不同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你故意跟耿鸿、谷丰城相处融洽,刺激我为你吃醋,你让我为了你变成一个傻瓜。」

    他平静地叙述,口气中没有半分激动,墨黑的眼眸里,闪著温存与爱意。

    「你当初对我费的心思,只是为了让铁齿的我改变主意,接受你的采访,对不对?」

    这关那什么事?她眯起眼睛。「是谁告诉你的?」

    当局者迷,如果没有人点醒他,他不可能会自己想通这一切。

    他也不罗唆,直接把名字供出去。「谷丰城。」轰!摧毁掉一个情敌。

    日绮咬咬牙。原来是他!她早该提防这个熟透女人心的情场杀手。

    「这也就是耿鸿不理我的原因?」

    可恶,情敌还有一个!

    「耿鸿不存在『我们之间』。」他懊恼的低咆。「你很在乎他吗?」

    她耸耸肩,不想回答,但也间接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当我从罗莉抓你当替死鬼的事件,得知你把我把玩在掌心的时候,我要辛烈去调出你的资料,发现你几乎都用同一套手法完成你要的人物专访。」他眸心灼灼,直盯著她,眼神就像在控诉。

    「那又怎么样?男人就是吃这一套啊!」

    「不怎么样。」他缓缓地开口。「只是当我知道,你在我面前的喜怒哀乐,都是经过设计的时候,我很失望。」

    「有什么好失望的?」她不想太快承认,其实那不完全是经过设计。

    他的反应比任何男人更让她耗费心思;跟他斗智,比跟任何男人对上更有趣、更好玩,也更让她跃跃欲试、乐在其中。她几乎忘了,那应该只是采访工作的一环……

    「因为我是真的一点一滴被你吸引。」

    她的脸慢慢地红热起来。

    「事实上——」她开始想要为自己辩解。

    「每次一想到你曾经对别的男人露出同样的笑容、做过类似的事情,我就非常不高兴,比你跟耿鸿有说有笑更让我愤怒。」

    虽然爱上她之後他乐於与她分享所有情绪,但骨子里,他毕竟是深藏不露的男子,在知道这样的情形之後,他决定反击她一记。

    别的男人或许很有风度,不会认真对待她的小把戏,但是他就会。

    因为他也要她全心全意的在乎与注意。

    就如同他早先对自己承诺过的,她从他手中盗走什么,他就要以牙还牙,偷走对她而言同样宝贵的东西。

    「高诉我,铝梯那件事真的是意外吗?」

    「当然是意外,你以为我喜欢摔成脑震荡吗?」厚!她没有跟他算帐,控告他谋杀,他倒是好意思盘问起她的动机来了。

    「请邰秘书早点回家,单独陪我加班的那个晚上呢?」

    「没有人享受过这种福利。」

    「很好。」他强势地扣住她的蛮腰。「那以後也不准有,我要你把整颗心都系在我身上,不准再去招惹别的男人。」

    日绮左闪右躲他的箝制。「你凭什么?」

    「就凭我爱你。」他满意地看著她呆了一下。

    她很快地就恢复理智。

    虽然被他的告白弄得晕陶陶,但她终究不是那种忍气吞声、容易打发的傻呆小丫头,「我爱你」三个字虽然威力强大,但没有大到那种「一爱泯恩仇」的地步。

    「你不要以为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她踢他、捶他、踹他、推他。「今天早上,会议室里的那场戏是你一手导演的吧?」

    「邰姊待我一向温和,不可能轻易污衊我;耿鸿或许生气我利用他,达到刺激你的目的,但绝不是那种口出恶言的人;而谷丰城更不用说了,就算他再火大,也不可能对女人说出一句重话,这是他身为情场浪子的天赋本能。」至於罗莉,她是唯一不受控制的角色,但……「你也对我说了很多羞辱我的话!」

    「那是因为情势所逼——」他抹了把脸,试图辩解。

    「在饭店里,把我吃乾抹净之後连点温存都没有,这难道也是『情势所逼』吗?」她咄咄逼人。

    就是因为喜欢他,就是因为爱他,所以更不许他践踏她的尊严与骄傲。如果他真的爱她,真的渴望她的爱,他就应该更仔细地把她捧在掌心上呵护才是。

    巩天翼发现他说不出话来。

    她的伶牙俐齿与记恨本事,让他毫无招架的能力。

    她露出一个太甜蜜的微笑,让他头皮发麻。

    「千万不要告诉我我们就此扯平,因为你损我比我损你多更多。」

    他认了,爱上她是他自找的,怪得了谁?

    「你要我怎么做?」

    日绮把他的铁臂从腰间拉下来。「首先,我要你放我回家,让我轻轻松松洗个澡,舒舒服服睡一觉,然後我会很明智地想好『以牙还牙』的方式。」

    他几乎不敢想像未来的日子要怎么过。「你要想多久?」

    「不知道,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但我绝对不会忘记这段期间应该加上去的利息。」姑娘她准备打道回府。

    说到了以牙还牙……

    「日绮?」

    「干嘛?」

    「我说过我是个缺乏耐性、讲求动作快的男人,只要我看上的猎物,一定会穷追不舍,直到逮住为止。」

    「然後呢?」她的眼神因为笑意而亮晶晶。

    「你偷走了我的心,而我矢志要从你身上得到同样宝贵的东西。」其实他早就从她眼中得到他要的答案了,但他就是要听她亲口说出来。「请问,我得到了吗?」

    她淘气地拍拍他的头。「你得到了,我爱你,大总裁,不然你以为灌两杯红酒就能得到全部的我?你作梦!」

    直到空气猛然冲进气道,几乎令他呛咳起来,他才知道他有多紧张,多像几欲绷断的弦,屏息以待她的答案。

    她趁他发怔时,悄悄溜开,跨进电梯里。

    「爱你是爱你,不过我跟你之间还没扯平,你可不要放心得太快。」

    她可以谅解他在紧张情势下,运用的策略,但屈辱她的事实仍然存在,疼痛的感觉也彻底焚烧过她的心。接著,就换他尝尝这种滋味了!

    她可要好好找出他的弱点加以反击。这,才叫做「扯平」!